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feson刀仔
動畫師
雖然叫刀仔但是並不姓陳也並不精於賭術。目前在倫敦當廢物,熱心參與大小音樂節,經常浮遊電影院。間中畫動畫。
詳細資料
Into the Wild

Into the wild (2007)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Christopher McCandless (1968-1992)


不知為何我要拖到現在才看。再一次謝謝英國查理王子電影院,可以在大銀幕看實在是有幸!


由於是真人真事改篇,所以更加震撼人心,可能很多人已經聽聞過/閱讀過/看過100篇...但還是想輕輕推薦一下。


一位剛畢業的年青人Chris 因為厭惡社會的種種體制所以決定向北走入阿拉斯加的荒野回歸原始感受世界尋找自我。


Chris來自小康之家,父母是典型模範,望子成龍。可是Chris 真正想要的不是物質不是金錢不是名利,他決定放棄了所有,甚至給予自己一個新的身份:Alexander Supertramp( 大浪人)


在冒險路上他經歷到很瘋狂的事情,也遇到很多人體驗到各種無價的愛,可是也沒有停下來繼續前往目的地。


終於來到阿拉斯加(真的難以置信) 還找到一架廢棄的巴士渡過100日。


Chris 熱愛文學,他在閱讀Leo Tolstoy 的"Family Happiness" 時,終於有回家的念頭。


"Rained in, river look impossible, lonely, scared. " 他在日記第69日寫到。


就算他怎樣厲害/幸運,怎樣挑戰了川流山峽沙漠,也是敵不過大自然。他卡左山森之中無法回頭,他誤吃了有毒的果子 (wild potato) ,最後死左他的magic bus內。


由於Chris 的遺體和日記最終被人發現了,他的故事也寫成書和電影。有人說他很蠢,不應該在沒有求生技能下這樣冒險,很不負責任,但同時也啟發了不少人,至少他自己得到了啟發。


他最後用回自己真正身分,留下這一句。
 “I have had a happy life and thank the lord. Goodbye and may God bless all!”
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


看完電影後再找了相關資料,看到 Chris 的日記,寫過的明信片,求救紙,皮帶,他和magic bus 的相片,還有查了十年終於找到真正的死因。
我相信他本人有更多精彩的體驗和經歷可是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當然還是要提一下音樂!
簡直驚人。是Pearl Jam 的 Eddie Vedder 創作!
"Society" 一曲由曲到詞也是完美配合Chris 的故事。Folky !!


"Society, you're a crazy breed
I hope you're not lonely without me"


當年看完Walter Mitty 下定決心離開舒適圈,今天看Into the Wild 我卻想家了。

Gorky's Zygotic Mynci

Gorky's Zygotic Mynci,見到這個名字,不是英文,因為這是威爾斯語。
(因為英語普及取而代之,所以現在只有威爾斯人懂威爾斯語)

根據主音Euros Childs解說,他們想用世上最無厘頭的band 名....
Gorky's 是來自學校用的俚語,是蠢。
Zygotic 是受精卵。
Mynci 是猴子。(發音也是monkeys)


是很奇怪,但音樂非常好聽。
他們音樂帶點迷幻的folk ,由於被John Cale賞識,也被folk界indie界注意了,GZM 也是當年首隊衝出威爾斯的band。
當年很流行三個chord 走天下/ 電子 的時代,GZM 卻寫小清新田園音樂。
他們也很自豪自己是威爾斯之光。


我第一張聽的專輯是"How I Long to Feel That Summer in My Heart"
那個很有千禧世代感覺的CD 封面,很不吸引,但是點開了卻被震撼。

特別喜歡"Christina" 這首歌,看似是一首情歌,其實是關於超級跟蹤狂迷戀並殺了一位叫Christina的女明星(如果我沒看錯)
"Saw your last interview
You've better things to do
And now that you're gone
I'll always be with you
Well, you say I'm to blame
I was fed by you"
(Euros 強調Christina沒有特別指明那一位,可能只是因為這個名字好聽)

後來也開始聽舊專輯"Barafundle"
"Patio-song" 這首歌有加入一點威爾斯語,大概是因為威爾斯總是下雨/多雲。
當有陽光就尤如天國降臨,所以Euros寫了衝出後花園的歌。
非常Gorky

