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格訪客

從對談說故事,有聲有畫有字。

詳細資料
幸運得可怕 宋芸樺

一個走,一個來。四十一歲的舒淇剛宣佈暫別影圈,二十五歲的宋芸樺就有新片上畫。開拍電影之前,舒淇曾經向導演建議,為宋芸樺的角色加插一段床上戲。劇情講到宋芸樺已三十幾歲,潦倒地身在東京異地,重遇中學時代有過曖味的對象,情難自制也很合理。最終,沒有。宋芸樺給人的印象仍然似個高中生。


一出道便是女主角。第一齣作品是九把刀的《等一個人咖啡》,第二齣是提名金馬獎影后的《我的少女時代》,第三齣是可以實現心願盡情展現歌藝的《帶我去月球》。舒淇大概不能想像這種備受保護的幸運。


宋芸樺說自己懂說話開始便想唱歌,想表演,但中間不太順利,便換了另一條路。本來沒想過當演員,但卻被剛拍完《那些年》的九把刀相中,一躍而成賣座大片女主角。更幸運是之後拍《我的少女時代》,紅了主題曲《小幸運》,終於讓宋芸樺有機會在舞台上獻唱。很多歌手也沒有這個福氣。「幸運是老天給我很好的開始,但努力跟平常的累積才是最重要。


「例如不是為了要去金馬獎才開始練唱歌,是平常已在累積,有機會時才能用力握住。」宋芸樺的歌藝大獲好評,拍《等一個人咖啡》,拍《我的少女時代》,還要經過不斷的試鏡,到《帶我去月球》,當然是另一回事。「看過劇本,好喜歡,便跟導演碰面,聊聊天。或者導演也感受到我想演的熱情吧。」應該是熟手技工了吧。《我的少女時代》是懷劉德華的舊,《帶我去月球》懷張雨生的舊,宋芸樺同樣扮演高中生。舒淇覺得後輩是時候需要變得更加成熟,當事人是否同意?「看劇本時,已經沒有很成人的情節,或者他們是在很早以前才有討論過可能性吧。


「以前都是扮演傻傻的角色。今次其實完全相反,會比較勇於去追求夢想和表達,不管做任何事,都希望一嗚驚人。」根本就是度身訂造嘛。宋芸樺說,廿五歲了,開始踏進長大的階段,開始懂得用心的去感受,開心好,不開心也好,也可以作為人生的養份去看待。其他的廿五歲大概還在渾渾噩噩或者怨天怨地,宋芸樺實在幸運得可怕。


採訪:方俊傑
拍攝、剪接:關樂欣
場地提供: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吳宇森執導的新電影,大奸角是以活人作實驗的日本藥廠大老闆;被逼害的,是中國律師。仲唔係中國神槍手以一敵百日本仔?仲唔夠符合主旋律?且慢。電影中,最有情有義有型有款的,是日本勇探,由福山雅治飾演,跟張涵予惺惺相識,彷佛重現《喋血雙雄》的周潤發與李修賢。故事發生在大阪,不是非洲;亦不見一個中國人見義勇為拯救全世界的激昂,或加插一段手持中國護照便路路暢通的宣傳片。全球總票房恐怕連《戰狼II》的車尾燈也追不到。「你叫我拍,我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去拍。這種電影,不是我的擅長。」


吳宇森擅長的,叫情懷。一個可能已被大家忘記了的詞語。關於現在,大導演有很多不滿。只是,可以怎樣逆轉?難怪吳宇森隱隱浮現出一種孤身走我路的落寞。


《追捕》原是1976年的一齣日本電影,由高倉健主演。高倉健是誰?大概有很多觀眾已經不明所以。「我拍《追捕》,是因為想重拍高倉健的電影,向他致敬,同時向六十年代的日本電影致敬。高倉健在生時,試過跟他有幾次交談,一直想跟他合作。對他,我到現在仍然充滿懷念。」選材明顯跟票房或市場無關。即使,高倉健曾經是無數大陸人的偶像,《追捕》也曾經是影響整個中國的首齣登陸的外語電影。畢竟已是文革之後、改革開放之初的事。


在吳宇森眼中,高倉健一代,代表最美好的一代。「60-80年代,是電影最好看的時代,注重文學性、人性,也注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又有新技巧。對愛電影的人來說,是最幸福的,可以期待令觀眾震驚的作品出現。最重要是百花齊花,流行的電影不只單一片種。我好懷念。」


現在就慘了。「如果有齣電影打破票房紀錄,其他電影,不論題材,都要按照同一種剪接方式、節奏去拍攝。現在的電影越來越單一化。


「我已經很少看新電影,尤其荷李活的。再沒什麼值得好看。」


有這種趨勢,其中一大原因是票房越來越重要。「電影票房決定一切,甚至影響創作路向,令現在的電影缺少一份情懷。對我來說,影響還不算太大,我也很認識市場,拍過好高賣座紀錄的電影,大家都尊重我。我也了解部份監製只是過於緊張,才要求導演轉用另一種風格。


