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卅一派對
詳細資料
【達明一派喺下個十年依然繼續派對?】

達:哇,當然會吧,只要我們還活著。

明:對,如果這個地方還容許我們在party的話,我們都應該會,當然那時是出道四十年,我們還可以。我自己就準備玩到八十歲依然繼續。
【好多樂迷認為明哥同關淑怡把聲係絕配,除此之外,仲有無邊個女歌手想合唱?】

明:如果大家心水清,原來我也和不少女歌手合唱過,好像和彭羚合唱《漩渦》,亦和林憶蓮唱《下落不明》,甚至我還與蔡琴合唱過。今次《達明一代》專輯中,有一位前輩女歌手葉德嫻唱了《半生緣》,如果我有機會和她合唱也是圓了心願。當然也有一位,我說了很久有朝一日要和她合唱,就是徐小鳳,我一直很喜歡她的聲音,不過還沒有成事,希望有日可以達成心願。
達:因為她「好好玩」。
明:對的,對的。
【劉以達當年好鍾意YMO,當中成員高橋幸宏依然活躍,仲另組樂隊METAFIVE,你又有無咩相逢恨晚嘅上一代音樂人想合作?】

達:有很多啊。有一個已經沒可能,就是上了天國的David Bowie。尚有可能的,高橋幸宏也不錯。

明:本地的話,我們很想和at17合作,她們和我們這麼有淵源,很應該……

達:做一張專輯。
【2017年唱《每日一禁果》,你哋會即時聯想起現時香港嘅咩禁忌?又點可以消「禁」?】
明:很有趣,差不多三十年前我們唱了《禁色》,《禁色》之後又有《每日一禁果》,但其實這個世界依然有很多的禁忌。最近在台灣大家正討論「同性婚姻」,我覺得香港遲遲都未會討論到。這對很多人來說仍然是一個禁忌,或會覺得「為什麼同性的人可以結婚?」。而我們正正在寫一首歌講這個議題,已經和林夕討論過不如寫一首歌叫「婚姻的理由」— 究竟為何有些人決定結婚?有些人決定不結婚?什麼人決定誰人可以結婚?這首歌是關於婚姻和家庭單位的構成。
【如果今日揀一套經典電影做新歌主題,會係邊套?】
明:哇,現在的戲名都頗差,全部都是聯繫其他電影,改一兩個字,例如:XX天煞,哈哈,所以我都搞不清楚。即時想起的話,應該是《Trainspotting》,香港譯《迷幻列車》,內地和台灣譯《猜火車》,很像達明一派的歌名。
【當年《今天應該很高興》係回應移民潮,而又有邊首歌可以回應今日嘅香港?】

明:最新推出、由其他人演譯我們的作品的專輯《達明一代》中,有兩首歌,我很開心被他們選上了,就是雞蛋蒸肉餅唱的《同黨》和假音人唱的《四季交易會》。現在聽這兩首歌,也會覺得是講今日的香港。在一個社會中,什麼都能被出賣、任何事都能化為一場交易,然後我們常常說社會步向壞方向,大家又有沒有問過我和你是不是當中的幫兇呢?我們是不是同黨呢?我今時今日聽這兩首將近三十年前發佈的歌,也覺得原來說中了今日的香港。
【達明一派有好多歌都用電影命名,如果調轉將其中一首歌改編做電影,你哋會揀邊一首?】
明:哇,隨便一首都可以啊。我們的歌名本來已經很有電影感。

達:拍一套《石頭記》?

明:本來已經有人拍過吧,《石頭記》即是《紅樓夢》。

達:倒又是。

明:我自己一向很喜歡的《今天應該很高興》。劇情跟歌詞一樣,而且裡面都已經有角色名,好像偉業、瑪莉、永達等,可以將他們的遭遇清楚寫出來,已經是一部電影。

達:微電影來的。
【回望以前,有唔少人惡搞過達明一派,好似撻成一塊《壽頭記》,你哋最期待以後邊個惡搞你哋?】

明:其實100毛都「搞過吓」我們,哈哈……

達:對啊,搞過吓……

明:但可能用不同方法。

達:不過現在很少這類人可以選擇。

明:我期待或許有兩個女孩子模仿我們,用女生的角度和方式去做,因為多數是男生。那麼,會不會是at17?因為她們和我們最有淵源,其中一個和達明一派同一天出世。
【當年《天問》描寫六四後嘅抑壓同肅殺,如果今日再有一首歌為中國近代嘅情況點題,歌名會係咩?】
明:其實我們很快會派新歌,題材很貼合現在中國,甚至全世界的狀況。我們還未正式定歌名,但其中一個候選名字是「1984」,來自同名小說。
【你哋覺得自己似《十個救火的少年》中邊一個少年?】
明:這麼慘?哈哈……我們應該也是最後留守的數個吧,不怕死,依然在死撐下去,最後……我當然不希望像《十個救火的少年》一樣「葬身於這巨變」。我希望這個救火隊有更多更多的人加入,讓這場火不要蔓延。
達:我跟明哥的想法一樣。
【用一個詞語形容「陳少琪」、「潘源良」、「林夕」、「周耀輝」、「邁克」同「黃偉文」,佢哋分別對達明一派嚟講係咩?】

明:陳少琪在達明一派是所謂的邊緣青少年部;潘源良是社會政治部;林夕是後期加入……

達:風花雪月。

明:對,浪漫詩意、風花雪月的部門。周耀輝……

達:踏實。

明:你覺得是踏實?

達:對,踏實,亦有詩意。

明:我就覺得是末世部門。邁克是古雅的部分。然後黃偉文……

達:「潮」吧。

明:對,黃偉文與林夕也是較遲加入達明一派的創作行列。黃偉文有一種很貼地氣的觸覺。
【達明一派第一次拆夥係因為大家音樂路線唔同,一個鍾意搖滾樂,一個鍾意電子音樂,歌迷覺得好可惜,如果返到過去,係咪依然會做呢個選擇?】

達:嗯……很難去想像……如果回到過去,應該也是走一樣的路吧。

明:嗯,因為我覺得當時要分開,是由於我們已經貢獻了我們的最好。

達:對阿。

明:若果再走下去,我們也沒有什麼更好的東西給大家,倒不如分開一下,反而將來再聚,我們各自都帶了不同的東西給達明一派。
(第一次拆夥時有想過會再聚頭?)

明:當時沒有想太清楚,即未有想過「會」或「不會」,但我從來相信沒有什麼是不可能,在腦裡都會閃過有一天我們會重聚。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