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三井
生活如無要事,請打九〇三井。
詳細資料
【那些藝術界的「失敗者們」.畫家篇】

“We all die. The goal isn’t to live forever,the goal is to create something that will.”
-小說家Chuck Palahniuk

生不逢時,也許是上天對一個藝術家最大的考驗。

近期電影《情謎梵高》掀起一陣觀影浪潮,觀眾無一不被熒幕中無數斑斕五彩的油畫深深吸引,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如今身家可能斷億計的「大畫家」梵高一生清貧,僅靠他弟弟的無條件接濟才能不餓死街頭。在生時只能賣出一幅畫,徹底是一個廢人、陀衰家、LOSER。

當時的法國主流藝術圈普遍高舉「現實主義」,對偏鋒的「印象派」反感,並不接受梵高這種「離經叛道」的畫作,導致一代畫家的黯然殞落,死後世人才逐漸見其價值。如斯悲劇在藝術史上卻並不罕見-大畫家莫內、高更的才華也是「死後」才被認可。這帶出了幾個問題:舊時代如何接受新思潮?一個開放多元,如馬克思所指讓每個人「自我實現」的國度的真的存在嗎?還是藝術家不被理解的悲劇將在未來持續上演?

戲劇大師林立三曾說過:「藝術家看的是幾十年以後的事」。好壞,有時僅是功名的定奪。藝術真正的價值,從來不在皮相,而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以下是4位來自藝術界的「死後成名」天才:

Johannes Vermeer(1632-1675)(維梅爾)

生平:這位畫家的名字可能不太讓人熟悉,但你一定從教科書上看過他的《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維梅爾生於荷蘭台夫特,以賣畫、創作及經營旅館為生。這位畫家的仕途不至於太差:曾加入當地畫家公會,並兩度擔任主席,在畫壇享有一定聲譽,但他的畫作卻總是賣不出。原因有二:首先,維梅爾的產量太少。在當時還將畫作視作「商品」的荷蘭社會,維梅爾短則半年,長則兩、三年才完成的一幅畫作,遠遠跟不上時代的交易速度,難以維生。其次,維梅爾的技術高超卻不被世人接納。他於多幅肖像畫中運用了點畫法,配合黑箱技術,善於處理光影及色彩。讓畫中人像猶如照片一樣栩栩如生,然而也沒有怎麼成名,更有評論家認為這不是藝術。維梅爾的晚景為淒涼,不但旅館經營困難、賣不出自己的畫、連別人的畫也賣不出,最後鬱鬱而終。其妻子指他是由於「龐大家庭的重負,沒有謀生手段,使他陷入萎靡和沮喪,進而譫妄,好端端的人一、兩天之內就突然病死。」

死後:未在歐洲藝術史上留名,作品誤被當作其他畫家的畫作出售,其中一幅只賣了15荷蘭盾。
直至19世紀中後期,寫實主義盛行、印象主義興起,透過藝評家的發掘,才被列為荷蘭黃金時代最偉大的畫家之一。


名作: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



Paul Gauguin(1848-1903)(高更)
「那些總斥責我的人並不了解什麼是構成藝術家的本質。」

生平:作為梵高的挈友,命運彷彿也差不了多少。高更生於法國巴黎,本來是個成功的股票經紀,中年時決定成為全職畫家後,卻屢受打擊:先被哥本哈根藝術學院個展杯葛、未能打入巴黎藝術圈、畫作屢屢賣不出之餘,送畫給教會更被神職人員以「褻瀆」為罪名,評為「一幅爛畫」。離開梵高後,他前往大溪地創作, 曾於1893年帶著島上的作品回巴黎舉行《大溪地人》畫展,卻迎來主流藝 術圈的冷嘲熱諷。高更失望地重回大溪地,4年後畫成巨作《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往哪裡去?》,卻是在苦苦哀求之下,才有人以1000法郎買下。

死後:以後印象派畫作聲名大噪,其象徵與綜合性,深深影響了二十世紀的現代藝術流派如野獸派。


名作:Where Do We Come From? What Are We? Where Are We Going?



