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格訪客

從對談說故事,有聲有畫有字。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903格訪客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吳宇森執導的新電影,大奸角是以活人作實驗的日本藥廠大老闆;被逼害的,是中國律師。仲唔係中國神槍手以一敵百日本仔?仲唔夠符合主旋律?且慢。電影中,最有情有義有型有款的,是日本勇探,由福山雅治飾演,跟張涵予惺惺相識,彷佛重現《喋血雙雄》的周潤發與李修賢。故事發生在大阪,不是非洲;亦不見一個中國人見義勇為拯救全世界的激昂,或加插一段手持中國護照便路路暢通的宣傳片。全球總票房恐怕連《戰狼II》的車尾燈也追不到。「你叫我拍,我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去拍。這種電影,不是我的擅長。」


吳宇森擅長的,叫情懷。一個可能已被大家忘記了的詞語。關於現在,大導演有很多不滿。只是,可以怎樣逆轉?難怪吳宇森隱隱浮現出一種孤身走我路的落寞。


《追捕》原是1976年的一齣日本電影,由高倉健主演。高倉健是誰?大概有很多觀眾已經不明所以。「我拍《追捕》,是因為想重拍高倉健的電影,向他致敬,同時向六十年代的日本電影致敬。高倉健在生時,試過跟他有幾次交談,一直想跟他合作。對他,我到現在仍然充滿懷念。」選材明顯跟票房或市場無關。即使,高倉健曾經是無數大陸人的偶像,《追捕》也曾經是影響整個中國的首齣登陸的外語電影。畢竟已是文革之後、改革開放之初的事。


在吳宇森眼中,高倉健一代,代表最美好的一代。「60-80年代,是電影最好看的時代,注重文學性、人性,也注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又有新技巧。對愛電影的人來說,是最幸福的,可以期待令觀眾震驚的作品出現。最重要是百花齊花,流行的電影不只單一片種。我好懷念。」


現在就慘了。「如果有齣電影打破票房紀錄,其他電影,不論題材,都要按照同一種剪接方式、節奏去拍攝。現在的電影越來越單一化。


「我已經很少看新電影,尤其荷李活的。再沒什麼值得好看。」


有這種趨勢,其中一大原因是票房越來越重要。「電影票房決定一切,甚至影響創作路向,令現在的電影缺少一份情懷。對我來說,影響還不算太大,我也很認識市場,拍過好高賣座紀錄的電影,大家都尊重我。我也了解部份監製只是過於緊張,才要求導演轉用另一種風格。


「甚至,會相信市場調查。只要有觀眾話不需要一個空鏡頭,便要剪走。這個是導演的說故事方法嘛,怎可能說變便變?」


吳宇森坦承,對現今情況非常反感。例如觀眾倚賴網絡評分選擇電影。「一些不太注重商業價值的好戲,便很容易被忽略。」又例如觀眾看電影的態度。「好多人說電影不用拍得太長,拍第一個鏡頭,觀眾便會明白。我說電影不是這樣的,不是計較有幾多個鏡頭,是要重視畫面表現的美感、精神和感情世界。


「以前,是我們帶領觀眾;現在,是觀眾帶領電影。」


類似的不滿,也有其他人說過。那個人,叫馬田史高西斯。


吳宇森為人比較樂觀,雖然反感,仍然覺得總有機會可以將新一代的觀影意識扭轉回來。例如再拍到一齣似《英雄本色》般重視情懷的好戲,好觀眾便會被拉回來。「電影未死,只是令人失望,遺憾。荷李活是這樣,國內也類似,但歐洲片仍然有特色,印度電影也好好看吖。」最近,大陸有導演真的再拍《英雄本色》,一般觀眾應該未必敢睇。


《英雄本色》當年打破香港的票房紀錄,那份宣揚俠義精神、手足之情,曾經是主流價值。是不是有點過氣了?《戰狼II》賣的大愛國,才是最值錢的情懷。「《戰狼II》的賣座,是社會現象。一直以來,很難界定某一種電影,代表中國精神。《戰狼II》可能就是代表性之一。它表現了現代中國意識,包含了一種民族情緒。很多海外華僑的確遭遇過不公平對待,這齣電影可以讓被壓抑的情感發洩出去。再加上政治因素,發生在韓國和印度的事,就令觀眾更加代入。


「不過,我不會用同一種手法去拍中國精神。淺白、直接、發洩情感的,我不擅長。」吳宇森說,電影,尤其中國電影,現況是有點混亂。他畢竟是個在香港成名,曾經進軍荷李活的人。



撰文:方俊傑
拍攝:剪接:關樂欣
場地提供:新濠影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