很可惜GZM在2006年就解散了,不過他們各自都有solo project。
或許有一天他們會再聚,再寫寫威爾斯的近況。

Hebronix or Daniel Blumberg

去年朋友介紹我聽Yuck這隊英國團,不過主音Daniel Blumberg早已經離開,換上了Max Bloom代替。
Daniel 離隊,感覺Yuck也轉了靈魂,我也只會回帶不斷聽舊碟。
後來知道他又開了另一個名叫Hebronix的團(這人年紀輕輕但已參與過五個團)

Hebronix 跟 Cajun Dance Party /Oupa / Yuck 完全不同走向, 也許是因為他太早就開始創作音樂( 好像是15歲開始) ,經歷青春成長改變也很理所當然。
Daniel 奇怪的藝術家性格,也許他就是不甘於停在某一個點,就算Yuck再成功,他都不會想再做同樣風格的音樂。
他不斷發掘新喜好,就像早期一定需要聽一點帶有憤世感覺的punk rock band,再跳到非主流,然後再搭個時光機追回沒有經歷過的60s-70s....
其實他早就放棄了Hebronix...現在又有一個叫 The Blumbergs / GUO 的嘈音團...(音樂太前衛我未能接受...sor呀 Daniel...)

音樂是一種表達媒介,Hebronix 歌詞感覺有點支離破碎,不知道Daniel 本人經歷了什麼,但可以好肯定他不想再提起Yuck,更加別要再說Oupa/ Cajun Dance Party 這種黑歷史。


Unreal這隻專輯!只有六首歌,但我可以loop一整天。
第一首歌長達10分鐘。一開始幾句清晰有力歌詞再緊接三分鐘非常上腦的音樂...已經決定可以沉迷下去了。

p.s. 昨天在二手唱片店買到vinyl!!!碟是青綠色的好美麗。跳起yeah! 

大強漫畫店- Mr.Adult

我會想寫這一篇的原因有幾個
1. 因為我最近跟朋友聊天起看漫畫,想起以前每天都要看漫畫的日子。
2. 這是我成長重要的一環。
3. 聽到Mr Children 的 Kurumi
4. 思鄉。


在小學後期到整個中學期間,我住在北角。北角是一個舊區人所共知,就有一天我跟媽媽經過馬寶道的小販街,那個還是充滿綠色小鐵皮店的時期,好記得那天我在這個不起眼的漫畫店停下來,因為我看到"婚紗小天使"的漫畫。


當時我只是靠每個月買comicFans,還有在路邊攤買新出的CoCo 去知道這個世界的最新漫畫,在我腦中並未存在過租借漫畫這個概念。


那天我找到了整個北角最有趣的地方。我不太記得中間細節了,應該是立即向他們申請成為會員。


鐵皮小鋪沒有店名,我從來都不知道老闆和他老婆的姓氏。
後來收到一張很簡陋的會員卡,是一張咕嚕咕嚕魔法陣的閃卡,在仁傑和歌妮的旁邊,有一張我在小學四年班拍的証件照,很有心地把白邊剪走,試圖融入兩位主角的旁邊。翻到後面只有幾行字。「大強漫畫」,電話號碼25610202。 還有我的會員號碼0848。


0848是我的終生號碼。兩夫婦從來不知道我名字,我從來都是0848。他從來都叫大強。


當時我覺得自己像貝兒一樣,在小鎮內唯一一個樂土是圖書館,只是我的版本是漫畫店。


雖然店很細小,但藏書量出奇的高!沒辦法想像原來書櫃是活動式,推開,有另一層!由於每次只可以租五本漫畫,我高峰期可以一天來回見大強三至四次。(我住在附近而已)


後來大強還搬到去旁邊的馬寶商場。這個商場只有幾家店,很簡陋。但店變大了,藏書量再增加。而且還有租借vcd 的服務!大強真是與時並進。我小時候看這麼多電影除了要謝謝我爸,有線電影台,然後就要數到大強了。(對了當年其實是有kps 金獅,後來變了百視達,再後來結業了,傷心)


