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日日是好日》:人走茶未涼-紅眼

樹木希林去年辭世,人走茶未涼,留下《日日是好日》這部餘味深遠的遺作。拍攝時,受癌症折磨多年的樹木希林,應該也察覺自己時日無多了,電影中很多對白,對生活和生死離合的體會,都像演員本人的心聲。藉著這部關於茶道與人生四季的作品,跟觀眾真正的道別。


茶道著重細節規矩,從坐姿到方位,「建水」與泡茶的先後次序,哪個茶碗配合哪個季節,連木杓要拿什麼位置,每一張榻榻米要行多少步,都需要重複練習才能掌握。樹木希林飾演的武田老師,教學生不要問原因,「因為你們都太習慣思考了。」好像是一套迂腐的形式規範,其實是要悟道,就要以身體五官的感受來思考,然後領略答案。如果馬上發問,然後馬上得到解釋,看起來積極正面,但「馬上明白」的事,才是膚淺的領悟。單單用腦思考,其實是懶惰和不用心,跟更用心、用身體去習慣,然後心神透徹,是兩種境界。


而茶道始於講究形式,但茶道的藝術並不困於形式,而在於珍惜。所謂一期一會,每一次與人相會,都可能是最後一面,後會未必有期,所以才會行禮如儀,珍而重之。


說來老土,世事難料,但銀幕上看到樹木希林的演出,想到本人已經離去,電影散場,正是後會無期,難免另有一番感觸。


故事中,由黑木華飾演的女主角典子,武田老師學習茶道。新年時,師徒一行人難得齊聚,武田老師為大家「初釜」泡茶,用上一隻有生肖圖案的茶碗。典子和表姐美智子吱吱喳喳起來:「那麼,人一輩子豈非只能用這個茶碗幾次?」12年後,又到新年,美智子沒有再學茶了,典子卻終於得到武田老師認可,可以自立門戶開班授徒了。席上又見到當年那隻茶碗,摸上手,腦海中閃過十多年光景,讀書、畢業、出社會工作、失戀、結婚,親人離世。離開了又回來,典子說:「不知道下次用這個碗時,世界會變成怎樣?」


「到時候,我就已經一百歲了。」武田老師故作吃驚的笑著回答。我想,觀眾都能夠體會樹木希林是用怎樣的心情說這一句話。


演戲、茶道,或其他學問也好,總有人特別有天份,一早成名,亦有人沽名釣譽,持著年資擺起前輩架子。事實上,典子在茶道上的資質平庸,後來遇到新人學藝,不過十幾歲的女高中生,悟性極高,得到武田老師點頭稱許。她已經是這群學生之中的「大師姐」,仍然被老師責罵粗疏,連基本功都有錯漏。陷入這個進退維谷,久修而未達的階段,人有兩種取態。第一種是逞強,然後變得自負、自大,力有不逮繼而自尊心膨脹,成為死要面子,排斥別人的江湖老手。但師父看破這種人性的弱點,溫柔又殘忍地點醒了典子:「其實你隨時都可以離開,有空回來喝茶,我永遠歡迎。」不是你學得久,入行時間比別人長,就一定有所成就,成為高手。學藝之人最怕就是因為輩份高,便以為自己道行夠。武田老師早已看出,典子喜歡茶道,但喜歡不代表才能,茶道只是她的第二人生。第二種處世心態,是放下。先放下,才能放開眼界,感受生存之道。


師父不只授藝,也教做人道理。所以,典子最後還是找到她的真正人生路向。喜歡寫作,便投身文字工作(女主角剛好是黑木華,算不算跟《重版出來》接軌呢?)後來的故事,很多讀者都知道。森下典子成為一位相當受歡迎,行文流麗的散文家,出版著作豐碩,當中包括電影本身的原著《日日好日:茶道教我的幸福十五味》。


誠如森下典子書中寫的這句話:「早理解的人,不因此獲得較高評價;晚開竅的人,也自然能展現自己的深度。」茶道終究是她的第二人生。但有形而無形,常在心中。


不是快,速成目標就是好,也不是慢,經年累月就是上品。形意之間,人生的好壞得失,都是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