「甚至,會相信市場調查。只要有觀眾話不需要一個空鏡頭,便要剪走。這個是導演的說故事方法嘛,怎可能說變便變?」


吳宇森坦承,對現今情況非常反感。例如觀眾倚賴網絡評分選擇電影。「一些不太注重商業價值的好戲,便很容易被忽略。」又例如觀眾看電影的態度。「好多人說電影不用拍得太長,拍第一個鏡頭,觀眾便會明白。我說電影不是這樣的,不是計較有幾多個鏡頭,是要重視畫面表現的美感、精神和感情世界。


「以前,是我們帶領觀眾;現在,是觀眾帶領電影。」


類似的不滿,也有其他人說過。那個人,叫馬田史高西斯。


吳宇森為人比較樂觀,雖然反感,仍然覺得總有機會可以將新一代的觀影意識扭轉回來。例如再拍到一齣似《英雄本色》般重視情懷的好戲,好觀眾便會被拉回來。「電影未死,只是令人失望,遺憾。荷李活是這樣,國內也類似,但歐洲片仍然有特色,印度電影也好好看吖。」最近,大陸有導演真的再拍《英雄本色》,一般觀眾應該未必敢睇。


《英雄本色》當年打破香港的票房紀錄,那份宣揚俠義精神、手足之情,曾經是主流價值。是不是有點過氣了?《戰狼II》賣的大愛國,才是最值錢的情懷。「《戰狼II》的賣座,是社會現象。一直以來,很難界定某一種電影,代表中國精神。《戰狼II》可能就是代表性之一。它表現了現代中國意識,包含了一種民族情緒。很多海外華僑的確遭遇過不公平對待,這齣電影可以讓被壓抑的情感發洩出去。再加上政治因素,發生在韓國和印度的事,就令觀眾更加代入。


「不過,我不會用同一種手法去拍中國精神。淺白、直接、發洩情感的,我不擅長。」吳宇森說,電影,尤其中國電影,現況是有點混亂。他畢竟是個在香港成名,曾經進軍荷李活的人。



撰文:方俊傑
拍攝:剪接:關樂欣
場地提供:新濠影匯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Vol. 2: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她最近應該比較清閒。離開電視台新聞部未夠一個月,當前急務:染了一頭紅髮。「當主播時,不可以留太長的頭髮,不可以染黑色或啡色以外的髮色。儀容要低調,要端莊。」要一個九十後美女儀容低調,可能比要她在三十五度高溫之下穿著套裝,更痛苦。


事實上,未離職的話,想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也不會成功。「第一日入職,公司便提醒我們別把自己視作明星,不要成為新聞上的主角。要保持形象,如果出現醜聞,還有什麼人會相信我們口中的說話?」陳嘉倩卻心知自己是一個明星。「主播明星化的趨勢,根本不能抗拒。」我更加關心,在陳嘉倩曾經任職的電視台,近幾年,還會有任何一個主播,觀眾會徹徹底底相信他們口中的說話?就算保持一頭整齊黑髮也無補於事吧。


我不是校花,也不是記者


陳嘉倩出生於九零年五月,香港回歸時,才七歲。她卻慨嘆特區時代的香港,跟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風貌相差甚遠。「香港人不太開心,個個眼中只有買樓,彷彿只有買到樓才算成功。一放假就好想逃離香港。」陳嘉倩現正無業,換了是你,應該身在東京或首爾,她居然留在香港。「我有旅行疲累。離職頭幾日,我才刻意避開電視,避開新聞台。我不可能不關心時事新聞的。」


自小夢想發掘社會的不公義,報導真相,立志選讀大學的傳理系。傳理系曾經很吃香,現在的話,我會有點懷疑。陳嘉倩的高考成績不夠晉身中大新聞系。她有兩個選擇:浸大新聞系或中大英文系。「浸大新聞系一年只收二十人,我結果將中大英文系排在名單較前的位置。」


間接造就她在將來一路報新聞一路教英語。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Now TV當主播。又話發掘社會不公義,為什麼不去做不用出鏡的記者?「前線記者沒有公開請人嘛。」可以做報館或者雜誌社啫?「電視台的package較好,公司又比較近市區。」換了我是部門主管,見到陳嘉倩挾中大校花之名,都請她坐定定報新聞啦,難道叫她做個隱姓埋名狗仔隊咩?「我沒有參加過校花選舉,只係做過一趟雜誌訪問咋。我一直想讀傳媒,想做記者,無話特別想做明星。」她所說的一直,是指就學時期的一直。


入行後,就有另一種想法了。「尤其加入免費電視台後,多了人留意,多了人評論外型。」難過嗎?你希望別人留意自己有沒有懶音,有沒有應變能力,事前準備工作夠不夠;大家只留意有沒有黑眼圈,打扮似不似靜宜。「也不會不高興。會開心有人留意自己的儀容,沒有白費化妝,也沒有白費襯衫的心思。」陳嘉倩說,曾經想過調職,慢慢明白要找另一個主播頂替自己,原來不是易事。既然自己適合主播的崗位,為何不可以好好的做下去呢?她還想過,自己會在新聞界打滾到老。


