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攝影節2016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Photo Festival 2016
今屆攝影節的重點展覽《千戶》、《聽日你想點?》以及《世界新聞攝影 2016》,參與的藝術家跨越媒介及藝術類型,涉獵議題琳瑯滿目,歡迎大家前來探索。www.hkipf.org.hk
詳細資料
【淺田政志 . 《淺田家》】
我的攝影作品是「留念照片」。
一般的留念照片是拍來記錄人生重要的階段。例如參觀名勝古蹟,又或是良朋相聚。這就是一般所謂的留念照片,我認為這是個良好的習慣。但淺田家的留念照片系列,與一般的有點不同。
我們淺田家會一起放假,租一個場景來拍攝,我們會選擇要穿的服裝,決定要甚麼場合拍照。我的留念照片是拍來為家人製造另一個值得留念的日子。
照片給我們記下重要日子的機會,亦讓我們與人相連。透過一家人的通力合作而拍成的照片,讓我們的重要回憶得以歷久常新。

【何藩 (1931 – 2016) . 《街道為家》】
我很佩服五六十年代香港人的打不死精神,這讓我想起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的名言:「一個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以被打敗!」這尤其在草根階層的普羅大眾身上可以體會到,他們為家庭拚命,勇敢地、懷著打不死的精神在逆境與貧窮之下掙扎、磨練及承受一切!我在之後的時代找到回響:七十、甚至八十年代的香港,但之後再沒有了。我相信人文價值—— 慈愛、尊重與對人的同情心。

每個我拍下的地方都有特別意義,它們的情感與氣氛給我特別的感受,就像場景的調度和背景能強化圖畫的敘事力量一樣。一切的活動以不同的方式吸引著我,我們只要按下快門便能捕捉到事情的高潮所在。正因如此,攝影大師卡地亞.布列松的「決定性瞬間」理論才會在世界各地受到高度評價。但歸根究底,最重要的一點還是尊重我們拍攝的對象,對他們有同情心,感受他們所感受到的,再透過藝術呈現出我們的情感,否則我們不能感動人心。

【朱德華 . 《朱氏家族肖像》】
我相信我們每個人性格的長成是基於與家人的關係。
從兒時與長輩、父母、兄弟姊妹相處的關係,長大後又與新加入的家庭成員互相影響,塑造了我們現今的性格。所以我感覺到每個家庭成員的影子烙印在我的背後,透視內裏的我......

【常霖法師 . 《攝影 • 家》】
出了世俗的家,才更了解「家」的真正意義:每個人自己就是一個家,身心協調,一個人,也是一個完整的家;身心不協調,跟他人組成的家,也難以完整和諧。

攝影的重點,在於看不見的部份,是內心感覺的投射;肯用心感受,會發現世界每個角落,都有不同組合的家,而不只限於人類。

任何地方都有值得欣賞的美,包括在廢墟或殘舊落後的地方;就算空間有限,創意仍可無限,在困境中也可以看到機會,無處不是攝影題材。

這次展覽的作品印在鐵片上,會呈現不斷生鏽而最終毀壞的現象,帶出萬事萬物都會「成、住、壞、空」的道理,不容我們執著。

_家 _住_壞_空
【劉天麟】
第一部份:回歸

還未好好感受年青就老了。
數位香港人的故事,在打拼大半生後,這地方成為了他們的「家」。
在院舍裡回想起過去的事情、妻兒、從前的⼯作和一些懷念的地方,卻因健康問題無法再親身外出懷緬。他們最希望的就是能與家人拍一張有意思的合照。此系列將現實場景化作拍攝佈景,讓他們保存最珍貴的回憶,細味過去,珍而重之。

第二部份:淡

相聚的緣份
相連的血脈
時代的背景
此刻的記憶
讓眼睛模糊的是時間之門
讓照片聚焦的是往日回憶

【陳的 . 《迴光》】
太陽剛落到地平線下時,反射在天空中短時發亮,更返照著內心的遺憾。
人生的里程當接近隧道末端,剩餘的影像悄然以另一種形式在空間中走過,將心裡的遺憾濃縮至極點,虛擬與現實的界線模糊了。

