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三井
生活如無要事,請打九〇三井。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九〇三井
【家爺仔乸的藝術:是枝裕和入門特集】

他說過:「家庭雖然瑣碎無比,但就是無價之寶。」

雖然多次明言自己不是特意專拍家庭電影,也偏偏,他最深入民心的《橫山家之味》、《誰知赤子心》、《比海還深》等,又真是家庭片。

是枝裕和是日本當代的劇情片名導演,有人甚至推舉他是當今最具代表性的中生代導演,亦普遍將他與《晚春》等庶民日常大導小津安二郎相題並論,甚至稱他為「小津的繼承者」。是枝裕和的作品母題經常圍繞生死、家庭、交流、原諒,亦有人指出,他的電影中常有「父親缺席」的母題。有趣的是,他的戲中往往都會有一個叫「良多」的長子角色,幾次都由阿部寬演出,也常常引來影迷猜想。

回溯是枝裕和的父家,出身日本鹿兒島奄美大島,父親則在台灣高雄出生,而他的成長也仿佛沒有大書特筆之處。他的電影裡也時常流露對父子關係的微妙情結,對家庭片的專注,也使他不知不覺間成為大師。但在近年的訪問裡,他說沒留意自己一直在拍家庭片,只是幾年間父母相繼過世,自己又成為人父,在身份轉換的過程裡對電影有新的理解。

說回「良多」,是枝有一次在twitter中,就親自回答,原來名字是來自高中時的後輩名字,他很喜歡這組字和讀音,就索性用在幾部戲的主角名字中。而在不同作品中的幾代良多,又恰好代表了男人不同的人生階段。

是枝裕和的電影,總是「慢」、「平常」、「不像電影」?

他承認自己承襲了電視式的影象語言,一般觀眾觀映時,會發覺略少「電影味」。沒有精闢緊湊的強大戲劇能量,說是《真情》式的家常劇melodrama又不像,是枝裕和的電影手法,可說是別樹一格,「一睇就認到」。他執上手的議題往往有時頗juicy,例如遺棄兒童、東京沙林毒氣事件,家人的死別……但處理往往極度平實,眼光非常冷靜,只是由很微細的人際互動慢慢帶出情感與張力。

早年時的是枝裕和拍紀錄片出身,形成了後來他樸實冷靜的電影風格,亦為他捕捉生活質感的特長打下基礎,乍看之下很慢、很平淡,但當代入細味,就會發覺充滿力量。

當年他憑《幻之光》出道,改編自宮本輝小說,描寫女主角希望真正了解丈夫突然自殺的原因與經歷的旅程。作品一出大受好評,是枝裕和亦隨即引來電影界注目,在威尼斯、芝加哥電影節都大獲好評,戲中的美學,有人形容看見候孝賢的影子,而電影末後,由家庭的互動與釋懷亦十分優美,成為大師之路的完美序章。

而是枝裕和最新作品,論述居住都市邊緣,一家老幼都以偷竊維生的柴田家,發現一個被遺棄的女童,進而動搖他們日常的《小偷家族》,獲得康城影展金棕櫚獎殊榮,無疑是他大師之途的新一頁,本作似乎非常值得期待。而在這之間的其他經典,就容後再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