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〇三井
生活如無要事,請打九〇三井。
詳細資料
【里安納度 飾演 里安納度】

Leonardo-這不是一個「麥記招牌跌下來壓死十個」,隨隨便便就能改的普通名字。叫Leonardo的男人,必須能改變世界。因此,歷史上只有兩個名人叫這個名字:一個是最接近神的畫家里安納度.達文西,一個是最接近男神的影帝里安納度.迪卡比奧。前者復興一個大時代的文藝科普風氣,後者掠奪一整代少女中女的戀愛芳心(及奧斯卡影帝,終於)。

有一天,當神遇上(男)神,會發生什麼驚天大事?根據美國雜誌Variety報導,最近電影公司Paramount買下由傳記作家Walter Issacson撰寫的作品-《達文西傳》的電影版權,有傳公司將邀請迪卡比奧飾演達文西一角!其實迪卡比奧X達文西的Crossover在美國文化中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一切早有先兆:

去片:Leonardo DiCaprio Credited with Painting the Mona Lisa on Fox News!

去圖:


由此可見,縱使二人相差數個世紀,上至報導真相的霍士新聞,下至浪漫至上的懷春少女,均認為迪卡比奧跟達文西是為同一人無誤,震驚十三億人。請先不要當這是一個笑話,因有研究指出,兩人確實有一些「神秘連結」:


(1)達文西是一個超級大畫家,而迪卡比奧早於二十多歲時已展現出過人的藝術天賦:


(2)他們最有名的畫作都是畫女人:


(3)當年迪卡比奧媽媽懷著他去看畫展,經過達文西作品時,迪卡比奧突然踢了媽媽一下。明顯地,他就是被選中的細路了,於是起名「里安納度」。



這些神一般的巧合,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不知以後會不會有媽媽在看達卡比奧的電影時,腹中孩兒受到「里安納度」召喚又踢她幾下呢?命運不可抵抗,歷史不斷輪迥,然後我們又可以看里安納度扮里安納度扮里安納度……

Photo credit: postergully/cdn1/wikipedia/pinterest/izismile

【豆腐火腩飯.水墨的浪漫】

說起國畫,總是老套地聯想起一個頭髮花白、留著長長鬍鬚的大師在專注地作畫,畫的又好像不外乎是山水、動物或鳥語花香。現實卻總是充滿驚喜-近來有個名為「狹縫中前進 嶺南畫派何去何從?」的個人畫展,畫家以「新潮」、「貼地」的水墨畫見稱,從豆豉鯪魚到豆腐火腩飯,全以水墨描繪,難道這是國畫的顛覆分子嗎?

這位畫家名為麥錫恩,現為嶺南畫派第四代藝術家,師承第三代嶺南畫大師盧清遠。麥先生自小已經熱愛繪畫,原從事金融業的他,數年前毅然辭去高薪厚職,前往台灣跟隨大師學畫,成為全職畫家。他的作品深受香港地道文化影響,如網絡文化、粵語文化及港產影視作品。因此,你會從他的水墨畫中看到不少「現代物品」如滑鼠、豆豉鯪魚、甚至高登的豆腐火腩飯,恬靜中帶有一絲活力。麥先生最有趣的地方是,他看似突破傳統框架,以古代水墨描繪現代新潮事物,事實上,他正在繼承「嶺南畫派」的傳統精神:

大家不要以為「嶺南畫派」名字聽起來很古肅,其實此派別為中國國畫中最大膽的「革命派」:「嶺南畫派」由「二高一陳」-廣東畫家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於晚清時期創立。三名畫家自日本留學歸來後,深受日本畫及西洋畫風影響,適逢中國正值革新時期,於是他們決定成立一新畫派革新國畫。嶺南畫派主張「折衷中外、融合古今」,技法上引入西方及日本注重色彩運用的畫法,同時保留中國水墨畫留白的精髓,為國畫加添現代氣息。不過其派核心不在技法,反為「革新」及「藝術大眾化」的精神,因此早在「二高一陳」的作品中,我們已能看見澆花壺、十字架這些在一百年前「不可能入畫」的物品。如今有麥先生以火腩飯入畫,不得不讚嘆嶺南畫派的視野,早已領先一個時代。

