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三井
生活如無要事,請打九〇三井。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九〇三井
【好狠影評《棟篤特工》:賀歲片可以冇腦,但唔好基本功都冇】

喺廣大Fans話我唔識黃子華之前,我想利申,《棟篤神探》係我心目中港產神劇top3,仲買咗box set DVD;《冇炭用》、《娛樂圈血淚史》我睇咗不下五六次。

咁我都醜話說在前頭,《棟篤特工》我真心由頭到尾冇笑過,而佢嘅製作水平,與其話係特務片,不如話係災難片。

只不過,我唔會話佢失敗,至少,截至呢刻,佢收二千五百萬,至少,我旁邊大部份觀眾都笑得開懷。我明白賀歲片係擺低個腦嘅時候,但我覺得,個標準應該放到……至少佢係一套電影。

諗起大學讀電影時,我哋會探討「咩係電影」,「電影」嘅英文,Theatre係代表咗佢嘅場域性,movie代表咗佢作為「活動映像」嘅本質,film係佢載體「菲林」嘅物質性……

咁我想問,係咪有d人喺鏡頭前行來行去講吓嘢,玩吓「動新聞」級特技轉吓景,拍夠90分鐘就係電影?講緊佢嘅對白可以前一句同後一句係夾硬接埋,講緊起承轉合鬆散亂糟到不成一個故事,鏡頭剪接水準不如大台電視劇……亞里士多德話:吾愛吾師,但更愛真理;吾愛子華,但我更愛電影。

撫心自問,有邊句金句,係你散場之後依然會記得,好似「魚蛋論」咁嚼之有味;好似「若要人不知」咁,簡單直接到肉,喺生活入面可以自然咁Quote得出?

令我咋舌的是,事前吹風不斷強調「子華大爆金句」,結果,講句嘢押咗韻,完全唔需要意思,甚至完全唔人話,咁就叫做金句咗。都順帶一提,我個標題係押咗韻,係咪好金句先?

搞笑係毒男處男掛在口邊,咸濕「笑位」如「鮑魚」,笑人「處男」,將「羅渣摩亞」玩成「Roger『摸呀』」,仲有中三Chemistry時已經玩到爛的「Hydrogen=High到震」……戲中超過六成嘅笑點,我一廂情願以為,中三之後唔應該再掛喺咀邊。

戲中的過期潮語、對「宅男」「易服」的粗淺嘲笑,我愈睇愈尷尬。「失意體前屈」orz呢個出土文物於鏡頭出現時,不禁回憶,對上一次聽呢個「潮語」,好似係連梁振英都未上台嘅年代。

呢種中年前扮後生,消費潮語自以為潮,令我想起中文會考的「潛水怕屈機,見鬼勿o嘴」,考評局同樣自以為好有幽默感,但至少都仲有俾橋,至少仲有一句sound bite。

同樣事前吹風,事後影評個個都「政治隱喻」前「政治隱喻」後,吹奏呢套戲嘅「深度」,結果,只係講緊「特工唔效忠任何一國」,只效忠「世界和平」;只係兩個胡鬧角色咁啱係財政司同保安局長。如果咁都算係政治隱喻,可以相題並論,大概係《男極探射燈》,愛港之聲話拍但影都唔見嘅《血傘》。至少,人哋識得拎真正嘅政治人物單單打打,最低限度,佢有立場有情緒,唔係有個角色係官就叫「政治」。

我明白賀歲片可能大家都係期望一堆明星面孔熱熱鬧鬧,大雜膾講句「恭喜發財」,但係咪一大堆明星客串,加埋Dickson達哥加持,even演技可以差到中學劇社都不如?

戲中無數企圖「致敬」港產片西片007的「彩蛋」,粗製濫造同惡俗。我唔想下下要撻星爺出來,但當2018年的水平,連《國產凌凌漆》嘅車尾燈都沾唔上邊,我見到係李思捷式的胡鬧,三流綜藝式的「笑位」,當大家都玩007珠玉在前時,唔要求有咩創新推進,至少唔好倒退如七日鮮好不好?

胡鬧唔係亂來,周星馳的無厘頭,每句對白都咀嚼仔細,每個場景的喜劇技巧,例如錯置、挪用都有精心設計。而《棟篤特工》,就倒退返去見到阿旦做官,男人老狗著芭蕾舞裙扮女人,黃子華扮毒男,拎人獸交出來笑吓,就叫做笑位。

大抵好多人會講,「賀歲片『係咁架啦』!『好出奇呀』?」我明白過年係要放低個腦,但做人係要有底線。黃子華在《愈大鑊愈快樂》中提過的這兩個「宇宙最高定律」,一直提醒我,原則嘅嘢,唔可以麻木。

我懷念《精裝追女仔》,甚至懷念《賭城風雲3》,王晶黃百鳴再胡鬧低俗,至少,它們還成一部電影。

但,可以用如此水準取得二千五百萬票房,如此一套《棟篤特工》,唔通我話佢唔成功?只可話,係子華神的神蹟,原諒我這個渺小的世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ill@903井:有《Stranger Thing》就失蹤,期待《忘形水》,今晚有啲想食蟹肉沙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