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美
媒體人/文字工作者
由舊媒走到新媒,夢想賣字維生。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哈美
冷霧裡的歌聲 - Kent

那是Facebook尚未流行而YouTube還未成為我們Daily Life一部份的年代,我每一天還會傻愣愣地寫著Xanga,哪怕只是一些中二病的呻吟和片字隻語。


 


後來開始有不同的Group,加了一個音樂的群組,偶爾會點入去窺探一些不認識的人的生活。


 


其實我還挺懷念那個時候的網絡年代,資訊還未到完全把人炸個稀巴爛的地步,作為用戶有更多的選擇權去接收資訊。


 


一次遊走認識了一位攝影師,不是因為他寫的文章多有趣,而是他主頁所放的背景音樂讓我駐足。


 


因著他的音樂品味而我們在MSN上聊了三年的天,那時只是十多歲的我就著他的推薦聽了不少好歌,其中Kent是一隊對我少年時期影響至深的樂隊之一。


 


來自瑞典的他們自1990年成軍,總共發行了十二張Ablum,其中兩張為英文大碟,但影響力不如預期理想,進軍國際舞台的計劃因而擱置,於是他們繼續以瑞典語為主打於歐洲發展。


 


他們早期的音樂總讓我想起Coldplay,但對我來說他們比後者更帶著神秘感,或許是因為語言的障礙,反而讓我更加純粹地享受他們溫柔的歌聲,而瑞典語的本質讓他們的歌聲裡總帶著一種剪不斷的繾綣在暗潮裡流動。


 


在2016年他們宣告結束26年的樂隊生涯並於同年12月開了他們的最後一場演唱會,到他們解散之前還是未能看到一場他們的現場演出,想來有點可惜,所以有Show襯早看真的不無道理。


 


每次重溫他們的音樂都會好奇那個跟我失去聯絡的網友,說起來那個年代的網友感情也很單純,真的可以跟一個互不相識的人推心置腹,每天都有聊不完的天但背後不帶任何目的。


 


不知道他現在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