Skip to the end,時光飛快,網絡發達,開始沒有太多人租漫畫因爲大家可以在網上看到。沒有人租Vcd /DVD 因爲可以BT 下載。
我也要離開北角搬去大圍跟牛一起生活了。(是呀大圍有牛啊不是嗎)
我並沒有好好跟大強夫婦說再見,到今天還有點後悔,畢竟大強成就了我。沒有他們我沒有辦法看那麼多好漫畫好電影。


幾年後我偶然回去北角跟外婆飲茶。有偷瞄一下,但是漫畫店經不起時代巨輪,當然是結業了。


故事未完。
這是我為什麼會提到Mr Children 的Kurumi...


這首歌的MV 講述一位大叔生活潦倒,憶起以前和好友組樂團的事情,他下定決心說服大家再做一次
,然後用盡所有力氣在老人院演出了一場。他們樂團名稱是Mr Adult.


多年後我再次遇到大強,他就是活生生的Mr.Adult
好幾年前我又因為要去找外婆,經過馬寶道的綠色的鐵皮小鋪,很多都只有鐵皮沒有鋪。
但就在大強舊鋪位置,轉了不是租漫畫,但櫃內堆滿了CD,旁邊坐著一位穿皮外套的大叔在輕輕地彈Bass...


是大強!!!!!!


那一刻我不知情如何開口,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叫大強,而我只可以稱呼自己0848。


幾秒後大強抬頭看到我,就臉露笑容地說:好久不見了。


我也很不好意思地打了個招呼,問問近況。
原來大強都退休了,原來他有個兒子都快要三十了,原來他在跟朋友組了個樂團玩玩,原來這個鐵皮小鋪成了他的小天地。


他也記得我是0848。


那天我沒有跟他聊太久...始終我只是他其中一位長期顧客而已,淡淡然地點頭說個再見我就離開了。


其實並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想謝謝大強。沒有大強就沒有0848。


 

國民級大爛片 THE ROOM

THE ROOM 。國民級大爛片卻成為了經典cult。在imdb 只有3.6分在 Rotten 只有32分。
這部電影是由Tommy Wiseau 自編自導自演,飾演Mark 的 Greg Sestero都一起寫劇本。

傳說中那個沒有一件事做對的電影。

2003年這一部電影上映時,都己經是慘淡收場,因為實在是爛到沒有辦法看下去,由劇情,畫面,對白,演技,特技(沒錯為什麼會有特技),音樂...每一部份都是難受,成為了笑點。
也就是因為太爛,卻成了經典,到目前有電影院還會上映,而且還請來Tommy和Greg兩位 來Q&A!!! 還一起拋美式足球!!!(美式足球也是電影中一個好奇怪的梗)

Greg 後來寫了一本書叫The Disaster Artist,也就是關於拍the room時的事情。最近有電影版,由James Franco執導(他非常非常像),Tommy & Greg 都有參與演出一少部份。
The Disaster Artist | Official Teaser Trailer

那麼是怎樣子的爛。
人物主要就是有Johnny( Tommy演) , 他女友 Lisa (Juliette Danielle演), 他最好朋友 Mark ( Greg 演), 有個莫名奇妙自出自入的18歲年輕孤兒 Denny (Philip Haldiman演)....

故事全部發生在一間位於舊金山的一間房子內。基本上是 Mark 上了好友的女友 Lisa,Johnny就爆炸了。
一開始都還好,大概知道 Johnny 很愛Lisa 然後想來個床上戲,笑點由Danny boy 突然出現,他衝上床...
對白也很莫名:
Johnny: Denny, don't you have something else to do? 
Denny: I just like to watch you guys. 

我: 什麼啊???????????


劇情都只是過了10分鐘,明明訂了婚的Lisa就決定不再愛Johnny了。
後來Mark登場,是一個身材很健美的美男子角色(對比所有其他人,他是美啦)就立即色誘上了人。
還有 Lisa 的媽媽又會常常彈出,說完一句自己有Cancer快要死之後又沒有再提過,然後又不斷叫Lisa不要傷害Johnny。

對白是幼兒班程度,又簡單又重複。
出現率最高的是 "Oh Hi." 