Claude Monet(莫奈)(1840-1926)

生平:莫奈生於法國巴黎,青年時已在羅浮官臨摹大師畫作,大學修讀藝術時因不認同學院提倡的現實主義,故加入Charles Gleyre畫室,與三位藝術家共同創造了一種嶄新的藝術手法-在戶外及自然光線下用濃厚的油彩作畫,後來被統稱為「印象派」。這決定了莫內以後崎嶇的路:當莫奈在1874年展出其畫作《印象.日出》時,引起極大爭議,不但遭學院派攻擊其離經叛道,更被藝術評論家Louis Leroy揶揄為「『印象』派」,他指莫奈的畫只是拼湊了一堆對風景的印象,並非「正經」的風景畫作,甚至連「毛坯的糊牆紙也比這海景完整!」。縱然莫奈不至於梵高或高更生前般困苦,他也一直承受著主流藝術圈的排斥,直至晚年生計及評價才有好轉。

死後:被譽為「印象派的領導者」,是「印象派」的創始人之一,對19世紀的歐洲畫壇以至現代藝術形式影響極其深遠。


名作:Impression,Sunrise


Henry Darger.jpg
Henry Darger(1893-1973) (達格)

生平:達格是一個「死後出名」的現代例子。他生於美國芝加哥,從小喪母,8歲被送往孤兒院,後來又被送到兒童精神病院,直到17歲才能成功逃離。及後,他在教母的幫助下,一直在芝加哥各個醫院幹著卑微的工作,直至辭世。誰也不知道,這個看似奇怪的低級工人,居然在公寓裡一直默默地創作著巨作-”In the Realms of the Unreal”。這是一本一萬五千頁,繪有大量超現實水彩插圖、速寫及拼貼的奇幻小說,圖像多以他蒐集回來的廢棄報紙/漫畫作原型。特別的是,也許他從來沒打算公開這本作品,一切原稿都是在他去世後由房東發掘出來,為現代藝術帶來新一波衝擊。

死後:被公認是20世紀最具原創性的藝術家、最出色的非主流(Outsider Art)藝術家之一。甚至有人以其名建立了一個新主義-Dargerism。

Henry Darger的圖片搜尋結果

名作:In the Realms of the Unreal

(Source : Famous People , Colorado College Sites,biography,i.pinimg, wikipedia,ntu.edu.tw,life.fhl.net, American Folk Art Museum,Phaidon)

【街頭藝術40年@新加坡藝術科學館】

當港府的心胸小得連Space Invader的一格瓷磚也容不下的時候,同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卻高舉支持街頭藝術的旗幟-號稱「東南亞首個大型街頭藝術回顧展」即將於下年初在新加坡揭幕!


由新加坡Art Science Museum主辦,名為"Art From The Streets"的藝術展將於2018年1月13日於該館揭幕,主題是回顧過去40年的街頭藝術發展。展覽將會展出Banksy、 Shepard Fairey、JR、Space Invader等50名塗鴉藝術家的200餘件作品,包括油畫、裝置藝術、照片、手稿及與其他藝術家的合作項目。展期由13 Jan 2018 - 3 Jun 2018,有半年時間供各位街頭藝術迷慢慢前往欣賞。


為什麼是次活動以「東南亞首個街藝展」為綽頭?筆者認為這折射出亞洲國家對推廣「街頭藝術」之不足及其步伐之緩慢。這邊箱有個大型回顧展,那邊箱別人已經建了紀念館。也許因為街頭藝術源至西方,不少西方國家早已認同其正當地位:


德國剛於今年9月建成「全球最大街頭藝術博物館」-Urban Nation博物館,並將之座落於首都柏林市中心,可見當地政府對這項藝術的敬重。博物館內展出大量國內及國外街頭藝術家的作品,並仔細記錄了街頭藝術的演變及其於影響社區文化的角色,志在向大眾呈現及推廣這項藝術,跟某政府口口聲聲的「支持香港的文化藝術發展」可能有點分別。

美國紐約日前亦有超過二十名藝術家,控告一名地產商破壞市內名為"5 Pointz"的著名塗鴉地標,陪審團亦認同發展商違反了美國「保護藝術品」的聯邦法例。如果法官作出相同裁決,這可能會帶來一場「街頭革命」-國內數以千計的塗鴉壁畫將會獲得保存,可見美國人對街頭藝術的保育已升級至法律層面,分分鐘改變大眾社會對藝術的定義。


至於「國際都會」香港,看看政府對待Space Invader 、曾灶財等街頭藝術的態度,莫講成立博物館或修法,連其存活空間都要抹走的時候,心都涼了半截。



延伸閱讀:

【入侵街頭藝術家 Invader的「拆格仔」小偷被捕】


【一句漏口「Robert」,英國傳奇塗鴉王Banksy真身震撼揭秘?】


【九龍皇帝駕崩十年,觀塘墨寶被消失】

【全球十大最貴藝術畫作】

 全球最貴的藝術品剛剛新鮮出爐-達文西的《救世主》,以天價4.503億美元(35.16億港元)成交,比1億估價還要高出四倍,成為人類史上成交價最高的藝術作品。這幅曠世傑作已有五百年歷史,據聞是現今世上唯一一幅私人收藏的達文西作品。有趣的是,《救世主》曾於1958年的拍賣會上僅以45英鎊售出,後來亦一直被當成仿製品流轉於藝術市場,如今「驗明正身」身價可謂升值數百萬倍,帶出了一個恆久以來的問題:藝術品的價碼能反映它的真正價值嗎?