因此,麥錫恩先生是一個很優秀的弟子:他不但繼承了嶺南畫派的精細筆法,更為作品注入「現代文化」,確切繼承了畫派注重革新、雅俗共賞的精神,真正地「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相信「二高一陳」三位老先生在天之靈,亦會為著這一幅<男人的浪漫>感到欣慰。

「狹縫中前進 嶺南畫派何去何從?」麥錫恩個人展


舉辦日期:2017年7月16日-2017年10月7日


開放時間:星期二至日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02-308號集成中心UG 10 Our Gallery


費用:免費入場

詳情請參閱:http://www.ourgallery.com.hk/en/exhibition

【遊東京注意!草間彌生美術館十月開幕!】

《朝日新聞》報道,經營方的「草間彌生紀錄藝術財團」,於本月10日宣佈,展館將於今年10月1日啟幕,多摩美術大學校長建畠晢將兼任館長。展館位於東京都新宿弁天町,於早稻田大學附近(較接近東京地下鐵早稻田站)。門票將於8月28日起預售,每位1000日元。


展館外觀設計簡約前衛,由Kume Sekkei建築事務所操刀,純白圓角方柱狀的建築主構,圍繞黃燈通明的側窗。據悉二三樓將長期展出草間彌生的藝術作品,而四樓更會設置她著名的無限鏡屋裝置藝術,並附設圖書館。而開幕展將展出她近年系列《我的永恆靈魂》(My Eternal Soul),以斑斕色彩探討身體、自然、有機圖象。


草間彌生是近年最受大眾注目的當代藝術家之一,她並無師承任何學院流派,反而是描繪自己精神病視覺下的獨特世界,有人稱之為原生藝術(Art Brut)。她後來離開日本,與藝術家Joseph Cornell連上一段柏拉圖式關係,戀愛與藝術交纏,成為她生命的重要一環。


她的藝術於越戰前後更因嬉皮士運動推上高峰,於裸體上畫滿圓點陳列的「Body Festival」系列,更成為後世經典。Cornell離世,兩人陰陽相隔後,精神病加劇的草間就回歸日本,成為國寶級藝術家活躍至今。她為人最熟知莫過她的「波點」圖案,及位於瀨戶內海直島、以及世界各地的「波點南瓜」,這個辨識度極高的圖象,更用於包括2012年LV等無數名牌crossover中,可謂最為大眾熟悉、「最入屋」的當代藝術家。


無論是潮聖還是朝聖,這座草間彌生專館都絕對值得一去。

【喜劇演員的悲哀 The Show Must Go On】

進入主題前,請先看一條短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cdrP7m72A


有沒有一刻,你也以為演員的倒下是表演的一部份?這名頂著紅帽子,造型活像小丑的演員名為Tommy Cooper,是英國出名的喜劇演員,幾十年來以幽默風格表演魔術見稱。1984年,他照樣戴上他的紅帽子,卻在演出期間突然心臟病發身亡。觀眾不知就裡,還以是表演的一部份,哈哈大笑,這彷彿預示了喜劇演員的命運-樂極生悲。


遠至西方的Robin Williams、Jim Carrey、Rowan Atkinson(Mr.Bean),近至香港的黃子華、森美,許多笑匠原來都曾患上「最悲傷的病」-抑鬱症。難道喜劇演員真的都「對人歡笑背人愁」嗎?的確有人就此作出研究:牛津大學的心理學研究發現,喜劇演員在「精神病人格特質」的評分比其他人士高,尤其在「內向型冷感(對社交及親密缺乏興趣)」及「衝動反格行為(反社會行為的傾向)」方面分數更高,跟我們想像中「熱愛社交」、「好好先生/小姐」的喜劇演員形象大相逕庭。