出名對白例如有:
"I did not hit her, it's not true! It's bullshit! I did not hit her! I did not! Oh hai, Mark."
"You are lying! I never hit you! YOU ARE TEARING ME APART, LISA!" 


還有劇情中間有兩個完全不重要的人。他們就亂入了主角的家想做愛。
你們是誰啊?為什麼可以自出自入?然後Lisa一句說他們來做homework就了事??什麼啊?

覺得大家要直接欣賞片段。
The Room Funniest Scenes

然後還有一個心理學家朋友Peter,他出現了一次,然後又突然轉了另一個人演??? 可以這樣不理會觀眾的感受嗎。
還有超級長的床戲!!! 一點都不好看的床戲。一共有五段.....再配合好難聽的歌。
還有一些好明顯的後期性感配音。到底是為了什麼,可能是導演別有用心的精心拍攝,但我一路看一路想跳過。

THE ROOM 很爛,連當時人都知道,他也不介意 Make fun of it. 
當中他們下過的苦功還有努力,只有他們才知道了

可是最近因為James Franco的新電影,又帶起了一股看THE ROOM的熱,還有Tommy & Gerg又再度合作!新電影Best F[r]iend !!


嗯。


期待。

Sofar Sound

Sofar sound 這個起源於倫敦的團體,每天都會在不同地方舉辦一至兩場gigs。


玩法是誰能提供地方,誰能有空玩幾首,足夠人數有空參與,就自然會成事。


只需要在蘇花山網站登記選擇了日期和地區,如果收到回覆就表示可以參加,然後到當天才知道真正地址和演出單位。不論是地點到演出者,每次都帶給我驚喜!價錢由£5-10...(有時會收到promo code 就可以免費去啊跳起yeah)


三位創辦人是gigs 愛好者,但是他們實在受不了現場被各種原因打擾,例如場地太差,人們自私地舉起手機錄影整首歌,或者是其他瘋狂的衝撞... 所以有一天,他們在自己家開了一場mini gig,好友都來參與。辦了一次,兩次...久而久之,由2013年至今,sofar sound 已經有三百多個城市可以參與。


暫時我去過三次,有次是在一個較大的studio內,有兩次是在別人的家。沒錯,可以足夠容納30人的客廳,真過分!


演出單位通常一晚有三隊,由rock band (但通常會變成acoustic 版) 到Jazz 到 beatbox 到 rapper 到 個人solo...什麼類型都可以有。有時候還會遇到大大(例如美國有請過KaranO, 英國都有請過James Bay之類)


喂!這個世界有太多才華洋溢的人喇!不要再沈迷於單一種音樂喇好嗎?聽得多商場音樂會智商下降啊。


如果你有機會出國旅行,建議隨手登記一下,或許會發現你的愛團。


 (其實香港都有,但是舉辦單位比較少。希望日後有機會參與香港版)


https://www.sofarsounds.com/

Nick Drake

先載個頭盔,以我這麼少的音樂年資去寫Nick Drake(1948-1974)可能是很嫩,但是還是很想輕輕寫一下。
一個人離鄉別井,深夜對著四面牆,聽著 Pink Moon,寂寞,很寂寞。


喜歡Folk music 可能都會聽過Nick Drake,這位英年早逝,生前懷才不遇,但卻影響了很多人,包括我最最最喜歡的方便王Kings of Convenience。
(也影響了Elliot Smith / Beck / Iron & Wine/Red House Painters 等等等等)


他是一位英國人,家景不俗,甚至考上了劍橋文學院,但Nick為了音樂放下了學業,自學結他。
可是他的作品銷量不佳,推出了三隻碟但都是寂寂無名。在26歲的時侯因服用過量抗憂鬱藥物而死。


Pink Moon 是他第三張專輯,很Pure 很True,30分鐘,用了最真誠的心情去寫每一首歌。
曲目最長的是Things Behind the Sun,到底有什麼黑暗未知的東西躲在太陽的背後。 最短的只有純音樂的Horn,就當是中間的停頓沉腆。
還有那首Parasite,少少的寄生蟲在繁忙的城中爬行,小得沒人會注意。
歌詞簡單到只有四句,一樣好聽。