既然資本社會什麼都有個價,索性讓903格為你點算「截至2017年世上最貴的十幅藝術畫作」。各位看官且自行判斷其「價值」:

第十位


(圖片來源:jackson-pollock.org)

名稱:No.5 , 1948
作者:Jackson Pollock
年份:1948
成交價:1.66億美元
風格:抽象表現主義

第九位


 



(圖片來源:i.ebayimg)


 


名稱:Nu Couché
作者:Amedeo Modigliani
年份:1917/18
成交價:1.72億美元
風格:表現主義


 


第八位


(圖片來源:express.hr)


 


名稱:Les Femmes d'Alger("Version O")
作者:Pablo Picasso
年份:1955
成交價:1.81億美元
風格:結合立體主義、野獸派及新印象派

第七位


(圖片來源:Rijksmuseum


 


名稱:Pendant portraits of Maerten Soolmans and Oopjen Coppit 
作者:Rembrandt
年份:1634
成交價:1.82億美元
風格:現實主義


 


第六位


(圖片來源:art.com)


 


名稱:No. 6 (Violet, Green and Red)
作者:Mark Rothko
年份:1951
成交價:1.88億美元
風格:抽象主義


 


第五位


(圖片來源:pinterest)


 


名稱:Number 17A
作者:Jackson Pollock
年份:1948
成交價:2.02億美元
派系:抽象表現主義


 


第四位


(圖片來源:wikipedia)


 


名稱:Nafea Faa Ipoipo (When Will You Marry?)
作者:Paul Gauguin
年份:1892
成交價:2.12億美元
風格:後印象主義


 


第三位


(圖片來源:wikipedia)


 


名稱:The Card Players
作者:Paul Cézanne
年份:1892/93
成交價:2.66億美元
風格:後期印象主義


 


第二位


(圖片來源:artmarketmonitor)


 


名稱:Interchange
作者:Willem de Kooning
年份:1955
成交價:3.03億美元
風格:抽象表現主義


 


第一位(你都知啦)


(圖片來源:Kang Usep


 


名稱:Salvator Mundi
作者:Leonardo da Vinci
年份:1490–1519
成交價:4.503億美元
風格:古典風格

(資料來源:wikipedia)

【給港產片的血字情書:Rex Koo七孔流血展】

「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兩樣野嚟嘅,千祈唔好混淆!」如果你認到呢句對白出自邊套戲,呢篇文章、呢個展覽就絕對係為你而設。香港藝術家Rex Koo就用唔同手法,紀錄港產片中的死亡、血腥場面,以血色與喜感向香港電影致敬——如果你仲未觀展,今個周末係你最後機會!

《七孔流血》Rex Koo Solo Exhibition展覽概括咗多部香港電影嘅死亡場景,淒美如《天若有情》,型棍如《旺角卡門》,抵死如《唐伯虎點秋香》,Rex Koo就用手繪插畫製作逐格動畫,用佢設計嘅手動動畫放映機,等各位親手重現呢啲有血有淚嘅銀幕回憶。

Rex Koo就喺自述度引用楊德昌《一一》嘅對白「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比起以前至少延長了三倍。」人類自從有咗電影,對死亡嘅觀察同體會就延伸咗好多倍。回憶自己細個睇寇比力克《閃靈》嘅孖妹場面、積尼言遜凍死場景念念不忘揮之不去,所以對電影入面嘅死亡描寫情有獨鍾。

個展將於下星期一結束,今個周末係大家最後衝刺機會,流血還流血,留憾就費事啦。

展覽詳情:

日期 Date: 3 - 20 Nov, 2017
主辦 Present: common room & co. 
場地 Venue: common room & co.|深水埗大南街198號地下| G/F 198 Tai Nan Street, Sham Shui Po
開放時間 Opening Hour: 11:00 - 19:00

延伸閱讀:

【Only You can take me 取西經 - Rex Koo】

【南法人都睇港產片.903格】

【小田切讓.杜可風,浸大開講!】

這個「他」是幪面超人,又是《血與骨》與北野武成銀幕父子,《深夜食堂》,日影日視裡,你都見到他的活躍身影——而那個「他」的攝影眼,也是王家衛的雙眼,造就了《東邪西毒》到《花樣年華》的迷人影像……小田切讓與杜可風,即將破天荒同場!