然後,三年多後,她離開了。


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轉工,不外乎幾個原因。一:對薪水不滿意。「是無綫找我過檔的,offer不錯。而且平台大了,會有更多人認識我。」二:對同事不滿意。「街外人常覺得主播會爭上位,爾虞我詐。其實新聞部就跟普通的辦公室一樣,會有普通的gossip。是會希望爭取到在翡翠台出鏡,因為有額外的出鏡費。也不過想進步,想做好自己,算良性競爭。」


應該是第三個原因吧:頂間公司唔順。陳嘉倩由Now TV轉職無綫約半年後,佔中事件發生。「印象最深刻是放催淚彈的一日。我負責報導,做live做了兩個多小時。我好難受,見到外面世界的衝擊,有人受傷有人流血,我好想喊,但要控制住聲線,不可以抖震,要以一個敍事的態度去報導,不可以帶有任何情緒。做完,我覺得自己已經花光了所有力氣,第二日,不想再繼續。結果,我連續做了兩個星期。」


佔中期間的七警案,直接或間接令無綫新聞部出現離職潮。某程度上,選擇留低的陳嘉倩可以稱得上是得益者。「我常想,如果當日是由我負責報導,我都會用上打、踢之類字眼,一樣會犯上電視台眼中的錯誤。」給管理層的公開信,陳嘉倩有份聯署。對夢寐以求的新聞業,還有憧憬?「一個報導,背後有記者有編輯,作為主播,大概只可以跟著稿件的字眼閱讀,不跟從的話,會影響整個團隊。以前,我會覺得傳媒業比較自由,就是記者報導真相。現在,會明白每間公司都有關注的重點,會有不同的政策,記者不可能想怎樣寫便怎樣寫,是比想像中多了制肘。」


陳嘉倩說,大家想得太多了,離開主播台,純粹怕悶。「都三年半了,要試的,都試過了。是時候離開安全區。」媒體碎片化,當穿上背心也成為網民熱話,陳嘉倩大有潛質步師姐方健儀後塵,成為網絡紅人。「自由度是很重要。現在無需再跟住別人的指令工作,是由我自己去選擇。我是個介意別人評頭品足的人,以前,落酒吧飲杯酒,也會有點擔心。是包袱。」


卸下主播身份,也卸下這個包袱吧。「有些包袱,會一直跟住自己的。」


採訪:方俊傑
拍攝:剪接:李俊威
場地提供: 樓上空間 Life Style Design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Vol. 1:我不是校花,也不是記者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她最近應該比較清閒。離開電視台新聞部未夠一個月,當前急務:染了一頭紅髮。「當主播時,不可以留太長的頭髮,不可以染黑色或啡色以外的髮色。儀容要低調,要端莊。」要一個九十後美女儀容低調,可能比要她在三十五度高溫之下穿著套裝,更痛苦。


事實上,未離職的話,想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也不會成功。「第一日入職,公司便提醒我們別把自己視作明星,不要成為新聞上的主角。要保持形象,如果出現醜聞,還有什麼人會相信我們口中的說話?」陳嘉倩卻心知自己是一個明星。「主播明星化的趨勢,根本不能抗拒。」我更加關心,在陳嘉倩曾經任職的電視台,近幾年,還會有任何一個主播,觀眾會徹徹底底相信他們口中的說話?就算保持一頭整齊黑髮也無補於事吧。


我不是校花,也不是記者


陳嘉倩出生於九零年五月,香港回歸時,才七歲。她卻慨嘆特區時代的香港,跟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風貌相差甚遠。「香港人不太開心,個個眼中只有買樓,彷彿只有買到樓才算成功。一放假就好想逃離香港。」陳嘉倩現正無業,換了是你,應該身在東京或首爾,她居然留在香港。「我有旅行疲累。離職頭幾日,我才刻意避開電視,避開新聞台。我不可能不關心時事新聞的。」


自小夢想發掘社會的不公義,報導真相,立志選讀大學的傳理系。傳理系曾經很吃香,現在的話,我會有點懷疑。陳嘉倩的高考成績不夠晉身中大新聞系。她有兩個選擇:浸大新聞系或中大英文系。「浸大新聞系一年只收二十人,我結果將中大英文系排在名單較前的位置。」


間接造就她在將來一路報新聞一路教英語。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Now TV當主播。又話發掘社會不公義,為什麼不去做不用出鏡的記者?「前線記者沒有公開請人嘛。」可以做報館或者雜誌社啫?「電視台的package較好,公司又比較近市區。」換了我是部門主管,見到陳嘉倩挾中大校花之名,都請她坐定定報新聞啦,難道叫她做個隱姓埋名狗仔隊咩?「我沒有參加過校花選舉,只係做過一趟雜誌訪問咋。我一直想讀傳媒,想做記者,無話特別想做明星。」她所說的一直,是指就學時期的一直。


入行後,就有另一種想法了。「尤其加入免費電視台後,多了人留意,多了人評論外型。」難過嗎?你希望別人留意自己有沒有懶音,有沒有應變能力,事前準備工作夠不夠;大家只留意有沒有黑眼圈,打扮似不似靜宜。「也不會不高興。會開心有人留意自己的儀容,沒有白費化妝,也沒有白費襯衫的心思。」陳嘉倩說,曾經想過調職,慢慢明白要找另一個主播頂替自己,原來不是易事。既然自己適合主播的崗位,為何不可以好好的做下去呢?她還想過,自己會在新聞界打滾到老。