當脈搏靜靜地慢下來,殘留的片段跟隨血液從心臟流進大腦,一幕幕像遺忘了但又卻深刻的畫面,迴光返照在白色的天花。失焦的眼睛顯影出父親輪廓及家人背影,彷彿回到兒時的明媚風光,儘管這僅僅是曇花一現般的短暫時刻。可是油將盡時卻只留下一片白。

#
【陳泳因】
28.6 (60.2).
閉着氣 似是回憶着的活着
可以很久很久
可以很久很久
可以很久很久
沒有不可以的時候

也(忘)了限期

到 回憶了
喘不過氣來

_6 _2
【蘇慧怡.《曲緒流觴》】
近年,甚有活著難咽之感。

面對一層層的壓抑變形──自我、倫理、認知、權力、社會秩序,外往內壓又內匯成體。這曲面迷陣令我消沉迷惘,自身的壓抑滲入創作。
作品的英文名稱《DISTORTIONS》是較早訂立的,後來作品漸以成形,創作心態亦有些改變,「扭曲」這翻譯已不盡傳神,故借用了中國古時的「曲水流觴」為題。流觴是木製酒杯,浮於宛曲流水,於文人雅聚,作飲酒交流,以化解不祥。也許這一道以柔制剛,美善交流,正是我當下所需要的。
此作品分為兩部份,《望我》及《我望》。

──我望
【朱穎文.《天、下、太、平》】
兒時在鄉郊成長,遊戲總是順應環境而生,隨意在沙地上畫上「田」字格寫上「天、下、太、平」便作遊戲;雖沒有物質生活,卻摻有一絲絲純真的快樂。
在玩樂以外令我最為牽掛的莫過於四時之景。而當中最令人留戀的就是鄉民因應自然環境約定俗成的生活方式,看似簡單,但順應天時,實質夾雜著不少民間智慧。
蒼海桑田,重游舊地已今非昔比。我只能借助光繪這方式,踏在這塊曾經熟悉的土地上重塑當天的美好光影。
—荷花
【盧婉雯.《收集・其後》】
這是一組混合媒介的藝術作品,探索特殊教育同學收藏物品的種類和背後的故事,從而用不同角度,去了解支持著他們成長的社會網絡,如何幫助他們度過生活的問題,以及讓我們更了解特殊教育的狀況。
_Savio收藏品_I
【姚妙麗.《靜聽家人的樣子》】
也許我們都不曾問過家人的樣子是怎樣的。但若我們嘗試描述家人的樣貌時,卻會發現一點也不容易,家人的樣子從來都是我們腦海中一種印象嗎?
很多時候,我們都沒有觀看事物的耐性,我們習慣迅速閱讀眼前的事物,把其印象記在腦海裡,卻無法說出細節。觀看其實是一個讓我們把事物看得更仔細的訓練,它讓我們把精神停留在一刻,安靜地細閱眼前的畫面,專注於觀看活動的本身,經驗單從觀看而來的愉悅感。而描述,正正是把影像重新整理再轉化的過程。因此擔當描述者的角色,除了是學習專注觀察的訓練,也是讓我們重新認識眼前事物的方法。
參與這次項目的各組家人都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各人被邀請擔當描述者,把自己家人當作描述的對象,並嘗試互相細心觀看及細緻描述對方的樣子。家人總和我們在某個時空有共同生活的經驗,這種既親密又無法正面凝視對方的距離感,透過描述活動更顯微妙。
_陳上城
【蘇秀儀.《萬千信息》】
無論是郊外發展、還是市區重建,香港居民時刻面對著不斷變遷的環境。我們只能懷緬過去?還是可以展望將來?我們得到的,是否比失去的多?過去二十多年,我經常穿梭港九街道和新界村鎮,利用攝影捕捉身邊正在過渡的景觀。作為時代的見証,這些影像或許能夠幫助下一代尋找他們各自的答案。
是次裝置,除了上述的作品外,還包含了近期在中上環一帶,首次在晚間拍攝的照片。每張照片的旁邊不是標題,而是一個掃描後可以轉至網上討論版面的 QR 碼。我誠邀觀眾利用這個途徑,為個別作品提供一個合適的標題,分享個人見解,甚至跟其他參觀者討論與影像相關的議題。我們慣常觀賞藝術展覽的經驗,正好結合了這一代人都十分熱忱的「在線社交」生活模式。
這個展覽的目標是把攝影藝術、無線科技、社交媒體,以及用家參與等各種元素連接在一起。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