另外第二張專輯Bryter Layter 裡的 One of These Things First ,是說那種力不從心,想做各種事但是最後一事無成的無力感。
Northern Sky 可能是多人聽過的歌(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John Cale 參與) 。還有第一張專輯Five Leaves Left 裡的Riverman ,Nick 本人都覺得是他最完整的一個作品,他寫得像詩一樣美麗,常用星空山山水水花花草草等字眼。


每一首都好好聽。
但我還是喜歡Pink Moon,一支結他一個琴,加上最真實的Nick Drake。

Swiss Army Man (2016)

一部電影配上合適的音樂是必須的。


我偶然會打開喜歡的OST, 聽的時後會想起電影中的畫面片段,零零碎碎,在自己腦內剪接成獨有的music video。(很奇怪的習慣吧。)


不計算音樂主題電影,有幾部的OST 我是特別喜歡,還記得多年前聽到在Juno少女孕記的belle and sebastian 音樂,然後立即去HMV買碟的畫面。還有我舊愛Alex Turner 為電影Submarine 度身訂造的歌曲。(是喔...舊愛了)


去年我看了Swiss Army Man ,想推薦一下。由劇本,內容,剪接,音樂,傳達的訊息...是實驗作品,但很出眾


Paul Dano(Hank) 和 Daniel Radcliffe (Manny)主演。
Hank 流落荒島,生死邊緣徘徊然後找到一條死屍Manny。然後有趣奇怪事情發生,Manny 是死屍卻因爲遇上Hank 而開始思考,雖然失去了生前記憶但他與Hank 建立了友誼而且互相幫助。而Hank 也形容Manny 是他的萬用軍刀,用屁來生火,用身體來滑行爛地。


以上內容聽起來又cult又白痴,但是看到後面就不再想笑,還有點淡淡傷感。Hank 愛上一個女生卻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失去生存意志。而Manny 聽著 Hank 的形容也覺得自己愛上了那個女生而覺得想活下去。不劇透太多因爲我希望大家自己去看這電影。


說回OST,是由Andy Hull(美國唱作歌手)和 Robert McDowell (Manchester Orchestra結他手)合作。兩位導演Daniel Kwan 和Daniel Scheinert 收到 Demo歌曲 "A Better Way" 懶洋洋帶點哀傷的聲音和歌詞,雙Dan 一聽到就決定要用來作片尾曲。


這是他們第一次做soundtrack,跟過往不一樣是要配合畫面而創作,不是單純地用耳朵聽的音樂。


由一開始到電影大半部分都只有Hank 和Manny 兩位人物,配合在荒地用有限的資源生存一樣,音樂只有人聲和唱,沒有使用任何樂器。
到後來劇情進展到有其他人物,才開始聽到樂器的演奏。這種魔鬼在細節的心思,很值得欣賞。


也要讚賞一下Paul Dano 的唱功也真的不錯,而且他跟Daniel 只用了幾天就錄好了所有曲目,導演和監製都大讚。


雖然說這是實驗,但這份結晶品已經相當漂亮。期待日後會看到他們其他的新作品。


 

SPACE

關於太空,就一定會聯想到星球,火箭,太空人,外星人,黑洞蟲洞,第五空間...令人好奇的未知領域,也成了創作人喜愛的題材之一。
所以來介紹一下以下東西。


 


首先是 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這個樂團的名字奇怪,因為他們真的用以前的公共廣播來造音樂。
他們是來自London的另類電子組合,利用不同主題的公共廣播,配合上他們用心收集的影片/自製影片,加上不同類型的樂器(他們真的用好多樂器) 這個後現代的玩法,有夠特別。“Teach the lessons of the past through the music of the future”  這是他們的宗旨。


 


我是因為"The Race for Space"而開始聽他們,這個是關於當年美國跟蘇聯的太空競賽,一開始由JFK的演說開始,再有那個有點磁性的男人聲,在NASA總部用咪高峰向阿波羅11號的太空人連絡,很有畫面。又是超幸運在最後一秒鐘買到票,就見識到幾位強勁的節拍感!主腦有三位,都身懷絕技,加上總有一位VJ 陪伴控制影片,然後到某些歌需要弦樂就會跳出三位吹喇叭的大哥。如果有機會很想再看一次。


