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樂民
編劇、導演
詳細資料
【《喋血雙雄》:租得最多次港產片】
另一個「最」也是連結以前的生活。以前看電影當首輪落畫,錯過上映時間,你就挺難再有機會再看到。那時候的資訊、資源不同現今的容易,因為現在很容易就會在電視看到、或者在影碟店有售,但以前並不容易。

回想我在九十年代租得最多次的港產片,是《喋血雙雄》。這部電影也是我們充滿回憶的一部電影,當時吳宇森的拍攝手法,是令當時電影人與觀眾都拍案叫絕。尤其今時今日大家還會重提李修賢與發哥,互相在估量對方在這時這地,是怎樣處理一班殺手的一場。

這一幕到我後來入行的時候,聽前輩說是非常大的震撼,也是電影技法中很高的表達手法。一開始是以電影觀眾身份觀看,到幾年後就以電影工作者身份再觀映,仍是十分佩服。

除了這場令我們十分深刻,這電影也是吳宇森表達男性情懷的極致。《喋血雙雄》的影碟及影帶,加起來我大概也看了十幾二十次。

而這部電影亦影響了我後來在《寒戰》的人物描劃,有些電影一旦看過,就會深深記得,在後來創作時會受它啟發,每個電影人也會有類似的體驗。例如在後段,梁家輝如何欣賞郭富城的做事方法,就正正參考了《喋血雙雄》上述的段落。


圖片來源:https://i.gtimg.cn/qqlive/img/jpgcache/files/qqvideo/q/qxubqmkmq2rmm5a.jpg


【《秋天的童話》:入場最多次港產片】
「最_ _」這個題目不簡單,對我來說它的可愛之處,是令我想起港產片不是入場看戲那麼簡單。在九十年代時,港產片對我來說是一個節目,而這節目十分重要,因為小時候是要問阿媽拿錢去看戲,到中學時有一點零用錢,可以決定看什麼,也未必可以與全班同學達成共識,也要有幾個同學想法大概一致才能成事。

這個「最」非常連結到生活,回想我入場最多次的港產片,應該是《秋天的童話》。那時應該是1987年,是發哥《英雄本色》之後的一年,《英雄本色》大家都知道,不得了。

那種不得了,不知道你有否感受過,就是一班同學不論小息午飯時間,都一起背對白飾演角色,那種傻勁,有人負責演阿Mark有人負責演阿豪。有些同學雖然未看,但對那年代的男孩子而言這部電影非常重要,阿Mark最後對白未完就被槍殺,這一幕於我們而言十分震撼。但就沒想到一年之後發哥就用另一形象出現在大銀幕前,就是船頭尺。

小時候會覺得發哥除了代表阿Mark,船頭尺的形象亦十分重要,是另一個深植我們記憶的印象。以前我們看電影是先看報紙,看看電影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有場次,對現今的年青人來說這有點匪而所思,當時我們不能用手機查座位表,看看位置坐滿了沒有,要親身去到現場才知道有否戲票出售

而且還需要排隊劃飛,這個經驗是很有趣,至今仍歷歷在目,就算今日我們用智能手機上網訂票,也不會抹煞以前我們到戲院排隊入場的興奮。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與體驗。因為電影除了是一個熄燈之後大家專注大銀幕觀映的體驗,你會記得劇中的情節感受外,就是會記得你生活的回憶。縱使今日已不怎記得當時確實曾經與哪些朋友同學入場,但《秋天的童話》是我入場觀看最多次的一部港產片。

圖片來源:https://i.ytimg.com/vi/2yLakEyngu4/maxresdefault.jpg


【《機動戰士高達0079》】
卡通片是我的個人興趣,我們這一輩男孩子很迷《機動戰士高達》,而我則是元祖派的,《Z高達》之後的我是不行的(笑)。

云云《高達》系列影集之中,0079(初代《機動戰士高達》)是好看得多的,因為當時0079是顛覆了「超人合體」類型卡通的一個故事。那故事是十分成人,談的是戰爭。

如果你有機會重看0079之前的機械人卡通,你就會知道它們都有一種公式,就是每一集的最後一定有一隻怪獸,而正派的合體機械人就會令牠爆炸,繼而解除危機。反而《高達》談的是「新類型人」,談的已經是只有很少數人才能啟動這種超級兵器,每次戰鬥結束後回到基地是會有損傷的。

