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feson刀仔
動畫師
雖然叫刀仔但是並不姓陳也並不精於賭術。目前在倫敦當廢物,熱心參與大小音樂節,經常浮遊電影院。間中畫動畫。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Knifeson刀仔
Erlend Øye + La Comitiva + Uva Robot

由大學開始,追隨Kings of convenience 的眼鏡佬Erlend Øye 至今,甚至side project- the whitest boy alive 或者solo project - Legao,聲音療癒歌詞迷人,居家旅行必須良藥。


雖然有聽聞過他為人執著又
完美主義,所以跟他合作好大壓力,他自己都有說過:太過獨裁,結果還是自己做創作比較好。


他也是一個旅人,邊走邊住邊唱,兩年前住意大利西西里,甚至搞了個小島海上gigs,然後又搬了去南美,跟不同的人交流玩玩音樂。


好了,其實我雖然好愛Erlend 也因為終於見到他而覺得好感動,可是我必須要介紹的是他強行抓了過來德國tour 的智利組合: La Matiné Uva Robot !! 還有他的新合作顆伴La Comitiva !!


先說說Uva Robot, 他們"不是用音樂來為生" 的音樂團隊,即是為興趣!
可以透過bandcamp / Facebook 找到他們。


http://uvarobot.cl/


強行被Erlend 抓來的 La Matiné 就由四位獨立唱作音樂人合作而成。兩把烏克麗麗,兩把結他,還有嘴巴也是樂器。非常非常非常的動聽,雖然我聽不懂西文(btw好想學西文)就像是明明聽不懂冰島語,但sigur ros 的粉絲多的是。純粹的編曲音樂都會令人感動。
我特別喜歡Diego Lorenzini 所寫的歌,還有他畫畫好漂亮!!!而 Niña Tormenta 的歌聲又非常迷人。


好聽到要殺人啦。


另外Erlend 的"新朋友" La Comitiva,本來玩玩下,不同背景不同文化卻擦出火花,變了認真創作,更開始認真tour, 感謝,好美麗。


其中有一首instrument music 他們全部人圍著一個mic , 就像40年代的人錄音/演出一樣,一take 過完美!(畫了圖,Erlend 已過目~ 開心)


可惜暫時只能在YouTube 找到一兩段片段,現場演唱是很精彩,覺得完全可以直出live cd :(



希望日後會有正式的專輯推出。
不過Erlend 那麼chill, 看來還是要等一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