 


另一個最近常常會聽的是spAce
他們是70s 的法國電子組合!(對呀我聽音樂的口味又開始向後推了)"Magic Fly"  這首歌在推出之後曾經上過UK 流行榜top 5,但大家只知道他們是一隊穿太空衣的法國人。我懷疑法國人是天生喜歡做電子音樂,就像現在成為了神台級的吉祥物的Daft Punk  (btw....好想有生之年可以看到live) 或者是AIR這種浪漫電子 (btw 我都好想再看他們,上年在音樂節錯過了)


查看過spAce 的主腦是 Didier Marouani ,而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何許人,只知道這位伯伯還有間中tour,最近還誇張到跟太空站ISS合奏了Magic Fly....痴孖根
spAce 雖然有另外兩張專輯"Deliverance" 和"Just Blue" 但是都是這個 "Magic Fly"最吸引。我第一首聽的是"ballad for space lovers"! 不知為何那個旋律很有魔性!就會幻想了自己在某個空間遊走,或是在火星上看著一望無隙千篇一律的沙石,然後在尋找另一位迷失了的同路人。(是不是太嘔心, sor)

其實還有很多是因為太空相關而我又很喜歡的音樂,例如Spiritualized 的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are floating in space“,當然也有David Bowie的 "Space oddity" /"Starman"和 Lou Reed的 "satellite of love"...還有電影原聲例如2001內的古典音樂還有 Hans Zimmer 為 Interstellar 打造的震撼音樂!


 


我會叫自己做sci-fi 之鬼,任何與外太空有關的事情都會第一時間打開雷達吸收。

Hovvdy
有一天,一位美國德洲男生去看gig, 遇到了演出的鼓手, 很投緣,一拍即合開始寫歌,用iPhone 的voice memo 錄音。就是這樣,Hovvdy 誕生了。

Will Taylor 和 Charlie Martin 兩位都是鼓手, 雖然Charlie 是可以彈結他不過相比起還是善於打鼓,不過他也可以彈keyboard 所以是多種技能集一身。而Will 就可以寫歌。2014年合作了第一隻ep 就叫"EP", 而今年就出了另一隻叫"Taster"
後來也找來了朋友幫手,但靈魂還是兩位為主。

由於各自兩位都有夾band 經驗,所以一合作相當有火花。互相傳對方demo, 討論,交流。寫的都是日常內心感受。

Hovvdy 注重節拍,在他們的音樂中可以聽到鼓聲清晰有力。也是他們的賣點之一。

另一個賣點,是iPhone 的voice memo錄歌。
一切由單曲"problem" 開始,本來只是隨意記錄結果加起來反而有種天然的raw感覺。

「順勢就直接用iPhone 完成好了。」


Hovvdy 又是一點也不心急隨心靈感到就錄音。無壓力,just for fun


最近都被這類型的音樂吸引,終於知道原因了,就是物以類聚,之前有介紹過來自倫敦的Happyness, 他們是朋友啊!
Edgar Wright - Baby Driver
(我都不知道該把這一個介紹放到視覺格還是聽覺格。但始終是電影所以都是視覺格好了。)

很瘋狂很瘋狂,有機會見到我最喜歡的英國導演Edgar Wright,真是幸運到難以形容。
或許你沒有注意過他的名字,但其實可能你不小心已經看過他的 "Shaun of the Dead," 又或者是順手地看了 "Hot Fuzz" 或者 "The World's End" ,三部加起來稱為Cornetto trilogy。
如果比較喜歡奇怪冷門,就不可以錯過漫畫改篇的 "Scott Pilgrim vs The World"!
再地道一點,英國人都會有看過的電視劇集 "Spaced" ,只有兩季但是看到Cornetto trilogy的一些伏線了。(個人超喜歡Spaced)


下星期(28/6) 就是他的新作 Baby Driver的上映日。
這一部跟過往有點不同,始終這個英國人去了美國荷里活製作這個種飛車追逐電影,就是跳了級的畫風,但!還是很Edgar Wright,並不是F&F。
還有 Kevin Spacey + Jamie Foxx + Jon Hamm 這個陣容,真是太帥氣了。
有幸看了首映場,大概是我近期看最滿足視覺聽覺的一部電影,其實對他的電影我都不會失望。

