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穎嫻
學術女工
天亮在大學任教,天黑在劏房瞓覺。
詳細資料
【去K11「坐井觀天」】
節日商場總是堆砌出最華麗的聖誕樹,金碧輝煌的巨型裝飾,但原來都有商場行藝術路線。K11有個展覽《A world in a well》(坐井觀天),竟然還有美女導賞員Masiy 同Peony沿途介紹。
話明坐井觀天當然要望下個「井」啦,這支貌似火箭升空的條狀物是藝術家宋冬用北京舊區拆卸的窗框裝置而成,我作為香港「溫水煮田雞」的代表當然要做下「井底之田雞」,被「請君入甕」。
入面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是鏡,頭上和腳下是各種形狀和顏色的燈飾,宋冬話要表達「繁華的虛空」喎。那個光怪陸離的「井」裡頭,密布多重華麗的自我,浮光掠影教人目炫,捨不得離開。

_World_in_a_Well

【諾貝爾獎】
我在conference裡有好表現,老師獎了我一個諾貝爾獎——朱古力金幣,那是她從瑞典 Stockholm的 Nobel Museum買回來的紀念品。朱古力金幣從來中看不中用,好看不好吃。

她說:「祝你拿到諾貝爾獎」。當有人跟你說一些遙不可及的事時,你會覺得她在串你多於祝福你。就好像對斷腳的人說:「祝你生番隻腳。」嫁一個諾貝爾得獎者比得到諾貝爾獎容易,港女已有成功例子。

獎牌代表多年努力的成果,失落獎牌也不代表沒有努力,以及努力沒有成果。如果單單是因為獎項才努力,大獎一年才得那麼幾個,根本沒有人會努力。

_Museum
【最後作孽】
《最後作孽》載譽重演,結局荒謬,劇情真實。背景為大富之家,但當中的倫理衝突對於貧富大眾是那麼真實,兩小時毫無悶場,情節無不切入核心,掏心掏肺,編劇居功至偉。

年輕一代認為自己有權有自由,自我中心,與上一代價值觀南轅北轍,這一段相信很多人都經歷過。男人婚外情,女人想離婚,雙方對家庭的貢獻,來去不清,無辦法計卻要計,就金錢博奕,互相攻擊,彰顯父權,也突顯家庭倫理的經濟功能,沒有愛,家庭只是一個經濟單位;就算有愛,家庭依然是用愛包裝的經濟單位。

家庭問題最麻煩是沒法可依,倫理都是約莫,隨時可以推翻,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規則如何定,只看家人造化,環境不配合,性格相沖,只能說沒有緣分。

【Sake pairing dinner】
Wine pairing dinner不少, sake pairing dinner不多。

sake以準確至個位數的溫度奉上,熱奉要用熱水搭溫度計「坐」到剛剛暖,果然,稍微涼了已經不好喝。八道菜八隻sake,每個壺和杯的形狀都不同,店家稱不是 random pick,很講究。

Pairing dinner不單要旨酒嘉肴,重點是 pairing。開首的「花巴」有如夏季的花火,甜甜的bubbles不失米味,配以浸在淡淡桃香下的玻璃蝦豆腐,開胃可口。第二隻「奧播磨」竟帶點咸味,加上 creamy生蠔,風味甚至勝過 Talisker Dark Storm。紫色beetroot汁煮的 risotto令人驚喜,再來一口甜酸渾成的「風之森」,很配。

食材新鮮,配搭有心思,味道細緻。京都上賀茂茄子不似一般茄子令舌頭發癢,只有滿滿濃郁的茄子味;萬願寺紅椒鮮甜爽口;還有日菜罕見的蒸魚,內臟的甘苦的與滑嫩魚身和甜豉油交錯,鮮味十足。