這已是很顛覆當時尚是小朋友的我們,叫我們知道這不是「集集完」的單元劇,而是有一個十分好看的故事──聯邦軍與自護軍之間是有過去有恩怨,這是很吸引我們鑽研下去的。

現在作為一個電影工作者再重看《高達》的故事,就覺它描寫得相當立體。日本卡通漫畫其中一個非常優秀的地方,正正是他們的人物不差於一個真實的電影角色,他們塑造的卡通人物角色有時比他們的小說更厲害。

回想首一兩集左右,介紹「紅彗星」馬沙出場的章節,用上的手法不是直接介紹,而是側寫「有一個人型機械人在雷達上,飛得特別快,這是對方新型的超級武器!」他們用上的是一個很武俠的方法介紹「紅彗星」出場,而駕駛的就正正是這位馬沙,當時我就是覺得這手法充滿威力。

這手法既介紹了對方一個新武器,而這駕駛員又將會是一個主要角色,這確是一個成熟而高明的就故事方法。

圖片來源:https://i.ytimg.com/vi/c5HSqIYGABg/maxresdefault.jpg


【《秋天的童話》:入場最多次港產片】
「最_ _」這個題目不簡單,對我來說它的可愛之處,是令我想起港產片不是入場看戲那麼簡單。在九十年代時,港產片對我來說是一個節目,而這節目十分重要,因為小時候是要問阿媽拿錢去看戲,到中學時有一點零用錢,可以決定看什麼,也未必可以與全班同學達成共識,也要有幾個同學想法大概一致才能成事。

這個「最」非常連結到生活,回想我入場最多次的港產片,應該是《秋天的童話》。那時應該是1987年,是發哥《英雄本色》之後的一年,《英雄本色》大家都知道,不得了。

那種不得了,不知道你有否感受過,就是一班同學不論小息午飯時間,都一起背對白飾演角色,那種傻勁,有人負責演阿Mark有人負責演阿豪。有些同學雖然未看,但對那年代的男孩子而言這部電影非常重要,阿Mark最後對白未完就被槍殺,這一幕於我們而言十分震撼。但就沒想到一年之後發哥就用另一形象出現在大銀幕前,就是船頭尺。

小時候會覺得發哥除了代表阿Mark,船頭尺的形象亦十分重要,是另一個深植我們記憶的印象。以前我們看電影是先看報紙,看看電影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有場次,對現今的年青人來說這有點匪而所思,當時我們不能用手機查座位表,看看位置坐滿了沒有,要親身去到現場才知道有否戲票出售

而且還需要排隊劃飛,這個經驗是很有趣,至今仍歷歷在目,就算今日我們用智能手機上網訂票,也不會抹煞以前我們到戲院排隊入場的興奮。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回憶與體驗。因為電影除了是一個熄燈之後大家專注大銀幕觀映的體驗,你會記得劇中的情節感受外,就是會記得你生活的回憶。縱使今日已不怎記得當時確實曾經與哪些朋友同學入場,但《秋天的童話》是我入場觀看最多次的一部港產片。

圖片來源:https://i.ytimg.com/vi/2yLakEyngu4/maxresdefault.jpg


【《喋血雙雄》:租得最多次港產片】
另一個「最」也是連結以前的生活。以前看電影當首輪落畫,錯過上映時間,你就挺難再有機會再看到。那時候的資訊、資源不同現今的容易,因為現在很容易就會在電視看到、或者在影碟店有售,但以前並不容易。

回想我在九十年代租得最多次的港產片,是《喋血雙雄》。這部電影也是我們充滿回憶的一部電影,當時吳宇森的拍攝手法,是令當時電影人與觀眾都拍案叫絕。尤其今時今日大家還會重提李修賢與發哥,互相在估量對方在這時這地,是怎樣處理一班殺手的一場。

這一幕到我後來入行的時候,聽前輩說是非常大的震撼,也是電影技法中很高的表達手法。一開始是以電影觀眾身份觀看,到幾年後就以電影工作者身份再觀映,仍是十分佩服。

除了這場令我們十分深刻,這電影也是吳宇森表達男性情懷的極致。《喋血雙雄》的影碟及影帶,加起來我大概也看了十幾二十次。

而這部電影亦影響了我後來在《寒戰》的人物描劃,有些電影一旦看過,就會深深記得,在後來創作時會受它啟發,每個電影人也會有類似的體驗。例如在後段,梁家輝如何欣賞郭富城的做事方法,就正正參考了《喋血雙雄》上述的段落。