為什麼喜劇演員大多容易患上情緒病呢? 或許讓我們先從「幽默」的概念開始探討:根據《辭海》,「幽默」一詞指「在善意的微笑中,揭露生活中乖訛和不通情理之處。」可見幽默本質上不是一件「快樂」的事,其精神讓人以豁達的心態直面,乃至消除世界的矛盾及痛苦,有點佛家「出世」的意味。故此,兼負著「讓世界歡笑」的大任,這門藝術對幽默家的人格要求甚高,必先要自身經歷荒謬及痛苦,繼而找出一笑置之的路徑,方能提煉出上乘的幽默作品。


然而,笑匠始終不是「笑口佛」,他們說到底也只是一個有著七情六慾的凡人,也有「看不開」的時候。只是因工作緣故,他們需要長期在銀幕及公眾面前放大正面及滑稽的一面,觀眾因此對他們形成巨大的期望,無形讓演員壓抑了自身的負面情緒。如Robin Williams在鏡頭前總是悠然自得,即使談及自己的酗酒問題也顯得正面樂觀。雖然我們日常也會作形象管理,然而當喜劇演員把歡樂的這一面放到極致,與情緒另一端的落差就像永遠拔不下來的小丑面具,這種拉扯恐怕是我們難以體會的。一個小丑在哭泣,相貌卻仍是滑稽,這大抵是喜劇演員最悲哀的命運了。


中國演員陳佩斯曾說:「喜劇演員都是把自己當做了祭品奉獻給觀眾。」每一個笑點可能都來自一個傷口。然而社會總是輕視喜劇演員,戲稱之為「諧星」、「小丑」。也許到了Tommy死在台上、Robin自殺後,我們才明白,他們正在犧牲自己的笑聲來成就我們的快樂。占基利則選擇了另一條路,隱居兩年後坦言:「占基利是個很讚的角色,我很開心扮演過他。不過一切到此為止了。」故此,天下間的喜劇演員,衷心感謝你們的偉大,並祝福你們都有落幕的一日。


Photo Credit: https://www.flickr.com/photos/dalenance/galleries/72157622827843970/

【最愛最恨日漫改編】

「映畫化」對動漫迷來說,從來又愛又恨。近日《銀魂》《漂靈》又搬上大銀幕,另邊廂《攻殼機動隊》荷李活化,《死亡筆記》改編真人美劇、《星矢》Netflix重製…日漫改編動作多多,又何解改編常會「原作崩壞」?不說不知,日漫改編亦正面臨一場巨變…903格介紹過的 #最愛最恨日漫改編 之中,又有沒有你的最愛、最恨,又有沒有一些漏網之魚,你是「最恨」它改編面世?

繼《攻殼機動隊》今年改編荷李活電影,《死亡筆記》宣佈推出美劇版,《星矢》亦由Netflix重製reboot……日本動漫畫近年成為Netflix與荷里活新寵。亦隨著CG技術成熟,而動漫迷群組的消費力上升,動漫畫改編電影的類型亦愈來愈廣泛,不再僅是《GTO》、《東京愛的故事》等的寫實題材,「映畫化」甚至已經成一線漫畫的標準動作、人氣指標。

但在動漫迷心目中,映畫化又常常是「出事」、「崩壞」的「改編災難」,例如之前大熱的《進擊的巨人》,就被批評得幾乎體無完膚。許多人氣大熱的漫畫作品,映畫化後反而反應慘淡,包括紅遍亞洲的《網球王子》,雷聲大大卻成績不佳;而被公認近年佳作的《暗殺教室》,全明星陣容的改編電影,同樣評價兩極;但最最最「出事」,相信莫過2009年荷李活版的《龍珠:最終進化》,由人物造型牽強、演技浮誇,設定與效果脫離原著,數不盡的出事之處,最終iMDb評分低見3.1…成為日漫改編的失敗代表作。

動漫畫改編「出事」,其一是原著包袱易令製片方兩面不是人:當造型、髮色、打扮等比較脫離現實,過於忠於原著造型就「一浸Cosplay味」,但重現度不足,又易招來fans圍攻…介乎現實與黑色風格的《東京喰種》就算是少數成功的例子,而備受注目的《銀魂》,意外地目前未見大爭議。

