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視覺格
《剋.寡婦》:政治正確,是電影成功的一半?-紅眼

在這個時間,看到《剋.寡婦》上映,感覺就像跟你溫馨提示:下屆奧斯卡在倒數了。熟悉這幾年奧斯卡遊戲玩法的觀眾都明白,這樣的演員——去年摘下最佳女配角的Viola Davis,這樣的導演——憑著《被奪走的12年》成為首個奪得最佳影片的非裔導演Steve McQueen,再加上這樣的劇本——橫掃各大影評人獎項的《失.蹤罪》作者Gillian Flynn,《剋.寡婦》很難不是種子選手。


《剋.寡婦》避字不用「黑」,可能只是想避開Marvel同名超級英雄。「黑」本身就是電影的最大主題。不但女主角是非裔黑人,故事亦跟美國白人中產和有色人種之爭有關,名副其實的黑白戰場。世襲父親政治江山的白人官二代議員尋求連任,而主要競爭對手是擁有黑幫背景的黑人勢力。兩邊陣營其實都是好人有限,專打茅波。建制派白人中產全程做大龍鳳、選舉秀,以金錢攻勢籠絡人心。黑人勇武派為求目的不擇手段,視毆鬥槍殺如閒事。表面上一場民主選舉,實際上雙方為求選票,都在檯底做盡陰險動作。電影掌摑了美國的左右黑白政治光譜,刺中了民眾的心理陰影,先贏一分。


再者,女性主義意識抬頭,女權當道,甚至不只是近年荷里活電影的潮流,更關乎開不開到片,拿不拿到獎項,電影一旦對性別議題缺乏關懷,都是死罪。《剋.寡婦》擺明車馬就是弱勢女性的Empowerment自強行動,替四個素未謀面的寡婦發聲。昔日丈夫和情人,盡是下流冷血、自大暴躁的社會敗類,男性核心崩壞,美好家庭想像破碎,最終,寡婦團決定以暴易暴,重拾自信,在經濟和個人生活獲得獨立自主。標準過女性主義宣言的文本示範,再贏一分。


然後貼地一些,撇開種族和性別議題不談,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兩年,最具爭議的民生政策,莫過於轟動一時槍械管制法案。《剋.寡婦》則畫公仔畫到出場,要跟狂人總統過不去。「你知不知道今個禮拜這一區有多少人被槍殺?」「去哪裡買槍?」「這裡是美國。」「不用,我自己有槍。」除了黑幫小混混開槍爆頭當打招呼,四個柴娃娃的寡婦,毫無實戰經驗,缺乏心理準備,便膽粗心雄要買幾支手槍來犯案。隨隨便便,就好像在超級市場買廚具一樣,任君選擇。這一份諷刺時政的Bonus很難不再加一分。


聽聞不少人覺得《剋.寡婦》拍得精彩,其實我只覺得它複雜,或者皆在「言之有物」。但如果看過《失.蹤罪》,這部戲其實就是從Gone Girl變成套路相似的Gone Husband,同一伎倆,再來一次,並不是真的那麼峰迴路轉。不過,比起《失.蹤罪》,它確實擁有更多主題Layers:政治、政策、種族、性別、婚姻,延伸面向廣闊,由《失.蹤罪》裡面一對卑鄙的父母,擴散到人人都是那麼卑鄙。無論男的、女的,黑人白人中產與貧民,都顯得機關算盡,在不安定的時代下計中計、黑吃黑。


當然,最聰明亦計得最盡的,始終都是電影本身。電影卑不卑鄙?暫時未有定論,因為電影還未結束,成王敗寇,真正結局如何,當然還要看它在奧斯卡拿到多少獎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