圖片來源:https://i.gtimg.cn/qqlive/img/jpgcache/files/qqvideo/q/qxubqmkmq2rmm5a.jpg


【室內設計】
我以前當美術的時候,我是用寫故事、閱讀文字來放鬆,到現在這階段就恰好相反,每日要對著文字時,我反倒就以美術來放鬆。至今我仍保留著室內設計這興趣,我會停一停去翻查一些有興趣的室內設計、一些新的設計風格讓自己放鬆。

也有時是寫到有點膠著時,就不如先想想這場的場景是什麼,於是去查一些視覺上的參考資料去幫助自己構思。這是我很樂在其中的一個方法。

圖片來源:https://s-media-cache-ak0.pinimg.com/originals/74/ee/c3/74eec37c6e232872377d759bf383cbfd.jpg


【初代iPod Nno 與Steve Jobs】
我想每一個設計人也很佩服Steve Jobs,他貫徹簡約主義於電子產品中,每每也是令我們十分震訝的此其一。他還在生時,我們更會追看他的產品發佈演說,主要我們也是欣賞他的詞藻、魅力,以至介紹產品的方式。至今為止你還是會看到眾多電子產品公司的CEO也是仿傚他的方法、舞台設計、演繹方式,乃至Tesla汽車的設計,也能瞧見Steve Jobs表達方法的影子。他確是很厲害的一個人物。

而Steve Jobs無疑是一個出色的說故事者,我時常跟朋友分享,當日第一個ipod nano是怎麼推出市場,甚至也還未到將「one more thing」掛在口邊的時期。眾所周知Steve Jobs時常穿牛仔褲,他就指著牛仔褲右邊褲袋上一個很小的口袋,他就問觀眾:「你們都穿了牛仔褲那麼多年,你們可有印象、看法,有沒有想過這口袋有什麼用?」

他這樣一說就令眾人也突然想起:「咦?的確我們穿了牛仔褲那麼多年,這口袋是用來裝什麼的呢?是裝零錢?是裝筆?」Steve Jobs就搖頭說「不,從今日開始,這裡裝的會是這物事。」然後就拿出iPod Nano。

看到他把iPod拿出的一刻,在家中收看的我就看個啞口無言,「厲害厲害」,我只好這樣佩服。設計始終要源於生活,創作也是源於生活,在生活之中又怎樣尋找一些元素用於創作?這是每個創作人仍在不斷努力,讓我們繼續掘來掘去。

圖片來源:http://www.stevesonian.com/museum/iPod/nano/downloads/pictures/iPod_nano_black.jpg


【我的安靜與太太的Jazz】
我寫東西時從不聽歌,工作時我要份外安靜,與很多朋友很有分別,我有些朋友要有音樂才能工作,我反倒是要關上所有聲音才能寫東西。我太太很喜歡在家中播放音樂,所以在寫到很重要的部份時我就會關門。

有時她也不明白,我是要一個人非常安靜才能寫作,因為對我來說,寫作是一個建築的過程,我常常如是解釋:你調整這句對白的同時,其實也是動搖到之前之後很多的東西,甚或當決定如何寫某一場進劇本中,其實是關乎整個結構。這是沒有旁人能幫上的事,只是發生在你的腦海裡面。這種思維方式也不像室內設計──當你畫一間房,同時會知道尚有一個客廳未畫般。

這說法當然是種意像,但進行文字寫作時,其實整個建築結構也在自己腦海中,不可被絲毫騷擾,一旦被打散了就可能回不了去。所以我始終堅持在非常安靜的環境下工作。所以每當我聽音樂,每每也是在工作完成過後的時候。

但我有聽爵士樂,Jazz是一種令人很舒服的音樂,也不一定要聽某幾個樂手。我家的爵士樂選擇基本上是全權交由我太太負責,我常稱讚她好比是我家的余宜發,她每天都會努力選曲,又很愉快地在家裡播歌,有這樣的一個專用DJ,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音樂與安靜對我而言不一定是工作與休息的分別,只不過是年紀不小了,以前還可以通宵,現在已不行了,大概連續做個六七小時就已經很累,脖子也累得硬邦邦,所以如今工作時候就份外需要紀律。

