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feson刀仔
動畫師
雖然叫刀仔但是並不姓陳也並不精於賭術。目前在倫敦當廢物,熱心參與大小音樂節,經常浮遊電影院。間中畫動畫。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Knifeson刀仔
Kommode

北歐,又是北歐。總是情不自禁地喜歡了。
還記得幾年前去了挪威的音樂博物館,玩玩聽聽了兩個幾小時都不願意離開。
當中提到Kings of Convenience(方便王) 也是其中一隊挪威代表。

作為方便王的粉絲,除了要聽眼鏡仔Erlend Øye的solo,也要聽聽Eirik仔的新project
(FYI : Album by Erlend Øye - Legao (2014) 在冰島錄製)


Analog Dance Music (2017)
根據Eirik官方解說,就是不受風格規限,handmade / homemade 感覺為主。
舞曲多數都是有patten地重複又重複,很有格式,而他們指的Analog ,就是把patten全部人手彈出來,所以每一節每一音符每一拍都有靈魂。

Eirik仔 跟老朋友Anders  + Øystein   (我當然不懂唸) 以前已經和Erlend 組過另一團叫Skog,現在重組幾個北歐佬圍著在一個房間內彈到滿意為止。
非常浪漫。

聽這隻碟也會心情大好,想跟著跳舞。
聽啦。快點。聽呀!!

BTW, band 名叫kommode 即是組合櫃。為什麼呢,可能是指可以放好多好多不同的元素吧?亂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