而連載漫畫的篇幅、電影的節奏之別,亦是映畫化的一大難關,失敗如《殺戳都市》、《賭博默示錄》,強行將節奏推得有電影的明快,往往令敘事上顧此失彼,於原著而言操之過急,電影而言又節奏奇怪。但如若導演、原作「啱河車」,又不乏《寄生獸》、《叮噹:Stand by me》等拿捏得當,甚至更上一層樓的佳作。

可以說,罪不在漫畫這媒體本身,事實上不少佳作以影視方式出街後,人們才發現它是由日漫改編,就如《逃避可恥但有用》,還有被華語地方企圖無限翻炒的《深夜食堂》。事實是日本漫畫作為日影、日視的「故事源泉」,高競爭環境下,其實源源不絕供應高質故事予市場,低調地支持起整個文化產業。可以說:「沒有日漫照顧你們,你們的日影日視都完蛋了」。

日本漫畫影響力極盛,基本上整個亞洲、半個美國的年輕一代都是睇日本動漫大,資源有限、諸多制肘,又較時代落後的日本電影電影業當然「食唔起」如此的大市場,Netflix近年高調進軍,大力收購日本動漫改編權,就被視為「黑船入港」*的劃時代勁敵。

由買入高質日漫黑馬《亞人》,破天荒將《死亡筆記》拍成真人美劇,到reboot《星矢》,買入《深夜食堂》…Netflix的改編哲學,就超越了日本電影工業講求重現原著、滿足fans market、行禮如儀的改編,反而著重發掘「潛力故」,著眼於日漫想像力本身,投入的資源、拍攝手法之現代化、重視程度更是日本影視工業不可比,為這座屹立多年的文化巨廈帶來新衝擊。

外資眼光投放日漫,固然「做大個餅」,鼓勵如《亞人》櫻井畫門等潛力新人面向國際,但也有說這會衝擊日本影視業,長遠甚至令三四線作品難以再靠晨間劇、深夜劇等發圍,令漫畫業反受其害。

作為動漫迷,或者作為劇迷影迷,似乎確實是最後贏家,但這種新衝擊會對日本動漫工業最終是好是壞?有咩,都係煲完劇再講。

*(黑船:意指十九世紀時,美國培里率軍隊強行入關,迫使日本幕府開放門戶通商,改寫日本歷史。而在日本輿論界,有人將此比擬Netflix進軍日本漫畫界。)

【占基利的藝術自療】

著名笑匠占基利近期發佈了一部短片,名為Jim Carrey: I Needed Color,分享自己的藝術創作歷程。影片長約六分鐘,主要拍攝占基利的油畫、雕塑作品及其創作過程。鏡頭中的他,沒有變臉、大笑及誇張的動作,有的只是平靜的臉孔、誠懇的話語和征征望著畫作的眼神。這一面的他,你又會否捧場?


六年前,占基利為了治療情傷開始作畫,卻為自己開拓了一個全新世界:「畫作讓我了解自己。」曾經叱吒影壇的他,現在更希望讓觀眾窺探他的內心:「你可以從油畫中的暗色看見我的內在,也可以從光色看見我所渴望的東西。」片中可見,占基利的畫作以色彩鮮明的抽象畫為主,多以人的面容、身體為主角,訴說著這位笑匠對人、對愛情、對世界的複雜情感。


令人觸動的是占基利所畫的耶穌像:現實中的他曾患抑鬱症、前女友更為他自殺……背負住一連串罪疚、惡名、痛苦,讓他心靈有所依歸的,原來是描繪耶穌的眼神。「我不知道耶穌是否存在......但這幅畫讓我表達對耶穌的感覺。」他希望藉著這幅畫,讓觀者直視耶穌的雙眼,繼而感覺到祂的接納與寬恕。這樣深沉而嚴肅的他,銀幕中又能幾可目見?


「不論是表演、藝術或是雕塑,這一切的重點都是愛。」,占基利如此總結他多年來的創作。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相當具有力量。銀幕前,他為觀眾帶來不少歡笑;銀幕後,他為我們帶來藝術的沉澱。這種無所保留的態度,不是對世界的「愛」是什麼?