圖片來源:https://www.colby.edu/events/wp-content/uploads/sites/13/2016/03/Mark_Shim_-_tenor_sax_@_19%C2%B0_International_Jazz_Festival_of_Punta_del_Este_-_150111-2055-jikatu_16077626329.jpg


【高達模型】
模型買了那麼久,我還是堅持砌高達,砌模型是令我很放鬆的一個過程。直到現在年紀不小了,眼睛沒以前那麼好,開始有老花,唯有一直買,說是獎勵自己,一直買就一直堆積在家裡,每次也跟自己承諾:「完成這個大Project就砌這一盒。」

小時候零用錢緊拙,我還是會猶豫,還是限制自己買不買;直到長大成人自己賺錢,也當然買得放肆一點。

圖片來源:http://3.bp.blogspot.com/-fdEtCG9e70o/UguGtHSmzNI/AAAAAAABpLA/bxKKKlpbUPU/s1600/223543ov7d1c1z75rkkmrc.jpg


【《天龍八部》與金庸小說】
兒子明年升中學,我就介紹他看金庸,他現在看衛斯理,喜歡的卻是九把刀,兩天就可以看完一本,而且還開始收藏他的著作。

任何閱讀我其實也很支持,回想我中學時就正正迷上金庸。金庸小說有一個很好的優點,就是看罷以後中文就會突飛猛進,會從中發現原來文字可以將深入的情感如此表達有力。得要看到如此優秀的作品,才會幫助自己改善文筆,金庸小說在我成長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學習。

《天龍八部》是云云金庸小說中我最愛閱讀,叫我驚嘆的是它的結構,從下筆的一剎開始,它的宏大結構原來早已決定。回想中三時我在桌子下藏起《倚天》一直在讀,真的欲罷不能,這當然會「出事」,就被老師出手一揪──把整本《倚天》抽出來。當我以為完蛋的時候,豈料老師就道:武俠小說有分兩種,一種是金庸寫的,一種不是金庸寫的。我一聽馬上就放心了。

《笑傲江湖》中,對獨孤九劍的描述我也是份外佩服;至於《射鵰》三部曲當然是人見人愛;至於《鹿鼎記》也很多人愛讀,有人說金庸筆下的主角,一個接一個,是愈寫愈多缺點,到韋小寶的時候,就只剩下一個優點,由此可見金庸先生的匠心。

說到獨孤九劍,我很佩服金庸,因為那是對武功的歸納,同時也是對創作的歸納,能夠用這方式說武俠是非常精彩。

但金庸小說我愛讀的還是原版,始終不怎喜歡看現在的修訂版,沒錯有時新版本填補了一些當年我們也沒發覺的漏洞,然而我們喜歡的還是以前看的版本。但我們的前輩又會對我們說,我們看版本,也就是圖書館常借到那款厚身版本也不好看,「最好看該是以前薄裝的最舊版本。」

最舊的版本我當然也沒看,我鍾愛的始終還是自己小時候看的明窗版,深刻記得的始終是這時期的橋段,也許是種感情堅持。

圖片來源:http://iread.wo.com.cn/st/uploadfile/2015/0211/20150211155152441478.jpg


【陳之藩散文集】
另一個我愛讀的也許有點偏,有一個科學家叫陳之藩,他的散文十分出色。他有一部散文集,文筆相當感性而精煉,他的文字至今我仍會常常翻開學習。

當年介紹陳之藩給我的是數學老師,他令我體會到原來寫散文可以是如此有威力,一個鑽研科學的人,寫文章的時候卻可以比藝術人還要精彩,我看完之後就深深覺得我一輩子也寫不出、追不上。

近期有一本《陳之藩散文集》再版,他的作品當中尤以《在春風裡》《劍河倒影》這兩本特別出色。

圖片來源:http://4.bp.blogspot.com/_w28g3sBA-IE/TNYjyJo_buI/AAAAAAAAGN0/U4_1Umr-Uvc/s1600/%E9%99%B3%E4%B9%8B%E8%97%A9%EF%BC%9A1965%E5%9C%A8%E6%98%A5%E9%A2%A8%E8%A3%8F.JPG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