然後,三年多後,她離開了。



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轉工,不外乎幾個原因。一:對薪水不滿意。「是無綫找我過檔的,offer不錯。而且平台大了,會有更多人認識我。」二:對同事不滿意。「街外人常覺得主播會爭上位,爾虞我詐。其實新聞部就跟普通的辦公室一樣,會有普通的gossip。是會希望爭取到在翡翠台出鏡,因為有額外的出鏡費。也不過想進步,想做好自己,算良性競爭。」


應該是第三個原因吧:頂間公司唔順。陳嘉倩由Now TV轉職無綫約半年後,佔中事件發生。「印象最深刻是放催淚彈的一日。我負責報導,做live做了兩個多小時。我好難受,見到外面世界的衝擊,有人受傷有人流血,我好想喊,但要控制住聲線,不可以抖震,要以一個敍事的態度去報導,不可以帶有任何情緒。做完,我覺得自己已經花光了所有力氣,第二日,不想再繼續。結果,我連續做了兩個星期。」


佔中期間的七警案,直接或間接令無綫新聞部出現離職潮。某程度上,選擇留低的陳嘉倩可以稱得上是得益者。「我常想,如果當日是由我負責報導,我都會用上打、踢之類字眼,一樣會犯上電視台眼中的錯誤。」給管理層的公開信,陳嘉倩有份聯署。對夢寐以求的新聞業,還有憧憬?「一個報導,背後有記者有編輯,作為主播,大概只可以跟著稿件的字眼閱讀,不跟從的話,會影響整個團隊。以前,我會覺得傳媒業比較自由,就是記者報導真相。現在,會明白每間公司都有關注的重點,會有不同的政策,記者不可能想怎樣寫便怎樣寫,是比想像中多了制肘。」


陳嘉倩說,大家想得太多了,離開主播台,純粹怕悶。「都三年半了,要試的,都試過了。是時候離開安全區。」媒體碎片化,當穿上背心也成為網民熱話,陳嘉倩大有潛質步師姐方健儀後塵,成為網絡紅人。「自由度是很重要。現在無需再跟住別人的指令工作,是由我自己去選擇。我是個介意別人評頭品足的人,以前,落酒吧飲杯酒,也會有點擔心。是包袱。」


卸下主播身份,也卸下這個包袱吧。「有些包袱,會一直跟住自己的。」



採訪:方俊傑
拍攝:剪接:李俊威
場地提供:樓上空間

環保少女 蘇麗珊 Vol.2:我也有無力感

【環保少女 蘇麗珊】


蘇麗珊畢業於理工大學環璄與可持續發展理學士課程。簡單點解釋,即是跟環保有關的課程。至少,中學時代的蘇麗珊如此認為。「當初,讀環保,好有抱負,以為可以拯救地球。讀了三年,發現根本不是同一回事;試過在地盤辦公室工作幾個月,更加明白一切只為應付制度上的需要。」讀環保保護不到環境,正如,修讀演戲課程也不保証演技突飛猛進。甚至,今時今日,任你演技再好,真的有用?不代表有戲可演。假設你是一位香港新晉演員的話。


例如出生於1992年,袁詠儀版《金枝玉葉》首映時只得兩歲的蘇麗珊。


 


【做不到袁詠儀】



兩年前,《哪一天我們會飛》讓蘇麗珊獲得金像獎及金馬獎的最佳新演員提名。「我是打天才波,靠導演排戲排兩個月便去開拍。我覺得自己做戲好差,以前,也試過試鏡,試十次,十次也不中。」


做戲好差是很正常的。蘇麗珊向來對電影沒什麼研究,只記得看過《侏羅紀公園》。不是人人也一出世便是演戲天才。「是入行後才重看舊電影,最喜歡袁詠儀,例如《金枝玉葉》,例如《金玉滿堂》。」袁詠儀是打天才波的最佳代言人,曾經豪言演戲只講天份,1993年贏最佳新人獎,翌年已經做影后。最紅的時候,袁詠儀一年可以推出超過十齣電影。蘇麗珊要等到事隔兩年,才有另一齣電影《愛情奴隸獸》面世。香港電影的女角?好多也轉移到國內演員身上了。


「內地演員,真係好犀利。講靚,太多人靚過我;講好戲,她們是學院派出身。我?我連國語也未說得標準。」完全無法相提並論?蘇麗珊說,即使沒有國內佳麗,單純跟香港同輩比較,也自知輸蝕。「演藝學院的畢業生都好犀利。我唯有不停進修。試過修讀一個法國大師的班,一個星期,每一日密集式朝十晚五。上完,好唔開心,回家大喊。因為,學得越多,越明白自己有幾不足。」


在袁詠儀的九十年代,香港人或者可以打天才波。今日嘛⋯⋯「我不希望自己在這一種狀態下繼續做演員。」蘇麗珊說。


 


