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記
漫畫家及動畫導演
沒有分辦喜劇和悲劇的能力,令人哭笑不得。作品有「丁丁企鵝」、「真多Man」及「Pandaman」等。2016年開設了全新的漫畫網站K-Comix。http://www.kcomix.com
詳細資料
我的工具
我對於工具的要求,可算是沒有要求的。不過日子久了,就會有一兩種常用的工具,成為習慣的一部份。

最左邊的是Zebra的Marker,最初用它是刻意令自己畫不到幼細的線條,後來漸漸喜歡上那些圓圓鈍鈍的感覺。

中間黑色那一個是Staedtler的鉛蕊筆刨,用來刨旁邊那一支Fust的鉛蕊。我好有可能是為了用那個鉛蕊筆刨,才用鉛蕊筆的,哈哈!其實這支筆是ch去年的手信,不過一直沒有用,到了這一個月才發現,這種鉛蕊筆很方便,又環保。

至於筆刨後面,是從無印買回來的黑色擦膠,擦起來有太多碎屑,可是我認為黑色的擦膠好型,就一直用了。

然後是Pilot的0.8針筆,用來畫Pandaman框線的。

最右邊那一支是Pilot的科學毛筆,是有一條條毛那一種,也可以換墨的。可是筆鋒太「削」,剛買回來的時候嘗試自行修剪,卻令他開叉了(頂!)不過還是繼續用到現在,主要是用來畫一些特粗的線條,或者「呀!」「哇!」那些字。如果它會推出圓潤一點的筆鋒就好了。

後面那一個是鉛筆刨,我的Dream Pencil Sharpener是電動那一些,好像兒童畫班或社區中心會用那些,可是實在太貴了。筆鉋上畫了「傳染」的水獺,因為受到有人炫耀男友在日本買的水獺公仔,大受打擊!

最右手邊的是Carbon Chalks, 是智海的手信,包裝精美,令人不敢亂用。

最後差一點忘記了的,是那一條條用膠紙貼起來的木條,其實是用來放木板的架,作用是扮一張工作用的斜枱,唔靚仔,但是很方便,哈哈!

_Chalks
百年不老的無限想像力 - Little Nemo by Winsor McCay
Little Nemo是一百年前,由漫畫家Winsor McCay於報紙是連載的作品,每個故事為一頁,每次都會講主角Nemo發夢的冒險經歷,每一頁的結尾,都是Nemo從夢中醒來,難以置信的一刻。夢中故事天馬行空,裡面每一國度也超越想像,就算你拿來跟One Piece的路飛船長來比較,亦絕不遜色!除了漫畫,Winsor McCay所製作了其中一段最早的動畫,對於卡通人物的動態和表現手法,有劃時代的意義!

動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W71mSedJuU

# Little_Nemo _McCay _Piece

圖片來源:http://digbib.ubka.uni-karlsruhe.de/volltexte/2003/geist-soz/1/bilder-1/3_welt-real/n_2339.jpg
《憂國的拉斯普金》伊藤潤二
差一點就錯過了的好書﹣﹣佐藤優原作,伊藤潤二的《憂國的拉斯普金》, 描寫低級外交官被檢察官收押後的心戰故事, 可謂一揭就要追看到尾!令我最意外的, 是搵伊藤潤二作畫, 貌似一個gimmick, 其實是讓讀者從新認識一位漫畫家, 伊藤潤二對表情神態的掌握, 由角色流露出密室中的壓逼感, 即使沒有了那些詭異的點子, 也發揮得很出色!希望那些原本想看伊藤潤二畫鬼怪故事的讀者, 不會有被騙的感覺吧, 從另一個角度欣賞也很精彩啊!



圖片來源:http://s1.comic.ccddnn.net/img/oQ1jmnNlc.jpg
田中功起的一即一切
「一即一切」,有聽過佛家這句說話嗎?「一」是「一切」的基本,「一切」即是「很多很多」個「一」。佛學認為萬物皆無自性,一件物件受到外力的影響,才有自性。 「一」與「一」互相影響。想像國與國的地圖吧?一國的邊線彎出來,另一國的邊線就彎入去;海有怎樣的曲線,陸地就有怎樣的曲線。這些例子也許太遙遠,你有試過返工返學的時候,悶得生無可戀,於是發狂的轉筆嗎?同樣是一枝筆,可以是書寫的工具,亦可以是解悶的玩具。那麼,你有想過,隨了轉筆,還有其他的好玩意嗎?誠意推薦你到田中功起的網頁吸取靈感!

田中功起生於1975年的日本櫪木縣。他善於重新發掘平凡生活用品的「使用方法」。你有因為手唔夠長,而把繩子縛在窗門上,方便開關嗎?田中於「how to close car doors」的錄像中,示範用同一個方法關掉一架貨van的門。他喜歡隨意到展場附近的家居用品店取材,然後即席「演練」一番。2008年的作品:Cleaning up the city hall by using politician's clothes就真的玩味十足,一如作品題目,他邀請一位奧地利的國會議員Wolfgang Zinggl借出西裝外套,交給一位工友姐姐剪裁成抹地布,打掃維也納City Hall的走廊。最有田中風格的作品,就要數Everything is Everything(一即一切)了。他於作品中把玩紙巾、膠靴、膠盒、油掃、鋁梯、膠杯等等數之不盡的用品,示範令各式物件倒下的方法,有的利用物料本身的彈性,有的利用作者的「運氣」,過程風趣幽默。初看田中的作品,除了跳躍的錄像外,亦被展示的方式吸引。 原來他修學初期,是學畫畫的,看看他選擇那些色彩豐富的雜物,甚為可觀。可見,單純講「Gimmick」是不夠的,即使用現成物料創作,也要有一絲不苟的創作態度。

_up_the_city_hall_by_using_politician's_clothes

圖片來源:http://artasiapacific.com/image_columns/0006/4740/features_koki-tanaka_01.jpg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