這兩個難得遇到的「他」,你都即將能近距離接觸。浸會大學傳理、電影學院與亞洲電影節將於下星期二(11月21日)下午2:30,邀請杜可風與小田切讓於浸大陳式如會堂開講對談

或許你我心裡也會問,這兩位背景迴異的電影人物到底可以有何交雜?要知道小田切讓除了上述為人熟悉的影視作品外,其實是特別鍾愛演出具發揮性、較獨特另類的影視作品,包括他早期出演,講述傳奇AV女優飯島愛的《柏拉圖式性愛》電影版,以及去年的《愛情,突如其來》,一如他早前也在專訪中明言:「我就是不愛商業電影」

而小田切讓出道作《幪面超人古迦》,本身製作風格亦特意脫離兒童向,採以較寫實嚴肅取向劇情見稱,一來使小田切讓可以藉演出超人「入屋」成名,某程度上也早早奠定了他的另類實力派演出風格。

而香港人熟悉的神級電影攝影杜可風,生於澳洲,其後曾在香港就學,年輕時曾行船周遊世界,早年就於台灣擔任剪接攝影,先獲楊德昌賞識。他為楊導《海灘的一天》擔任攝影指導後大獲好評,由第二部攝影作《阿飛正傳》開始,就與王家衛結下不解緣。

杜可風鏡下的電影作品,幾乎每每足以都在亞洲電影史上留名,由《重慶森林》、《東邪西毒》、《春光乍泄》、《花樣年華》等王家衛代表作,到《愛神》、《英雄》、《餃子》,乃至近年的《踏血尋梅》。他的敏銳攝影眼,尤其超卓的用光觸覺、極具表現主義色彩的光影對比,都使他由九十年代至今,逐漸成為香港電影攝影可說無人不知的殿堂級人物。

去年杜可風自編自導自攝《香港三部曲》,交織三代香港人,由佔領運動的香港願景,到暮年、青年的希望、失落。他再憑這部寫實味濃的劇情片,既向帶給他靈感的香港致敬,也再喚起「後佔領」香港人的反思。

參與講座之先,或者可以睇睇903格這些文章,溫習一下?

【新作cult埋杜可風:尤杜洛斯基的詩樂園】

【903格: #王家衛】


 


 

【笑什麼?藝術家的LV馬桶,Tiffany的$7800官方罐頭】

很多人會自言,時裝/藝術都「識條鐵」,近日就有奢侈品牌推出高價離奇的「尋常日用品」,而另一邊廂,就有美國藝術家將LV袋製成「真正的馬桶」,仿如互為諷刺的兩件事,表現出的荒謬,其實正正反映著我們心底一些更根本的荒謬?

創作這個「LV公廁」的美國藝術家Illma Gore,將24個LV手袋解體,將零件與皮革重製成一個能真正使用的廁所,叫人一見難忘的強烈反差,旋即引起全球關注

現年25歲的Illma Gore,活躍於美國,十分關注女性、社會、身體等議題。她對消費、藝術商品化同樣有十分批判的態度,在「Human Canvas」計劃中,就收集參與者的名字,將之化成刺青紋於自己身上,將自己的身體(與參與者的名字)化為藝術品本身,而此作品當然無法出售,亦無法展出於任何畫廊博物館,體現Gore對藝術市場的強烈批判。去年特朗普上任,她就繪製一幅陽具極小的特朗普像,並題「使美國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大加諷刺。

她在發佈作品時同時強調:「馬桶能夠正常使用,絕不是『華而不實』。」今次將奢侈品象徵LV袋製成馬桶,固然有對消費主義、名牌崇拜的大力批判的用意,而她也自言「非常喜愛」剪爛多個2000美元LV袋的感覺,由「破壞LV」的行為中,她就感受到「創造力」的轉化。

不過現實永遠比藝術離奇,大家多數都記得,早年香港真的曾經有過由珠寶商推出的「金廁所」,還「蔚為美談」過一時……

更更更諷刺的是,另一邊廂奢侈品牌就真的推出超高價的「概念日用品」,Tiffany近年新設的「Everyday Objects」系列,就由$650美金乒乓波、$450美金間尺玩起,到今年推出銀製的「罐頭鐵罐」。系列用意在將熟悉的生活用品,轉化成精製的「藝術」( transform utilitarian items into handcrafted works of art. ),為免大家混淆真正的罐頭與Tiffany罐,招牌的Tiffany Blue當然少不得。

另一個大家較熟悉的「代表作」,該是supreme的「紅磚」。這塊真的與普通紅磚沒有實際分別(有,有logo)的磚頭,開價30美元(~240港元),後來炒價更直迫1000美元大關,聲名大噪後,更超現實地牽起了搶購潮。有人就估算過,若利用supreme的「招牌磚」砌出一所小平房,至少需要3600萬港元(咦,好似平過唔少香港豪宅單位)。

