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格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閱讀格
再讀《旁觀他人之痛苦》:「他人」真的是他人嗎?

(利申:本文含大量學術理論和政治元素)


Susan Sontag被譽為當代最重要的女性學者之一,她不僅是著名的女權主義者,更是一個堅定的反戰人士。筆下著作《論攝影》(On Photography)、《疾病的隱喻》(Illness as Metaphor)等對後世有關現代文化的看法影響深遠。但當中最重要的論文,我卻認為是《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雖然同樣是Sontag對戰爭與攝影的分析、理解和批判,但當中的論述卻能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社會有別具意義的詮釋,尤其對「傘後」時期香港人對新聞、時政越發冷感的態度,能夠加以解說。


《旁觀他人之痛苦》圍繞戰爭時期攝影所發揮的功能,因為它既能把重要的訊息、新聞公告天下,同時也為冷眼旁觀帶來全新定義。Sontag在文中説:「通過攝影這媒體,現代生活提供了無數機會讓人去旁觀去利用——他人的痛苦。」意指呈現在影像中的痛苦並非由「凝視者」(gazers)親自承受,因此他們不會了解當中感覺,只能在自己的幻想中詮釋(interpretation)受害者的苦楚,而這種詮釋往往都是偏頗的(mis-interpretation)。有時透過這種「凝視」行徑,別人的苦楚會轉化成「凝視者」的「視覺愉悅」(Visual Pleasure),部分人甚至會享受隔著影像享受著別人的痛苦。大概Sontag也想不到,社交網絡的出現會讓這種情況更加激烈:某某雜技少年被內地人打竟然被批評「EQ低」;14歲學生因為被訓導記大過跳樓,反而被嘲「唔捱得」。説媒體嗜血,倒要看看讀者的取向如何。


但最可怕的並非旁觀自己的痛苦,而是透過媒體、影像,甚至新聞將自己的「切膚之痛」剝離,並將恐懼隔絕在主觀之外。自雨傘運動之後,香港人驚覺抗爭幾乎毫無用處,恐懼慢慢被轉化成冷漠。民選議員多次被「DQ」,特首叫你「袋住先」,幾百億放落大白象工程而非教育、醫療、社福等更重要的範疇......荒謬新聞和越來越低的底線日復一日地透過電視、電台、Facebook、網站等各個媒介轟炸我們的生活——這些本由我們每日親歷其境的「痛苦」,因為我們的麻木開始慢慢轉化成看似與我們無關的「影像」,而我們則每日對這些隔絕在外的所見所聞冷眼凝視,每日事不關己地過活。


Sontag問:「究竟是要我們對生命中不能挽回的傷痛感同身受,還是讓我們變得麻木不仁?」大概這也是我想透過《旁觀他人之痛苦》問香港人、問自己的問題。其實我們眼中的「他人」,從來都不是他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