這家叫 Godenya的私房菜由日本兩兄弟主理,不接受街客,熟客要預訂也要在收到邀請後的星期六早上8時爬起床報名。

_pairing_dinner
【一人一條陰道,一人一個故事】
《陰道獨白》的劇本極好,由Eve Ensler 收集各地女性對陰道看法和感受的訪問寫成。

在黑盒劇場那麼細小的場地與觀眾交流,彷彿整個劇場就是一個陰道,陰道的嫩肉都逼在觀眾面前展出。我們就像《玩轉腦朋友》的情感精靈一樣,從內在感受陰道主人的心情。

裡面有禁鎖女性、殘暴女性的故事,也有解放女性的,同性踩界的,性工作者的故事。劇目裡最受歡迎的呻吟環節,將不同種類的呻吟聲以表演方式娛樂觀眾,rock 友的呻吟,狗仔的呻吟,日本人的呻吟,機關槍的呻吟,女高音的呻吟,其實更深一層的意義是鼓勵婦女解放,可以盡情享受,呻吟聲與生俱來,不必怕羞。觀眾聽著奇特的呻吟聲,邊大笑邊期待下一種呻吟,是另類集體性享受。

_Ensler
杯墊縫間窺見林黛玉
朋友在 PMQ 買的中國風絨布杯墊。棄用傳統喜洋洋的大紅色,桃紅豔麗更顯忸怩美,穿過縷空的表面彷彿看到林黛玉低頭半掩面在羞搭微笑。切口細緻鋒利,花樣萬千,立體的直角光影為中式的背景添上現代感。福祿壽囍四字不張揚,輕輕刻烙在中央,暗暗地祝福飲茶者不要把口燙了,用來襯傳統福字花碗飲中國茶,或者新潮燜燒杯泡玫瑰花柚子蜜都別具風格。

Postcard 賣 masters
手痕在社會學系外抓的一把 postcard,是兩個 master programs 的宣傳品,一個是criminology 的課程,另一個是 media & culture。宣傳品呢家嘢,不是有用(例如送 folder),就是要型,否則都是壞鬼宣傳品。近來院校 sell program越 sell越型,請個好的designer,無以前咁老土。

無職業導向的課程一向難 sell,要sell到就要懶型。這set postcard幾好 feel,又應該平過送筆,算你成功,but可以再文青 feel多一點。不過 Taught master 嘅嘢,收了錢,讀落就另一回事,了解清楚,小心。

治癒系阿愁
阿愁是 “inside out” 裡面最受歡迎的角色。這隻 figure 找了好久,其他阿愁公仔,布造的樣子會變型,沒有這個原汁原味,輪廓分明。那一絲絲帶閃粉的頭髮,細緻漂亮。這個阿愁,摸摸她的手,圓圓的臉蛋就會發亮,喃喃不休。很愁的時候,看見她就覺得無咁愁了。她永遠是我辦公室最受歡迎的朋友。阿愁令我們面對自己,將愁緒 channel 去正確的地方,比一個大跳大叫的煩膠 Joy更得人心。

可是現實世界,受歡迎的永遠是開心果,誰會喜歡一個成天唉聲歎氣,喊「累到行唔到喇」、「我真係好無用」的大喊包呢?這些人拖累團隊,哪間公司都不會請,大家只能戴上面具,扮開心。廣受歡迎的阿愁,只在動畫裡存在。

_Out
堅尼地城海傍喝手工啤望煙花
開在堅尼地城尾的手工啤酒店,名叫 the Tramline,堅尼地城正是電車線的盡頭。各種款式的手工啤應有盡有,說出個人口味,店員會介紹相類似的。我特愛黑啤,但德國的 stout 我還歉不夠濃烈,他介紹了Scotland 的,New Zealand 的,澳州的。IPA跟黑啤各走極端,但苦過火的 IPA,那輕薄的口感,不及濃稠化墨的黑麥啤一樣醇厚。

即開一支到堅尼地城海傍,涼風送爽還有遠處迪士尼的煙花絮。

但手工啤太貴,不能時時飲,還是隨便到便利店開支 corona算。

_Tramline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