或許藝術家與奢侈品牌思維仿似瘋狂荒謬,叫人心裡「識條鐵」,可是養起這個產業,設計師、藝術家想反諷的,正正就是喊著「識條鐵」,手執手機仿似站在道德高地時頭戴supreme cap帽的每一位。

如果耶穌在世,或許祂會笑說:你們當中誰人沒有崇尚過名牌的,就執起supreme磚丟出去吧。|


延伸閱讀:

【KS:THE MOST FAMOUS ARTIST】

【Window95智能手機:大懷舊概念機上市?】

【全球首個AI恐怖小說家面世.903格】

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早前正式推出一款新式的人工智能程式”Shelley”,專編寫恐怖故事。”Shelley”取名自科幻恐怖小說始祖-《科學怪人》作者Mary Shelley,饒有趣味(那以後發明出來的AI大文豪會否取名為Sartre/愛玲?)。


開發者的意念為:如果「恐懼」是人類深層的複雜情感,那讓AI學懂嚇人將是這項科技的一大突破。因此,發明”Shelley”之前,工作室曾推出生產恐怖圖片的”Nightmare Machine”AI計劃。然而,透過語言嚇人比起可計算的圖像難度更高,故工作室決定推出“Shelley”,終極測試AI的創作能力。


雖然Shelley跟會寫詩的AI「小冰」一樣,打正旗號為「創作型AI」,它的創作模式卻需要跟網友合作:Shelley以深度學習演算法為基礎,先提取討論區Reddit上1.4萬個網友撰寫的恐怖故事,訓練獨立創作的能力。其後,Shelley每小時均會固定於twitter拋出一個故事開頭,如「懷孕男人在醫院醒來/地板上的嘴在平靜微笑/一個被鬼魂佔據的小鎮」等,並在文末加上#yourturn的hashtag,交由網友續寫。及後,Shelley會根據twitter上用戶對故事的反應,再續寫下一段故事,互動性極強。目前為止,Shelley已跟網友合撰了二百多個故事。


或者有人奇怪,為什麼不發明一個獨立創作的AI?開發者解釋指他們並不打算設計一個[取代人類]的AI,相反,他們希望AI能跟人類相輔相成,結合人類的想像與AI的邏輯,「激勵人們寫出最古怪、最恐怖的故事,甚至發明出新型的恐怖故事」。工作室甚至希望以後能推出首部人類與AI合寫的恐怖小說,聽來很像一個科幻小說的美好結局,讓我們拭目以待。


附錄:
以下是網友與Shelley合寫的作品-《鏡子》,大家可以比較比較。若你亦有興趣跟這位「新晉作家」合作,立刻上twitter投稿吧!


網友創作:
「我緩慢的將頭從浴廉移開,我從鏡子的反射看見一位很高的男人,他似乎在我的房間裡照著鏡子,我還是無法清楚的看到他的臉,我只能從鏡子中看到他身軀的反射,鏡子裡他漸漸地將臉朝向我,他比我見過的所有人都還要高、皮膚蒼白,留著一束長長的鬍子。」(原文摘錄自數位時代)


Shelley續寫:
『「拜託,請不要害怕,我只是在找她。」他指著鏡子對著我說,我點頭,嚇到整個人僵硬的不能動,因為有個東西正在觸碰我。我記得他眼神朝下看著我,並在痛苦中尖叫起來。他什麼都沒說,但用他極為不自然的表情看著我。』(原文摘錄自數位時代)


圖片來源:MIT Media Lab

【七十歲第一春?北野武首度寫愛情小說】

一談北野武,很難不想起「暴力美學」。這位鬼才創作大師,縱橫電影、搞笑、文學多年,血肉橫飛無厘頭到黑色幽默大半生,人到七十歲,居然首度寫純愛小說?

