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李張@HK Street Music
我好鍾意聽街頭音樂,最鍾意喺灣仔香港藝術中心出面聽,一聽都聽咗七年。有街頭音樂嘅地方就有我,因為陳李張活喺你我之中。唔理你姓甚名誰,只要你同我一樣熱愛音樂,就係一個別樹一格,獨具品味嘅人。
詳細資料
【陳李張聽字: Just to be a kid again─8 bit 回憶】
來到2016年,80、90後已經不再是小朋友,但兒時回憶仍不時於腦內浮現。
如果說起與音樂有關的兒時回憶,腦內響起的定是那一首又一首的遊戲機背景音樂。

科技所限,音色沒有變化,都是一貫的8 bit電子音,那時候日聽夜聽的「小精靈戰鬥」音樂,到現在仍然能哼出來。

Merry Lamb Lamb對於8 bit音樂彷彿有種情意結,把曾是回憶的東西融入到自己音樂裡,也許想的正是歌詞所唱的:
「just to be a kid again
i'd rather sleep instead
每天想過幾篇
也是白費心機
everyday i feel so amazed
i am so wide awake
彷彿長大過後亦會感到好奇
亦會感到好奇
離開這個地方想試著去釋放
總是帶著猶豫的感覺沒意思
遇過的小趣事若果想去試驗
虛構過的美夢讓記憶重現」

陳李張喜歡不同類型的音樂,而有一種音樂,在陳李張親自認識後,實在念念不忘。它就是實驗音樂。

實驗音樂,觀眾也許會自然地期待新作品,或是完全freestyle的即興演出。然而,第一個表演並非大家想像中的「全新」作品,反而是把現有文學作品與已完整譜曲的音樂重新組合的演出。

作曲家陳仰平帶來以五部低音大提琴演奏的作品《Scratch of Light》,與也斯的詩作《雲遊》結合,讓兩個完成的作品通過演出來對話,融合成為一個新作--陳稱之爲tone-poem。

也斯的《雲遊》是關於長途飛機旅程的一首詩,描寫了身處高空上的自由,卻同時被困在機艙裏的矛盾:「並不如想像的自由/你好像越過了空間又越過了時間/到頭來你還是局促在座位上」。在播放音樂和敍述者麥淑賢教授事先錄音的朗讀片段外,麥更於現場即興讀出詩的不同選段,作為她對音樂的即時回應。在看似已成定局的文本的局限下,此演出卻在當中發揮即興的空間,讓兩個不同媒介的文本碰撞、交融,詩句朗讀的音樂性與大提琴的弦聲帶出想像空間,亦帶來現場演出獨有的溫度;一如《雲遊》中自由和限制並存的予盾反思,令人聯想翩浮。

也許《雲遊》第一句已經道破了:「即使白雪美麗你也不能住在裏面」。創新原來並非來自無邊無際的萬里高空;絕對的自由亦從未存在。在第一眼看似是局限和約束的條件下,可能性和突破的空間卻隱藏其中。

# ScratchOfLight
【陳李張記事:音樂 x 草地:聽得見的綠】
陳李張很挑剔,聽街頭音樂也選場地。旺角嗎?只是在唱K吧。在尖沙咀?樂隊與樂隊中間相距太近了;在灣仔的香港藝術中心正門,風涼水冷,但有時車聲很大,不過車聲與音樂結合,很有音樂與街頭交雜的感覺。

在哪裡聽也好,陳李張最喜歡的就是有一片草地。坐在軟綿的草地上,眼前一片綠,耳邊傳來微風輕拂小草發出聲音,亦傳來淡淡的自然清香。突然,樂聲奏起,伴隨著結他的,是一首又首清新樂曲。在陽光下,你知道這就是你想要的週末。

你有喜歡的草地嗎?

【陳李張記事:音樂 x 即影即有】
出街欣賞街頭音樂會,除了聽之外,少不免眼看手也動,很想「動手」把眼前美好的一刻用快門留下。拍片可能有點煩,影相方法不錯,回到家可以考考自己到底相中主唱在唱什麼歌。
陳李張看音樂會也喜歡拍拍照,拿起手機手起刀落就十數張。由當年的鬆郁矇照片拍到現在可以媲美單鏡反光,守舊如陳李張又會開始「不解風情」,覺得始終當年的照片雖然臉孔模糊,卻有一種矇矓美,此後一直在追尋那種黃黃舊舊的留影方法。
三月中赤柱的一場音樂會,樂隊小紅帽非常給力,不過陳李張亦不甘示弱,眾裡尋他千百度,終於找到最有味道的留影方法。拿出即影即有相機,隨性的對著表演中的樂隊,咔察一聲,相紙緩緩走出。

用實體紀錄音樂,用相紙上的微粒刮痕紀念當天那段美妙旋律。陳李張,找到了紀錄音樂畫面的最好方法。

【陳李張溫馨推介:好玩又好聽的音樂】
音樂,旋律和節奏。陳李張看過很多街頭音樂表演,近期有一個小觀察,就是同一個街頭音樂人,不能在短時間內看太多遍,不然他的歌會重複(不過重複也好好聽)。唯獨有一個,就算兩個月見他一次,也會帶來截然不同的音樂,他是黑鬼。
黑鬼永遠表演前後都是大包小包的,因為他要帶來一堆音樂素材。做實驗音樂的他帶來的素材你永遠想不到。二月在綠匯學苑的街頭音樂系列音樂會,黑鬼拿出道具時,陳李張忍不住「吓」了一聲,是一個洗面盤。心裡暗自盤算黑鬼打算做什麼之際,原來今次黑鬼想與大家一起探索水聲成為樂器的可能性,看得現場觀眾目定口呆。若隱若現又充滿了節奏感的樂聲在現場飄揚。
願意走出舒適帶的音樂人總是令人充滿期待,期待究竟之後會創造出什麼新的好聲音。

【陳李張Moment:令人「醉了」的一刻】
不要誤會,在此我們不談酒精(縱然這是大部份欣賞街頭音樂的必需品...)
說起「去」音樂會,不同人都有不同演繹,有人說去「睇」SHOW,有人說去「聽」Concert,可能去的是同一場表演,用的卻是不同感官。

例如注重肢體語言和畫面安排較精緻的K-POP可能就是「睇」,到Livehouse欣賞Singer-Songwriter自彈自唱就應該是「聽」的元素較多。

但二月時,在大埔綠匯學苑的音樂會,就是眼耳兼備。

在綠悠悠的草地上豎立起古色古香的老房,在房前的舞台上就有包珺櫻與她的友人緩緩奏樂。不,其實不緩緩。包珺櫻用上古箏,卻選擇演奏一首MUSE的歌曲,與西方樂曲碰撞,有力的雙手配合指法上下擺動,賦予音符力量。微風輕吹,頭髮輕拂樂手們一臉認真的面孔。

這一刻,這畫面,是令人醉了的感覺,你感受到嗎?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