 

【追憶卡式年華Side B:Digital到盡頭便是Analog】

卡式帶pop-up專賣店出現銅鑼灣市中心,四大天王到羅大佑的錄音帶專輯「重現民間」,似乎意味著繼黑膠之後,錄音帶將成新一輪音樂懷舊潮流。這股懷舊新風潮何以彈起,其實有跡可尋…

近年音響、相機設計到時裝,(甚至檸檬茶)都大吹復古懷舊風,直指八、九十年代的時代質感,此固然是一種懷舊行銷(nostalgia marketing)的手段與潮流,以集體回憶、Good old days去喚起消費者情懷。

這股風潮的文化底蘊,有說正正是對現今數碼科技發展過快的反撲——回歸這些產品代表的二十世紀下半葉,迎接千禧年這段百花齊放的美好年代。包括錄音帶,甚至近年盛行熱賣的黑膠與菲林在內,這些再成新潮的舊玩意都有一個統稱:analog。

Analog(類比訊號)一詞,原先是一個很技術的概念,意指,但在數碼科技盛行後,就逐漸成為科技懷舊者眼中,它就是一枝與digital有所分別的旗幟。要定義analog,撇開「類比訊號」的技術本質不談,最簡單就是non-digital/pre-digital的舊影音科技。

在analog愛好者眼中,這些老科技產品更有一種美學與浪漫:在於比起現今講求「高清」、「無損」的數碼科技;「低清」、「會損耗」的analog產品,更能代表真實,狂熱份子更有一種很有「印象派」色彩的哲學,謂「記憶本身就是低清、會損耗」,而音質的損耗、「沙沙」的「炒豆」、訊噪,甚至錄影帶翻錄的scanline,更是一種數碼科技沒有的「溫度」。

日本就可謂錄音帶一大橋頭堡,一來作為錄音帶生產大國,在數碼革命興盛時,錄音帶依然在商業機構間有穩定需求,使得錄音帶不如柯達菲林般因生產線結束而「香火斷絕」。而日本收藏家圈子亦相當成熟,甚至能養活一些如「waltz」般,仍可專賣卡帶、VHS等舊科技。而科技設計公司BrainMonk ,早前就推出一種相當新穎的播放器,令大眾再度注視錄音帶的可能性。

一如先前提過vaporwave份子崇拜Window95/98,各門各派的科技懷舊潮流於世界各地一一興起,一同反擊社交網絡盛行年代的過度方便、資訊爆炸,大家碌facebook IG碌到審美疲勞的媒體環境,Analog、卡式帶代表的情感,或許正是《追憶逝水年華》序言所說:「唯一真實的樂園是人們失去的樂園。」

放進去的是錄音帶,播出來的是情懷。

【追憶卡式年華Side A:700卷錄音帶重現銅鑼灣】

在這個「難分真與假」的後真相年代,菠蘿包無菠蘿,老婆餅無老婆……但連唱片行也無唱片?說的是來自台灣,上月尾於香港開設快閃店的「感傷唱片行」,老板賣的確實不是唱片,而是專屬數位年代的「感傷唱片」-感傷地被淘汰的卡式帶。


「感傷唱片行」由台灣勤美文創聚落LAB駐店藝術家游璨賓創辦,熱愛音樂的他曾於唱片業工作十餘年,近年積極推廣黑膠復興運動,在復古的情懷中逐漸萌生復興卡式帶的想法。游認為在云云音樂載體中,只有卡式帶能夠「倒帶」,就像在倒敘著一個個故事,回溯自己的人生。店鋪命名為「感傷」,是因為帶上的歌全是老歌,由一卷卡式帶喚回的陳年往事,總是帶點傷感。

店中出售多達七百多卷懷舊卡式帶,不論想聽紅遍中港台的四大天王,還是重回瀕臨絕種的朝偉金曲夜,琳瑯滿目,任君選擇。還記得當初熬夜只為錄下一首忘情水,或是把自己最心愛的歌曲(連同告白)輯錄成帶送給最心愛的人嗎?那只能是屬於香港人的卡式時代。當你看見王菲仍是王靖雯,黎明問著「今夜你會不會來」,這些帶點殘、有點娘的褪色包裝,有否讓你回到八、九十年代中間分界的時光?認不出溫兆倫的蛋撻頭?不要緊,試試用卡式機聽一次戀愛大過天,你方驚覺一切都感傷地過去了。

關於卡式帶的術語,作為年長用家/年輕收藏家的你又知多少?