朝日新聞報道,北野武剛完成了他的首部純愛小說作品《Analog》(アナログ),故事講述一個三十出頭的設計師,與萍水相逢偶遇的女子,在彼此都沒有對方聯絡方式下,唯有定時在同一場所再見,如此的一段愛情故事

《Analog》創作時,北野武不諱言創作「甚不容易」,而書名則是反映了自己對「數碼、智能事物」的厭惡,認為人們都「成為了IT世界事物的奴隸」,失卻了真實的情感,而書中兩主角,則是互相吸引下成為同「同類人」(Analogue)。而他所以嘗試挑戰純愛小說,皆因Peace成員,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早前,憑《火花》奪得芥川獎殊榮,觸發北野武對小說的嘗試。

北野武生於1947年東京,出演大島渚《俘虜》中軍官一角,開始於影壇嶄露頭角,他於八十年代末開始執導,作品包括《菊次郎之夏》、《壞孩子的天空》、《盲俠座頭市》,到近年的《極惡非道》。他執導之電影每每推出的頗受歡迎,影像素以快速、血腥又戛然而止見稱,風格化甚重,於國際間廣獲追捧。

除了電影,他亦是日本電視台的常客,經常主持以清談、搞笑為主的各類節目,早前更參與遊戲《人中之龍6生命之詩》的製作,曾當過職業拳手的他,生活態度放蕩不羈,成為平成年代一個重要文化符號。

其實北野武的內心或許比不少人想像都情感豐富,在過往的北野武文集中,他既對社會、世界、做人、成長有諸多見解,今次再挑戰創作新類型,北野武又能否喚起更多的同類人《Analogue》?


延伸閱讀


【日本芸能人的畫家魂.903格】

【北野武《全員惡人最終章》正式預告登場】


 

【求心理陰影面積:《伊藤潤二collection》重製動畫驚典!】

蝸牛人、人頭氣球、油脂男、邪術惡童……如果你對以上字眼有點感應,相信伊藤潤二在你心目中也留有不少陰影。很多人誤會伊藤潤二畫的是「鬼故事」,實則,他的作品絕大部份都不是鬼故,而是令人不寒而慄異色奇想。日本即將推出《伊藤潤二Collection》單元劇集動畫,重製六大伊藤「驚典」故事……當中又有沒有你的陰影?

由海報及相關情報所知,這一季的《伊藤潤二Collection》,將包羅愛詛咒、沉醉邪術的惡童《雙一》系列,講述致命美男引發神秘狂熱的《至死不渝的愛》,《漩渦》系列中最令人心寒的《蝸牛人》章節,還有「雙一嫂」擔正的《時裝模特兒.受詛咒的構圖》,還有伊藤「第一受害人/百搭主角」押切的系列故事……而伊藤世界第一美人——《富江》系列都包含其中!

值得留意是,官方宣傳一直強調「實際的故事和角色是謎」,尤其《蝸牛人》獨立成章,似乎這些經典角色創出的,將會是與原著漫畫大相逕庭的全新變奏。

被譽為一代恐怖漫畫大師的伊藤潤二,作品於亞洲廣受歡迎,素以詭異奇想與獨特設定見稱,他的美男美女畫風與獨到的氣氛塑造投巧都頗具辨識度,於云云漫畫家中獨樹一格。他近年卻嘗試涉足更寬廣的題材,由《憂國的拉斯普丁》踏足政治外交題材,到連載中的《人間失格》,以滲入恐怖元素與招牌漫畫語言的心理描寫,將太宰治文學原著再度升華。

伊藤潤二作品改編影視一直不時推出,講述神秘漩渦詛咒襲擊小鎮,觸發連環恐怖事件的《漩渦》,就於2000年由Higuchinsky執導成電影,他同年亦將《長夢》改編為短篇電影。《至死不渝的愛》亦於2001年由涉谷和行改編電影,《富江》亦由不同導演幾度改編、《押切怪談》、《人頭氣球》、《呻吟的排水管》等長短不一的影視改編,一直不停面世,然而卻普遍反響平平,多數認為伊藤的想像力難於現實重現,而有限預算的製作規模,與執導者再添手腳故事改編,更令原著精神相去更遠。

2012年的《魚》動畫電影,就嘗試小幅度改編故事,以伊藤式畫風營造他的怪奇世界,反響亦稍有改善。今次《伊藤潤二Collection》,似乎亦參照了這次經驗?《伊》系列將於2018年1月上旬於Tokyo MX啟播,作為fans,又要驚又要睇是常識吧?不過最驚係香港邊道先有得睇呢………


延伸閱讀:

【跨界改編《人間失格》 伊藤潤二轉型開始?】

【RubyGloom:富江系列漫畫】

【江記:《憂國的拉斯普金》伊藤潤二】 

【天涼,好個秋:十九年後的周日過後】

今時今日我們常謂Monday Blue,八十年代的他,就有Sunday Blue……這個周末,是香港作家丘世文與世長辭的恰恰十九年,他筆下的主角,一如你與我,會有Monday blue,還有Sunday blue,他叫顧西蒙。

每當顧西蒙奔波六日終於有一日Day Break,人人都愛出去玩,他就偏愛賴床思前想後,思緒裡梳理自己的感情惆悵、人際瑣事,間中惋歎,時而迷惘。顧西蒙的真身,叫丘世文,一個十九年前10月21日與世長辭的年輕文人。

