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
【Dear Friend, 讓我們重新認識】就透過這五份禮物,上一堂七彩斑斕的社會課。看見黑色裡面,那顏色的總和。
詳細資料
【Dear 香港政府負責藝術發展的部門】
送他們本地音樂節wow and flutter WEEKEND,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在《十八種香港》時,我都有和負責團體中的主要人物合作。)我希望能讓政府知道香港有無數音樂人、有創意的人、有心人正在做一些有質素的事情。我在音樂節的第二天去看了,覺得很厲害,因為大家常常覺得香港沒有樂壇、沒有音樂人、沒有本地樂隊的生存空間,但你可以見到那兩天有很多人到場。當然可以更加多啦,不過要靠大家培育這個市場。

雖然我對香港政府期望不大,仍希望它可以給予本地樂壇更多發展空間。早陣子大家可能也有看到新聞關於很多本地音樂空間被嚴重打壓,例如indie界的演出場地Hidden Agenda,它已經搬遷過無數次,的確在工廠大廈做live house是不合法,但為何不合法呢?因為條例非常過時,而政府也沒有給予他們另外的選擇,譬如在其他地方進行同一件事。不單是Hidden Agenda,我從很多「夾band」的人得知不少band房被掃場,因為場地位於工廠區,並不容許這樣做。其實關於工廠區的條例都在很遠古時訂立,可能追溯到七、八十年代,當年還有很多工廠在香港,但現時大部份已經徹走,沒有了這個工業,條例卻維持在那個時候,是否需要更新一下呢?給在港做藝術的年青人更多空間呢?(不只是音樂人,而是各種創作人,大家都只能在工廠區生存,甚至我的studio也是在工廠區。)如果不在工廠區「夾band」又可以怎樣?走上街頭?在住宅裡?是應該給我們的創作人更多可能性。

圖片來源:http://mponline.hk/wp-content/uploads/2016/06/13458561_586295388197673_5942681819408235300_o.jpg

_and_flutter_WEEKEND
【Dear 大家】
送你們「黑色」,不是詛咒,黑色不是大家想的那樣負面,亦都是我今次演唱會一個重要元素。黑色,大家通常會聯常到負面、黑暗、Dark,但其實黑色本身是中性的,你看到的畫面全是個人賦予的意思。在物理和光學角度來說,黑色包含了各種顏色。如果你能看見全部就Good啦。

【Dear香港年青人】
送給年青人畢明的著作《對得起自己和時代》。這本書我也有寫一篇序,因為畢明是我這兩年結識的好朋友,我們的理念相近,對社會的想法經常很似,所以促成這次合作—替她出版了這本書。她真的寫得很好,大家只須花少許錢就能買來很多真心,Yeah。

/ 《對得起自己和時代》編輯:希望你們能追隨自己的夢想。書中有一篇〈襯可以廢〉講述社會上大家都追隨「正常」的事物,像賣樓,但其實你可以選擇自己的路,做自己愛做的事、擁抱夢想。還有〈襯可以做〉和〈襯可以變〉是畢明在蘋果日報專欄寫關於雨傘運動的文章,希望能喚起大家對那段時刻的回憶。 /

【Dear香港人】
我想送自己焗的麵包、家中露台上的一盆菜心和一些未知有否收成的蕃薯給大家,還有我的新書《接近獨行》。雖然好像風馬牛不相及,其實是相關的。這本書記錄了我在今年三月獨自去的一個旅程,準確來說是一趟「出走」,遊到北歐的四個國家和印度,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完成。
我希望送這個旅程和這些生活化的東西給香港人,很忙碌的香港人。雖然近年港人開始不只顧著工作,想去找尋生活、生活上的喘息的空間,情況進步中,但仍希望大家加把勁。生活不應只有工作,可以有近多接近自己、「接近獨行」的方式。如果你能付出時間去一個一人之旅,當然是最好;但如果不行的話,在日常生活焗麵包也好,或每個早上花時間去沖一杯咖啡(不是即溶咖啡),或做手工藝、製一張椅子,形式不限,反正是用一個時間去做一件事,和自己獨處吧!

【Dear對香港樂壇或市場失去信心的朋友】
送你「何韻詩2016演唱會」的門票。今次的演唱會除了是一個演唱會外,我視之為一項社會實驗,嘗試打破既有舉辦紅館演唱會的方式或規矩,第一步就是「集體獨家贊助」。早前開放了平常由數個單位壟斷的贊助名額,讓廣大的香港市民也好,或是一些中小企去參與,結果超出了我的預算和想像,有接近三百個單位一齊集體獨家贊助。這不單純是他們用行動去支持我本人,而是關於他們支持香港的可能性,也揭示了這個地方的人情味、發掘出眾多好人,而我這個信念都得以被證實。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