【我也有無力感】


不過,給蘇麗珊再選擇一次,她大概都會選擇演戲。一來一出道就當女主角,幾多演藝學院高才生也遇不到像這樣的機會。二來她曾經很重視的環保課題,更加讓人失望。「以前,看到臭氧層穿了的新聞,看到氣候愈來愈差,看到北極熊無家可歸,會好難過,會對人類很憤怒。然後,會叫朋友不要用膠袋;帶水樽,不要買支裝水。現在也憤怒,因為我們明明可以做得更多去幫助環保,但為了自私的理由,可能為了慳錢,可能為了享受,便選擇了另一條路。不過,我也明白,有太多事,不似表面上的簡單。」


蘇麗珊舉了一個例子:家居廢物徵費,原則上,2015年便應該要實行。現在都2017年年底了,還是只聞樓梯響。「以前,一味憤怒;現在,會嘗試理解原因;然後,只有一份無力感。」連一出道就被萬千寵愛的,也抵擋不住無力感。「我們是被寵壞?不錯,我是好幸運,有好多機會。不過,入行後,媒體、網上輿論和外界人物對自己的看法,始終有很大改變。我會說是想法上的衝擊。這種情況下,對演戲抱有強烈的信念,很重要,要每日提醒自己,自己到底是為什麼努力,不要迷失。」


蘇麗珊不是自小已做足準備做明星,她只不過在fb放了靚相,有人找她拍廣告,拍完一個再拍另一個,便接了《哪一天我們會飛》。由學生變成明星,無力感重了,到底開心了,還是痛苦了?蘇麗珊想了良久:「很難答⋯⋯還是較開心吧。以前會覺得前路茫茫,不知如何是好。現在總算清晣了一點。」訪問當日,蘇麗珊被疑似新歡親蜜摸肚的消息還未曝光,心情,應該比較愉快。


 


採訪: 方俊傑
拍攝、剪接:Will Lee
髮型:Will Yu@the attic
化妝:Will Wong@Will makeup
服裝:iBlues
場地:E-Max

環保少女 蘇麗珊 Vol.1:做不到袁詠儀

【環保少女 蘇麗珊】


蘇麗珊畢業於理工大學環璄與可持續發展理學士課程。簡單點解釋,即是跟環保有關的課程。至少,中學時代的蘇麗珊如此認為。「當初,讀環保,好有抱負,以為可以拯救地球。讀了三年,發現根本不是同一回事;試過在地盤辦公室工作幾個月,更加明白一切只為應付制度上的需要。」讀環保保護不到環境,正如,修讀演戲課程也不保証演技突飛猛進。甚至,今時今日,任你演技再好,真的有用?不代表有戲可演。假設你是一位香港新晉演員的話。


例如出生於1992年,袁詠儀版《金枝玉葉》首映時只得兩歲的蘇麗珊。


【做不到袁詠儀】


兩年前,《哪一天我們會飛》讓蘇麗珊獲得金像獎及金馬獎的最佳新演員提名。「我是打天才波,靠導演排戲排兩個月便去開拍。我覺得自己做戲好差,以前,也試過試鏡,試十次,十次也不中。」
做戲好差是很正常的。蘇麗珊向來對電影沒什麼研究,只記得看過《侏羅紀公園》。不是人人也一出世便是演戲天才。「是入行後才重看舊電影,最喜歡袁詠儀,例如《金枝玉葉》,例如《金玉滿堂》。」袁詠儀是打天才波的最佳代言人,曾經豪言演戲只講天份,1993年贏最佳新人獎,翌年已經做影后。最紅的時候,袁詠儀一年可以推出超過十齣電影。蘇麗珊要等到事隔兩年,才有另一齣電影《愛情奴隸獸》面世。香港電影的女角?好多也轉移到國內演員身上了。


「內地演員,真係好犀利。講靚,太多人靚過我;講好戲,她們是學院派出身。我?我連國語也未說得標準。」完全無法相提並論?蘇麗珊說,即使沒有國內佳麗,單純跟香港同輩比較,也自知輸蝕。「演藝學院的畢業生都好犀利。我唯有不停進修。試過修讀一個法國大師的班,一個星期,每一日密集式朝十晚五。上完,好唔開心,回家大喊。因為,學得越多,越明白自己有幾不足。」


在袁詠儀的九十年代,香港人或者可以打天才波。今日嘛⋯⋯「我不希望自己在這一種狀態下繼續做演員。」蘇麗珊說。


【我也有無力感】


不過,給蘇麗珊再選擇一次,她大概都會選擇演戲。一來一出道就當女主角,幾多演藝學院高才生也遇不到像這樣的機會。二來她曾經很重視的環保課題,更加讓人失望。「以前,看到臭氧層穿了的新聞,看到氣候愈來愈差,看到北極熊無家可歸,會好難過,會對人類很憤怒。然後,會叫朋友不要用膠袋;帶水樽,不要買支裝水。現在也憤怒,因為我們明明可以做得更多去幫助環保,但為了自私的理由,可能為了慳錢,可能為了享受,便選擇了另一條路。不過,我也明白,有太多事,不似表面上的簡單。」