大學畢業後的他,遠赴過巴黎留學,浸淫過電視界,又以會計維生過,經歷過親子夭折之痛,最後擔任《號外》雜誌的總經理,沈澱過後,開始逐少逐少,在《號外》自1979年起連載五年,映照八十年代職場風景的《周日床上》。

讀這部半自傳小說,沒有曲折離奇大道理,只是主角與Long-D女友的惦念,辦公室中的人性百態瑣瑣碎碎,今日我們懷念那些年,那年頭的他們,亦也是營營役役著每個今日。

十九年後的周日床上,還是沒什麼不同,除了叫人無法再沈澱心神的手機,除了買不起樓,沒有可賴的床。

恰恰,小說的最後一章,叫《天涼,好個秋》。

延伸閱讀:


【楊學德:《周日床上》丘世文著】

【903格之書迷藏】


 

【「玩」一齣舞台劇】

「從來沒有一種東西叫過去。只有時間的變奏,和變奏之後留下的痕跡。」


由藝穗會主辦、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贊助的《她和他的時間之流》是一齣「另類」的舞台劇,不以三幕戲、對白、戲服說故事,而是讓觀眾直接進入現有環境,在歷史古蹟中感受時間的流逝。


傳統對於「舞台劇」的想像是一群演員,站在一個長方形的舞台上,傾情演出一齣齣劇目。《她》的創作團隊則嘗試從形式中尋求突破:拋棄鏡框式舞台、將故事融入環境、要求觀眾主動參與劇情發展……一切功夫都是希望讓觀眾能打開感官,以第一身感受「物是人非」的歷史重量。《她》以時空穿越為主軸,把舞台搬進整幢藝穗會大樓、演員藏身於大樓內的人群中、屆時觀眾將配以聲音導航裝置,於一小時內穿越時空,回顧這幢百年大樓的前世記憶,甚至經歷愛情、戰爭、生死……藝穗會大樓建於1890年,本身就是一幢充滿故事及歷史感的「場景」,「時間」這個厚重的主題不言自明。


這種演出乍看有點像「環境劇場」(Site-Specific Theatre)。「環境劇場」成立於七十年代的美國,它致力打破傳統文本及舞台侷限的劇場,讓戲劇能在任何場所發生,注重觀眾與環境的互動。香港較出名的劇作有天邊外劇場製作的「李逵的藍與黑」(東北村落版)。然而,按官方說法,這次演出是一種「體驗劇場」(Immersive Theatre)。近代新興的「體驗劇場」,是一種把主導權移交觀眾的劇場形式。演出期間,觀眾不再被動地看劇,而是變成故事的一部份-他們可以在場景中四處探索、決定看什麼故事、甚至參與創作劇情。這種形式不但再度打破劇場與觀眾的距離,擴闊人們對戲劇的想像,又好像比環境劇場更為前衛,也更好玩。

這次的創作班底亦大有來頭:編導甄拔濤為首位獲得德國「柏林戲劇節劇本市集獎2016」的華人,其得獎作《未來簡史》已是以時空錯置的方式探討人類文明史。此劇亦有香港演藝學院表演藝術教育主任李俊亮聯合導演,美術指導更有「香港藝術發展獎2016 - 藝術新秀奬(視覺藝術)」的劉學成擔任,讓人不禁期待。本已神秘美麗的藝穗會大樓,相信當晚在觀眾、演員及幕後團隊共同創作之下,將會更添魔幻色彩,你願意踏上這趟時光之旅嗎?


劇目將於十一月尾演出,費用全免,唯需網上報名及繳交留位按金。


詳情:
《她和他的時間之流》

【日本芸能人的畫家魂.903格】

全球各地的演藝圈中,潛藏了大量藝術界的臥虎藏龍。繼我們上次提過的占基利後,前日本天團SMAP成員-「大口仔」香取慎吾原來也是其中一分子,他早前以「畫家」的身份出席於東京舉行的”Diversity In The Arts”作品展,並展出他兩幅作品:



香取慎吾 畫作的圖片搜尋結果

一幅意像斑斕、一幅充滿童趣,
任你也想不到,平常在鏡頭前嘻嘻哈哈的香取執起畫筆後,
居然能看到那麼豐富的世界吧。
其實除了香取以外,日本藝能界不少明星同樣蘊藏高深的繪畫功力:


木村拓哉:


以木村拓哉、櫻井翔為首的明星的畫功驚艷我的雙眼!