Edgar的電影很注重節拍感,今次這部片的故事早在21年前他已經在寫。
有天他在聽The Jon Spencer Blues Explosion的 "Bellbottoms",就想到如果用這首歌做追車背景音樂會很不錯,然後再想深入一點,如果那位追逐戰的司機在聽這首歌的畫面會怎樣。21年後,這個想法就是 Baby Driver的第一幕。

去Rough Trade East 聽了他的一個Q&A event ( 選址真好)
他說自己就是那種不聽音樂就會當機的人,自小就開始聽很多舊歌,明明他是70s 卻跑去狂聽50s 60s
然後拍攝前也訪問了好多銀行劫匪+劫匪司機,甚至直接問他們會聽什麼歌, 他說在訪問過程中得到了好多好多的想法,也加入了一點在這部電影,那幫助建立了角色設定。
例如有一位是打劫了30幾間銀行,坐了五年監的人(他現在是位作家) 說:I got no time for music, coz demon in my head. (這設定用了左Jamie Foxx 的角色 Bat身上)
又例如有一位是開車準備去打劫時,聽到電台播Queens的歌(對不起我忘了那一首) 然後覺得有不詳預感,最後就沒有去打劫了。
劫匪也是人,也需要音樂。

音樂在這部電影很重要,主角Baby 每做一件事都要有bgm,他的 iPod按心情轉換,所以選曲都是別有用心的。
有上面提到的 "Bellbottoms" ,還有 The Beach Boy, The Damned, Commodores....很多很多
Edgar說拍攝時都是按曲目去分scene,就幻想是分了28個 MV。但困難是要演員去按節奏拍攝,因為這又不是一部 Musical (Edgar : I'm not doing Mama mia ) 甚至要因為曲目不夠長結果要用一些巧妙方法去補救(覺得那方法很聰明,但是不可以在這邊說怕會劇透了)

總之。如果香港會上映,去看吧!

(圖片是我與Edgar合照,嘻!開心!很開心)
Foxygen
過去總是美好的,Foxygen 是這樣認為。
對他們來說70s - mid 80s 是有所有好音樂好電影好書好藝術的時期,雖然Jonathan Rado 和 Sam France 很年輕但是感覺他們不應該活在這年代。
他們愛boogie,也就是rock and roll +1970's disco ,所以Foxygen的音樂大都是輕快,聽著會有點想跳舞,不好意思動起來都要輕微搖頭踏腳。

來自加洲的兩位早在中學時期就認識,一拍即合,本來由交流音樂變成創作音樂,就在2005年,Foxygen誕生了。

發現他們實在有超級多實驗品,有時會有David Bowie / Lou Reed 的感覺,但又突然跳到去The Kinks 之類的節拍,拼拼奏奏地合成了他們的風格。他們自稱自己recycle 用舊材料新造。用一點30s的感覺,但用70s的玩法。

我第一次聽到的歌是"San Francisco" 和"Shuggie",是 "We Are the 21st Century Ambassadors of Peace & Magic" (2013) 的主打歌之一。
直白歌詞配上輕快琴聲,聽的時侯很有畫面。後來知道那句 "I left my heart in San Francisco" 是別有用心地借用一首Tony Bennett的 Jazz 曲名。

之後開始聽 "...And a Star Power" (2014)
一共有24首歌,起承轉合,靈感大爆發,感覺上是由70s走到90s。他們都說過中間有超多想法有時真的不知從何開始。但最後一首歌是“Hang“,也是他們最近新出的專輯同名。

之前他們都是用Analog Tape Recording 但 "Hang" 跟他們過往的有點不一樣,是orchestral pieces,也跟不同的團隊合作。
他們一直都想試orchestral,而且"Hang" 裡的歌早比 "...And a Star Power" 甚至"We Are " 更早寫好,只是一直沒有把他們拼好。

不過有點可惜是覺得live版本沒有太好聽,反而有點失準,大概是想走Iggy pop 風格但是照顧了台風卻顧不了唱功。

唉!但還是有點聽上癮了怎麼辦。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