蘇麗珊舉了一個例子:家居廢物徵費,原則上,2015年便應該要實行。現在都2017年年底了,還是只聞樓梯響。「以前,一味憤怒;現在,會嘗試理解原因;然後,只有一份無力感。」連一出道就被萬千寵愛的,也抵擋不住無力感。「我們是被寵壞?不錯,我是好幸運,有好多機會。不過,入行後,媒體、網上輿論和外界人物對自己的看法,始終有很大改變。我會說是想法上的衝擊。這種情況下,對演戲抱有強烈的信念,很重要,要每日提醒自己,自己到底是為什麼努力,不要迷失。」
蘇麗珊不是自小已做足準備做明星,她只不過在fb放了靚相,有人找她拍廣告,拍完一個再拍另一個,便接了《哪一天我們會飛》。由學生變成明星,無力感重了,到底開心了,還是痛苦了?蘇麗珊想了良久:「很難答⋯⋯還是較開心吧。以前會覺得前路茫茫,不知如何是好。現在總算清晣了一點。」訪問當日,蘇麗珊被疑似新歡親蜜摸肚的消息還未曝光,心情,應該比較愉快。


 


採訪: 方俊傑
拍攝、剪接:Will Lee
髮型:Will Yu@the attic
化妝:Will Wong@Will makeup
服裝:iBlues
場地:E-Max

美麗有毒 許瑋甯 vol. 2:我要變做佛地魔!

【美麗有毒 許瑋甯 vol. 2:我要變做佛地魔!】

【美麗有毒  許瑋甯】
許瑋甯的甯,讀音寧,百家姓之一。由於簡體字寫法,跟「寧」字一樣,兩個姓氏常被混淆。許瑋甯用繁體字,是土生土長台灣人。


 


 看上去不似。原來有四分一意大利血統,是個混血兒。「小時候,頭髮是紅色的,似隻猴子。」這隻猴子,當上模特兒,更拍過《惡作劇之吻》、《下一站。幸福》、《醉後決定愛上你》等等港女最愛台劇。


 


 樣子平凡的,會希望自己愈漂亮愈好。許瑋甯在兩齣《紅衣小女孩》選擇以醜示人,但她最近現身威尼斯影展,美到被媒體推舉為台灣之光。對,世界不公平,一個不成人形的角色,也要找一個美女來演譯。美麗,又怎可能有毒?

【四年沒有食過晚飯】
「我以前覺得自己長得很奇怪,頭髮是紅色的,似隻猴子。一直找不到好朋友,要到高中,才有所不同。」許瑋甯說,成長過程蠻辛苦。辛苦到無朋友,卻未必是壞事。「沒有朋友,個性會比較敏感,比較懂得觀察人家。這些特質,對於一個演員,有幫助。」自小已經想做演員。甚至會撰寫劇本,給表弟表妹分配角色,一齊演戲。結果,去了當模特兒。


 


 「都是模特兒公司找人行行fashion show,我不過想賺錢。很長時間,我很沒有自信,又胖又醜又不夠高,我166公分,站在旁邊的,最少也超過170。」不夠高,可能是相對上的事實。胖嘛?坐在眼前的許瑋甯,如果可以用胖來形容,金正恩和特朗普應該是一對好朋友。


 


 坊間流傳很多許瑋甯的減肥心得。你和我真的不要隨便嘗試。「我吃很多呀!早餐吃雙份的,午餐是正常份量,不吃晚餐。再加大量運動。維持了四年吧,已經習慣了,不辛苦,甚至不會覺得餓。」傳說,在晚餐時間,許瑋甯只需用嗅覺聞一聞香味,便得溫飽。說法獲得證實了。


 


 對減肥行為執行得似宗教儀式虔誠,都是因為追求美麗吧。「是追求強壯、健康。起始點是拍完《紅衣小女孩》之後,我生病了,要開刀,休息了半年。那時,我在想,如果,我打算幹這份工作幹一段很長的時間,一定要提升自己的體能。」訪問期間,我們要求許瑋甯吞下幾口爆穀,以供拍攝。真是有點罪過。

【我要變做佛地魔!】
美麗,對一個一心鑽研演技的演員來說,算不算包著糖衣的毒藥?許瑋甯說:「一半一半。」


 


 「有些角色,裝扮不一樣的,是要更加努力去爭取。大家都很主觀,受印象影響,你只可用表現去改寫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想盡辦法去說服他人。」


 


 舉個例子,在《紅衣小女孩2》,許瑋甯扮演被困於荒山野嶺的瘋子,要呈現一種讓人看得心寒又同情的狀態。體型夠瘦弱,很配合;但精緻的五官,横看豎看也比較似剛剛從美容院走出來。「為演這個角色,嘴唇要化白,再塗上黑眼圈。看起來,還是不夠瘋癲,我索性把眉毛也弄掉了,似《Harry Potter》的佛地魔。能夠成為角色的樣子才重要。


 