據聞木村5歲就開始學畫畫,擅長素描水彩。他小學到中學,連續九年在校內繪畫比賽中得獎,
國中時更有一幅風景畫入選東京的社區少年畫展,被評「擁有令人驚艷的靈性」。

工藤靜香:





雖然工藤與木村於00年結婚後已經退隱藝能界,但真正屬於她的舞台才剛剛開幕:
婚後,工藤的作品連續15年入選日本六本木國立美術館的作品展,還舉辦過多次個人畫展。
其實工藤1990年就開始學畫,她一面當歌手,一面連續十年畫出入圍二科展的畫作。
她產後重執畫筆,更是把自己的藝術生涯推至高峰。

大野智:





雖然大野智以日本偶像組合「嵐」的歌手身份聞名,但他與生俱來的藝術才氣卻是怎蓋也蓋不住:
他從國小開始繪畫,出道後先後於08年及15年辦過兩次個人畫展,備受文化界關注。
他曾與不少著名日本藝術家合作,如與奈良美智合作設計T-SHIRT圖案,更曾被草間彌生讚賞為「天才」。

中川翔子:







別誤會,上面的美少女戰士絕非原作,乃是出至中川翔子之手!
作為歌手、主持、聲優多棲發展女星,被稱為「御宅女神」的中川,背後其實是一個「漫畫家」:
她重畫的漫畫像真度極高,有時更會自創漫畫。這才是「從外到內」都真正熱愛ACG的女人啊!


北野武:

相關圖片



以暴力美學見稱的大導演北野武,原來從小就喜歡畫畫。
他自稱這十幾年來每天都在畫畫,認為比起寫作,素描與繪畫在構思劇本上更佔有決定性的角色。
他曾在電影《花火》中展現他的作品,來表達自身文字不能說清的情感。

延伸閱讀:


【占基利的藝術自療】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九〇三井
【全球首個AI恐怖小說家面世.903格】

麻省理工媒體實驗室早前正式推出一款新式的人工智能程式”Shelley”,專編寫恐怖故事。”Shelley”取名自科幻恐怖小說始祖-《科學怪人》作者Mary Shelley,饒有趣味(那以後發明出來的AI大文豪會否取名為Sartre/愛玲?)。


開發者的意念為:如果「恐懼」是人類深層的複雜情感,那讓AI學懂嚇人將是這項科技的一大突破。因此,發明”Shelley”之前,工作室曾推出生產恐怖圖片的”Nightmare Machine”AI計劃。然而,透過語言嚇人比起可計算的圖像難度更高,故工作室決定推出“Shelley”,終極測試AI的創作能力。


雖然Shelley跟會寫詩的AI「小冰」一樣,打正旗號為「創作型AI」,它的創作模式卻需要跟網友合作:Shelley以深度學習演算法為基礎,先提取討論區Reddit上1.4萬個網友撰寫的恐怖故事,訓練獨立創作的能力。其後,Shelley每小時均會固定於twitter拋出一個故事開頭,如「懷孕男人在醫院醒來/地板上的嘴在平靜微笑/一個被鬼魂佔據的小鎮」等,並在文末加上#yourturn的hashtag,交由網友續寫。及後,Shelley會根據twitter上用戶對故事的反應,再續寫下一段故事,互動性極強。目前為止,Shelley已跟網友合撰了二百多個故事。


或者有人奇怪,為什麼不發明一個獨立創作的AI?開發者解釋指他們並不打算設計一個[取代人類]的AI,相反,他們希望AI能跟人類相輔相成,結合人類的想像與AI的邏輯,「激勵人們寫出最古怪、最恐怖的故事,甚至發明出新型的恐怖故事」。工作室甚至希望以後能推出首部人類與AI合寫的恐怖小說,聽來很像一個科幻小說的美好結局,讓我們拭目以待。


附錄:
以下是網友與Shelley合寫的作品-《鏡子》,大家可以比較比較。若你亦有興趣跟這位「新晉作家」合作,立刻上twitter投稿吧!


網友創作:
「我緩慢的將頭從浴廉移開,我從鏡子的反射看見一位很高的男人,他似乎在我的房間裡照著鏡子,我還是無法清楚的看到他的臉,我只能從鏡子中看到他身軀的反射,鏡子裡他漸漸地將臉朝向我,他比我見過的所有人都還要高、皮膚蒼白,留著一束長長的鬍子。」(原文摘錄自數位時代)


Shelley續寫:
『「拜託,請不要害怕,我只是在找她。」他指著鏡子對著我說,我點頭,嚇到整個人僵硬的不能動,因為有個東西正在觸碰我。我記得他眼神朝下看著我,並在痛苦中尖叫起來。他什麼都沒說,但用他極為不自然的表情看著我。』(原文摘錄自數位時代)


圖片來源:MIT Media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