黃進
電影導演
畢業於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憑短片《三月六日》提名第49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並贏得IFVA公開組金獎、鮮浪潮公開組最佳劇本等。憑《一念無明》獲得第53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導演。
詳細資料
【《一念無明》與電影的「命」】
電影不是科學,無從精確推算;電影也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事,而是一整個團隊想象與情感交匯的化學作用。我們曾經為作品沒能夠準確還原劇本而困惱,卻也不停被電影強大的生命力所震懾。難怪很多前輩都說每部電影有自己的命,我以前以為我明白,卻在完成剪接後有了真正深刻的領會。

《一念無明》的命才剛開始,希望她排除萬難走到電影院的時候,能跟更多的生命連結,產生更難以估計的化學作用。



【《一念無明》與電影的「命」】
電影不是科學,無從精確推算;電影也不是一個人說了算的事,而是一整個團隊想象與情感交匯的化學作用。我們曾經為作品沒能夠準確還原劇本而困惱,卻也不停被電影強大的生命力所震懾。難怪很多前輩都說每部電影有自己的命,我以前以為我明白,卻在完成剪接後有了真正深刻的領會。

《一念無明》的命才剛開始,希望她排除萬難走到電影院的時候,能跟更多的生命連結,產生更難以估計的化學作用。


【我與演員與《一念無明》:釋放真實】
經常有人問我,作為新導演如何導出幾位演員如此精彩的演出,事實上,我認為這些東西一直存在在演員心中,《一念無明》只是一個契機,把他們內心非常真實的一部份釋放出來。我想我的工作是希望去尋找演員跟角色相同的地方,我不應該、也沒有能力把演員扭轉成別的模樣。


【戲裡情感戲外生命:眾演員與《一念無明》】
他們的演出之所以強大而動人,是因為大家都投放了一部份真實的自己進去:志偉說的對白,其實心裡是想著自己兒子說的;燕玲姐被照顧的戲,對照了她照顧自己父親的過去;阿樂角色的糾結、焦慮與無力,全來自他人生的歷練。這也是我的一個很好的學習,從文本一個封閉系統的創作,過渡到拍攝時的開放系統,讓作品注入了團隊各人的神髓。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