 「我本身是個拘緊的人。當演員,就是讓自己做到現實生活中不會做的事情,然後,發現出自己原來也有不同的因子,簡直是活出不同的人生。」對許瑋甯來說,要她扮演毁容的醜角,應該不成問題。她果然二話不說便點頭。然後,我問了另一條題目:「要你為演藝而大幅度增肥呢?」一個連續四年不吃晚餐的人,大概,瘦比美更重要。許瑋甯思考了大約一分鐘,支吾以對,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好吧,好吧,可以啦!不過,可以先拍胖的,再拍瘦的嗎?因為,工作時,比較容易維持體重;沒有工作的話,很難。」換句話說,許瑋甯是擔心拍完電影後,較空閒,便難以火速修身。


 


不過,我都沒有講過,個角色會有由肥變瘦的過程。不可以由頭到尾也是一個肥人嗎?一個美女畢竟會有一種屬於美女的前設……


 


 


 


採訪: #方俊傑
拍攝、剪接: #李俊威
髮型:Amber@80’s Studio
化妝:Claire@Diva Beauty
服裝:Valentino
場地:九龍貝爾特酒店
-----------------------------------
【觀看更多903格訪客】
立即上 http://www.my903.com/

美麗有毒 許瑋甯 vol. 1:四年無飽過!

美麗有毒  許瑋甯


 


許瑋甯的甯,讀音寧,百家姓之一。由於簡體字寫法,跟「寧」字一樣,兩個姓氏常被混淆。許瑋甯用繁體字,是土生土長台灣人。


 


看上去不似。原來有四分一意大利血統,是個混血兒。「小時候,頭髮是紅色的,似隻猴子。」這隻猴子,當上模特兒,更拍過《惡作劇之吻》、《下一站。幸福》、《醉後決定愛上你》等等港女最愛台劇。


 


樣子平凡的,會希望自己愈漂亮愈好。許瑋甯在兩齣《紅衣小女孩》選擇以醜示人,但她最近現身威尼斯影展,美到被媒體推舉為台灣之光。對,世界不公平,一個不成人形的角色,也要找一個美女來演譯。美麗,又怎可能有毒?


 



四年沒有食過晚飯


 


「我以前覺得自己長得很奇怪,頭髮是紅色的,似隻猴子。一直找不到好朋友,要到高中,才有所不同。」許瑋甯說,成長過程蠻辛苦。辛苦到無朋友,卻未必是壞事。「沒有朋友,個性會比較敏感,比較懂得觀察人家。這些特質,對於一個演員,有幫助。」自小已經想做演員。甚至會撰寫劇本,給表弟表妹分配角色,一齊演戲。結果,去了當模特兒。


 


「都是模特兒公司找人行行fashion show,我不過想賺錢。很長時間,我很沒有自信,又胖又醜又不夠高,我166公分,站在旁邊的,最少也超過170。」不夠高,可能是相對上的事實。胖嘛?坐在眼前的許瑋甯,如果可以用胖來形容,金正恩和特朗普應該是一對好朋友。


 


坊間流傳很多許瑋甯的減肥心得。你和我真的不要隨便嘗試。「我吃很多呀!早餐吃雙份的,午餐是正常份量,不吃晚餐。再加大量運動。維持了四年吧,已經習慣了,不辛苦,甚至不會覺得餓。」傳說,在晚餐時間,許瑋甯只需用嗅覺聞一聞香味,便得溫飽。說法獲得證實了。


 


對減肥行為執行得似宗教儀式虔誠,都是因為追求美麗吧。「是追求強壯、健康。起始點是拍完《紅衣小女孩》之後,我生病了,要開刀,休息了半年。那時,我在想,如果,我打算幹這份工作幹一段很長的時間,一定要提升自己的體能。」訪問期間,我們要求許瑋甯吞下幾口爆穀,以供拍攝。真是有點罪過。


 



我要變做佛地魔!


 


美麗,對一個一心鑽研演技的演員來說,算不算包著糖衣的毒藥?許瑋甯說:「一半一半。」


 


「有些角色,裝扮不一樣的,是要更加努力去爭取。大家都很主觀,受印象影響,你只可用表現去改寫自己在別人心中的形象,想盡辦法去說服他人。」


 


舉個例子,在《紅衣小女孩2》,許瑋甯扮演被困於荒山野嶺的瘋子,要呈現一種讓人看得心寒又同情的狀態。體型夠瘦弱,很配合;但精緻的五官,横看豎看也比較似剛剛從美容院走出來。「為演這個角色,嘴唇要化白,再塗上黑眼圈。看起來,還是不夠瘋癲,我索性把眉毛也弄掉了,似《Harry Potter》的佛地魔。能夠成為角色的樣子才重要。


 


「我本身是個拘緊的人。當演員,就是讓自己做到現實生活中不會做的事情,然後,發現出自己原來也有不同的因子,簡直是活出不同的人生。」對許瑋甯來說,要她扮演毁容的醜角,應該不成問題。她果然二話不說便點頭。然後,我問了另一條題目:「要你為演藝而大幅度增肥呢?」一個連續四年不吃晚餐的人,大概,瘦比美更重要。許瑋甯思考了大約一分鐘,支吾以對,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好吧,好吧,可以啦!不過,可以先拍胖的,再拍瘦的嗎?因為,工作時,比較容易維持體重;沒有工作的話,很難。」換句話說,許瑋甯是擔心拍完電影後,較空閒,便難以火速修身。
不過,我都沒有講過,個角色會有由肥變瘦的過程。不可以由頭到尾也是一個肥人嗎?一個美女畢竟會有一種屬於美女的前設……