「雙卡式」:雙卡式錄音機,可同時擺放兩卷卡式帶


「帶過帶」/「Dup帶」:複製錄音帶聲軌至另一卷錄音帶之意。如果有珍藏想開心些牙?就「dup」多一餅吧!


「洗帶」:重錄一段聲軌於原有聲軌之上,讓錄音帶可以重用,但如果誤將珍藏錄音帶overwrite…就是一場災難的開始…



感傷唱片行 誠品香港 X 利園「閱讀之森」活動之一
營業日期:2017年7月21日(五)-2017年8月31日(四)
營業時間:1200 - 2000
地址:銅鑼灣希慎道利園一期地面林蔭大道

【Netflix爆發小宇宙:《星矢》Reboot!】

「天馬流星拳」、「最接近神的男人」、「同一招對聖鬥士係唔可以用兩次!」

熱傳多時的Netflix版《聖鬥士星矢》,終於推出宣傳海報,以《KNIGHTS of the ZODIAC》為題,星光之下,身穿青銅聖衣的星矢半跪雅典娜面前。相信已經燃起不少朋友的小宇宙…至於點解幅圖會有鬆弛熊?睇內文就知點解!

作為一代男人浪漫的《星矢》系列,題材揉合了(車田正美式)熱血、希臘神話元素、格鬥、奇幻(仲有一班觀音兵至死不渝嘅愛情故事),由1985年開始連載,至今仍外傳、前傳不斷的史詩式大作。當年推出之後迅即風靡全球,成為一代男孩的集體回憶,影響至今不減,香港樂隊Libido2003年時就將主題曲重新填詞:「無敵嘅聖衣 金光璀璨好美麗 唔係鐵係聖衣 著左打都打得勁啲…」

據悉今次Netflix Anime Slate宣佈的Netflix版《聖鬥士星矢》,篇幅將由「銀河戰爭篇」為始至「白銀聖鬥士篇」,與風靡全球的初代動畫時間軸大致相同。而今次版本將不會是續作、外傳,而是reboot故事,不禁令星矢迷期待,《海王篇》、《北歐篇》等會否繼續改編?

車田正美的《星矢》系列,靈感源自獅子座流星雨,草擬期間,主角星矢曾設定為獅子座黃金聖鬥士,到定案則改為現今的天馬座青銅聖鬥士。但「流星」一母題,則化成了星矢的絕技「天馬流星拳」,成為系列一大象徵。而其角色原型、(不問原由,總之會贏的)熱血打鬥風格,在早年《熱拳本色》中其實早見雛型,到《星矢》加上神話背景、完善故事,就化成至今的動漫經典。

早前為紀念《星矢》30周年,日方曾推出《聖鬥士星矢 黃金魂 -soul of gold-》ONA(網絡原創動畫)外傳,講述十二位黃金聖鬥士於《冥王篇》前於阿斯格特的前傳故事。迴響雖不如早年的《冥王篇》,但亦令各位星矢迷的小宇宙升溫不少。

近年Netflix大力包攬多部日本動漫改編權,由《死亡筆記》到《北斗之拳》,於Netflix Anime Slate上,甚至連《鬆弛熊》都宣佈落實改編……反正都係,撈埋一齊做《聖鬥士鬆馳》……好似有啲嘢喎。


 


 


 

【Oh Wonder!—以迷幻曲風為你生活帶來Wonder】

放工聽歌,或已成為你生活的習慣。每天重覆的生活節奏,有沒有一些旋律能使你暫時逃離「日常」? 如果你鍾情於Alternative Pop Music(另類流行音樂),說不定早就聽過Oh Wonder的名字。他們作的歌總帶著迷幻、神秘感覺, 即使擠身如鯽的人潮,聽著亦如置身夢境,與世隔絕。

