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學術女工
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阮穎嫻
《藍天白雲》為受虐青年出口氣

好一個殺父弒母。以前有單新聞,兒子殺死父母然後把頭髗放在雪櫃。我問生父,你害怕你的頭會被割下來放進雪櫃嗎?他說:「係都你老母先。」


殺人總是不對,世上從來都說「天下無不是之父母」,所以殺父母更不對,但電影卻拍得叫人同情憐憫。社工室裡的吶喊,殺人後的傻笑,上大帽山的舒泰,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明白。去到弒父殺母的是反社會極端的一派,多少年輕魂魄默默承受,更多寧願摧毀自己也不走上暴力之路,在《香港製造》的片頭,穿著白校裙一躍而死。


太多心理暴力社工及體制無法介入,家庭是那樣私密而又禁鎖的空間,後續的傷害卻那麼長久。我呼籲經歷同樣處境的青年,進入戲院,一同跟戲中女角呼出一口悶氣,享受那半點藍天白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