 


採訪: 方俊傑
拍攝、剪接: 李俊威
髮型:Amber@80’s Studio
化妝:Claire@Diva Beauty
服裝:Valentino
場地:九龍貝爾特酒店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903格訪客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我討厭現在 吳宇森】


吳宇森執導的新電影,大奸角是以活人作實驗的日本藥廠大老闆;被逼害的,是中國律師。仲唔係中國神槍手以一敵百日本仔?仲唔夠符合主旋律?且慢。電影中,最有情有義有型有款的,是日本勇探,由福山雅治飾演,跟張涵予惺惺相識,彷佛重現《喋血雙雄》的周潤發與李修賢。故事發生在大阪,不是非洲;亦不見一個中國人見義勇為拯救全世界的激昂,或加插一段手持中國護照便路路暢通的宣傳片。全球總票房恐怕連《戰狼II》的車尾燈也追不到。「你叫我拍,我也不會用這種方式去拍。這種電影,不是我的擅長。」


吳宇森擅長的,叫情懷。一個可能已被大家忘記了的詞語。關於現在,大導演有很多不滿。只是,可以怎樣逆轉?難怪吳宇森隱隱浮現出一種孤身走我路的落寞。


《追捕》原是1976年的一齣日本電影,由高倉健主演。高倉健是誰?大概有很多觀眾已經不明所以。「我拍《追捕》,是因為想重拍高倉健的電影,向他致敬,同時向六十年代的日本電影致敬。高倉健在生時,試過跟他有幾次交談,一直想跟他合作。對他,我到現在仍然充滿懷念。」選材明顯跟票房或市場無關。即使,高倉健曾經是無數大陸人的偶像,《追捕》也曾經是影響整個中國的首齣登陸的外語電影。畢竟已是文革之後、改革開放之初的事。


在吳宇森眼中,高倉健一代,代表最美好的一代。「60-80年代,是電影最好看的時代,注重文學性、人性,也注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又有新技巧。對愛電影的人來說,是最幸福的,可以期待令觀眾震驚的作品出現。最重要是百花齊花,流行的電影不只單一片種。我好懷念。」


現在就慘了。「如果有齣電影打破票房紀錄,其他電影,不論題材,都要按照同一種剪接方式、節奏去拍攝。現在的電影越來越單一化。


「我已經很少看新電影,尤其荷李活的。再沒什麼值得好看。」


有這種趨勢,其中一大原因是票房越來越重要。「電影票房決定一切,甚至影響創作路向,令現在的電影缺少一份情懷。對我來說,影響還不算太大,我也很認識市場,拍過好高賣座紀錄的電影,大家都尊重我。我也了解部份監製只是過於緊張,才要求導演轉用另一種風格。


「甚至,會相信市場調查。只要有觀眾話不需要一個空鏡頭,便要剪走。這個是導演的說故事方法嘛,怎可能說變便變?」


吳宇森坦承,對現今情況非常反感。例如觀眾倚賴網絡評分選擇電影。「一些不太注重商業價值的好戲,便很容易被忽略。」又例如觀眾看電影的態度。「好多人說電影不用拍得太長,拍第一個鏡頭,觀眾便會明白。我說電影不是這樣的,不是計較有幾多個鏡頭,是要重視畫面表現的美感、精神和感情世界。


「以前,是我們帶領觀眾;現在,是觀眾帶領電影。」


類似的不滿,也有其他人說過。那個人,叫馬田史高西斯。


吳宇森為人比較樂觀,雖然反感,仍然覺得總有機會可以將新一代的觀影意識扭轉回來。例如再拍到一齣似《英雄本色》般重視情懷的好戲,好觀眾便會被拉回來。「電影未死,只是令人失望,遺憾。荷李活是這樣,國內也類似,但歐洲片仍然有特色,印度電影也好好看吖。」最近,大陸有導演真的再拍《英雄本色》,一般觀眾應該未必敢睇。


《英雄本色》當年打破香港的票房紀錄,那份宣揚俠義精神、手足之情,曾經是主流價值。是不是有點過氣了?《戰狼II》賣的大愛國,才是最值錢的情懷。「《戰狼II》的賣座,是社會現象。一直以來,很難界定某一種電影,代表中國精神。《戰狼II》可能就是代表性之一。它表現了現代中國意識,包含了一種民族情緒。很多海外華僑的確遭遇過不公平對待,這齣電影可以讓被壓抑的情感發洩出去。再加上政治因素,發生在韓國和印度的事,就令觀眾更加代入。


「不過,我不會用同一種手法去拍中國精神。淺白、直接、發洩情感的,我不擅長。」吳宇森說,電影,尤其中國電影,現況是有點混亂。他畢竟是個在香港成名,曾經進軍荷李活的人。



撰文:方俊傑
拍攝:剪接:關樂欣
場地提供:新濠影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