自2014年9月開始,這隊來自英國的獨立Alt Pop 雙人組合開始了一項叫「一個月一首歌」的計劃。從9月1日發佈第一首歌〈Body Gold〉後,他們都會在每月的1號發佈一首新歌在Sound Cloud和Youtube等平台,免費供人下載聆聽。後來網上迴響熱烈,他們在2015年獲得機會發佈當時DIY的同名專輯《Oh Wonder》,更開始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唱,香港也有幸成為演唱計劃的其中一站

《Oh Wonder》這張專輯外形仿照舊時的黑膠碟,也只以一張兩人的黑白照作封面,帶著懷舊的格調承載新鮮的曲風。

說起迷幻節奏,不得不提迷幻音樂始祖—Radiohead。他們製作的音樂相當獨特,狂亂中伴隨迷幻,藍調曲風配合詭異旋律...可不是個個啱聽,聽的人反應總是很極端。Oh Wonder的音樂雖說不上「正宗」迷幻音樂,卻因他們的音樂迷幻中帶流行元素,令人更「易入口」。因此會有人認為他們的音樂夢幻,有人會覺得神秘,有人認為純粹好聽。在接受外國傳媒Interview Magazine的訪問時,來自倫敦的Josephine van der Guch及出生於曼島(Isle of Man)的Anthony West坦然他們做音樂不為謀利,每首歌都以講述人與人之間的連繫和愛為主,也堅持他們的音樂予群眾的可接觸性

今年8月4日他們將會在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Music Zone舉辦首場音樂會,無論你是熱愛迷幻音樂,或者只想以音樂暫時逃離煩囂,都不應錯過給你帶來Wonder的演出。

【第一次影評世界大戰:《鄧寇克大行動》】

基斯杜化路蘭最新大作,以二戰經典「鄧寇克大撤退」為主題的電影《鄧寇克大行動》,香港上畫不久經已激起一場比戲中可能更激烈的「第一次影評世界大戰」……

今作之中,路蘭一洗先前多部電影風格,沒有繼續黑色風格、沉淪人物、科幻設想的「老本」,只餘下多線敘述、音效奪人、視覺氣勢的「核心價值」,筆鋒一轉變成小人物入手的寫實戰爭片,且比起市面上絕大部份戰爭片,算得上拍得相當低調、安靜,常以沉默帶出緊張氛圍。

而香港的網媒影評中,《香港01》陳廣隆的《沒有「鄧寇克」,只有「大行動」》,以及資深影評人石琪於《立場新聞》的《《鄧寇克》不及《編寫》》,兩篇狠批《鄧》片的文章就激起強烈爭議,甚至罕有地觸發筆戰……

要知道路蘭由《凶心人》到《黑夜之神》三部曲,再以《潛行凶間》》、《星際啟示錄》拍出超乎想像的磅礡世界,都獲一致好評,更累積大批死忠粉絲。今次《鄧寇克大行動》一出,就演變成要麼追捧、要麼狠批的兩極局面。

在陳氏的文章中,認為西方影評對路蘭電影的讚揚言過其實:在高片酬底下製作規模卻不大,拍不出同類片的千軍萬馬;而實景的廣闊就偏離了「人」這個電影的重點,更非路蘭所稱的「紀錄片風格」;而「去戲劇化」的寫法,就將電影「拍小了」,不及史匹堡「懂得真實戰場的感覺」。

他更直指路蘭意圖上想「衝擊奧斯卡」。臨尾更抽擊《星際啟示錄》為「虛張聲勢卻漏洞百出的急躁煽情影片」,《鄧》片「沒那麼可憎呢」。

同樣亦是質疑態度的石琪,同樣指出史實中的十萬計遺棄物資裝備、史實的場面、後續沒有呈現等等,「局限於少數角色的遭遇與視點,未能概括整體情況。」

石琪就以《編寫美好時光》呈現的戰時實感比較,陳氏則以《愛.誘.罪》的鄧寇克描寫、《雷霆救兵》等突出《鄧》的失敗。兩人同樣招致大批網民批評,有人謂石琪:「侮辱了路蘭」、「走去話人冇飛機大炮血腥爆炸冇壓迫 只可以話佢入錯場」。

而措辭毫不客氣的陳氏,更激起留言幾乎一致圍攻外,更引來電影編劇(兼903格格主)江皓昕在《CUP媒體》撰文曲筆諷刺,笑謂:「全世界最懂電影的人居然都住香港」、「人家五分鐘頂你整部電影啦」,將陳氏援引史匹堡、《愛.誘.罪》等等的批評方法大肆批評。這篇罕見的「影評評」,就引來網民毀譽參半,有人說江氏「潑婦罵街」,又有人留言「好啜核」、「笑到肚痛」……

但好戲未止,陳廣隆日前就以《誰是大師?什麼神作?什麼影評?》全面反擊,支持自己「路蘭是成功商業導演,但比不上一流,更遑論與真正大師比較」的觀點,全力搜尋由香港、台灣、英美的評論,大力援引英文媒體文章,證明路蘭的讚譽中有評論者的「造神運動」,繼續堅持自己的觀點,認為路蘭今次故事犯駁、敘事支離破碎之餘,不點名批評先前對他影評的批評,「作為一個觀眾,當然不需要把古今中外的電影都看一遍……可是作為評論者,卻不能回避這些問題了。」

由「影評」到「影評評」,到這篇「影評評評」橫空出世——「評評評評」來來往往,筆鋒文字間的槍林彈雨似乎暫時未止,鄧寇克的長灘海峽很安靜,《鄧寇克》的上空卻熱鬧得很。

【I am Bond again, Daniel Craig歸來!】

作為第六代占士邦,由《皇家賭場》嶄露頭角到《Skyfall》大獲好評,《Spectre》中疑似退役的Daniel Craig,千呼萬喚終於正式宣佈將會繼續出演!903格就同大家回顧一下這位屢次破格,將《鐵金鋼》老字號更上一層樓的這位冷面型男整個特務生涯!

舞台劇出身的Daniel Craig,早年拍過英國電視劇,畢業後不久亦已接拍多部電影,主要演繹冷面男角,直到2005年,他接拍叫好叫座的《慕尼黑》,演活暗殺小組的車手Steve留下不俗印象,翌年就獲垂青接演新一輯007,繼承皮雅斯布士南的占士邦角色,第一部,就由《新鐵金剛智破皇家賭場》打開全新風格的占士邦電影。

由Daniel Craig擔綱的新系列《占士邦》,開始從以往由辛康納利奠下的鐵金鋼形象,無所不能風流倜儻,開始更為立體、人性化,亦更為冷酷寡默,但又演出一種冷面鐵漢背後的人性軟弱。而新系列亦比以往更重視劇情的連續性,由《皇家賭場》到《量子殺機》的緊接,到《Spectre》嘗試reboot魔鬼黨,為先前所有的黑幕伏線大收尾,是否成功還算見仁見智,但Daniel Craig的新演繹,尤其在《Skyfall》之中,就幾乎獲一致好評。

談到Daniel Craig的《鐵金鋼》,《Skyfall》一作可謂經典,此作一反鐵金鋼的傳統:觸及占士邦本身的身份、過去、童年,亦將M與占士邦之間的主僕、親情混雜的關係描寫得甚是動人,在舊特務挑戰軍情六處的復仇主線中,甚至拍出堪值玩味的細膩人物情感關係(Silva將手槍指同時向自己與M的太陽穴一幕,想每位Skyfall fans必定看到眼濕濕),以及可比歐洲文藝片的心靈風景況味(回想一下aston martin db5這台經典007愛車停在蘇格蘭Skyfall谷地的一幕,嗚呀!)

《Skyfall》大打情懷牌,同時重視人物立體的手法成功之後,續作《Spectre》就固然reboot魔鬼黨,視覺效果、場面風格比起前作更有過之無不及,更史無前例破格疑似讓絕不花瓶,甚至帶有女性自主意識的邦女郎Madeleine Swann「坐正」「正印」,一同坐上db5驅車消失都市的last shot,令觀眾甚至有「鐵金鋼大結局」之感。

雖然這幕令一眾fans滿心遐想,007這個老字號當然不可以這麼容易結婚收山,Daniel Craig繼續繼任,又怎麼會有異議?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