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3格訪客

從對談說故事,有聲有畫有字。

詳細資料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
903格訪客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Vol. 2: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紅頭髮的明星 陳嘉倩 Vol. 2: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她最近應該比較清閒。離開電視台新聞部未夠一個月,當前急務:染了一頭紅髮。「當主播時,不可以留太長的頭髮,不可以染黑色或啡色以外的髮色。儀容要低調,要端莊。」要一個九十後美女儀容低調,可能比要她在三十五度高溫之下穿著套裝,更痛苦。



事實上,未離職的話,想邀請陳嘉倩接受訪問,也不會成功。「第一日入職,公司便提醒我們別把自己視作明星,不要成為新聞上的主角。要保持形象,如果出現醜聞,還有什麼人會相信我們口中的說話?」陳嘉倩卻心知自己是一個明星。「主播明星化的趨勢,根本不能抗拒。」我更加關心,在陳嘉倩曾經任職的電視台,近幾年,還會有任何一個主播,觀眾會徹徹底底相信他們口中的說話?就算保持一頭整齊黑髮也無補於事吧。

我不是校花,也不是記者


陳嘉倩出生於九零年五月,香港回歸時,才七歲。她卻慨嘆特區時代的香港,跟殖民地時代的香港,風貌相差甚遠。「香港人不太開心,個個眼中只有買樓,彷彿只有買到樓才算成功。一放假就好想逃離香港。」陳嘉倩現正無業,換了是你,應該身在東京或首爾,她居然留在香港。「我有旅行疲累。離職頭幾日,我才刻意避開電視,避開新聞台。我不可能不關心時事新聞的。」


自小夢想發掘社會的不公義,報導真相,立志選讀大學的傳理系。傳理系曾經很吃香,現在的話,我會有點懷疑。陳嘉倩的高考成績不夠晉身中大新聞系。她有兩個選擇:浸大新聞系或中大英文系。「浸大新聞系一年只收二十人,我結果將中大英文系排在名單較前的位置。」

間接造就她在將來一路報新聞一路教英語。大學畢業,第一份工作是在Now TV當主播。又話發掘社會不公義,為什麼不去做不用出鏡的記者?「前線記者沒有公開請人嘛。」可以做報館或者雜誌社啫?「電視台的package較好,公司又比較近市區。」換了我是部門主管,見到陳嘉倩挾中大校花之名,都請她坐定定報新聞啦,難道叫她做個隱姓埋名狗仔隊咩?「我沒有參加過校花選舉,只係做過一趟雜誌訪問咋。我一直想讀傳媒,想做記者,無話特別想做明星。」她所說的一直,是指就學時期的一直。


入行後,就有另一種想法了。「尤其加入免費電視台後,多了人留意,多了人評論外型。」難過嗎?你希望別人留意自己有沒有懶音,有沒有應變能力,事前準備工作夠不夠;大家只留意有沒有黑眼圈,打扮似不似靜宜。「也不會不高興。會開心有人留意自己的儀容,沒有白費化妝,也沒有白費襯衫的心思。」陳嘉倩說,曾經想過調職,慢慢明白要找另一個主播頂替自己,原來不是易事。既然自己適合主播的崗位,為何不可以好好的做下去呢?她還想過,自己會在新聞界打滾到老。


然後,三年多後,她離開了。


我好想哭,但不可以抖震


轉工,不外乎幾個原因。一:對薪水不滿意。「是無綫找我過檔的,offer不錯。而且平台大了,會有更多人認識我。」二:對同事不滿意。「街外人常覺得主播會爭上位,爾虞我詐。其實新聞部就跟普通的辦公室一樣,會有普通的gossip。是會希望爭取到在翡翠台出鏡,因為有額外的出鏡費。也不過想進步,想做好自己,算良性競爭。」


應該是第三個原因吧:頂間公司唔順。陳嘉倩由Now TV轉職無綫約半年後,佔中事件發生。「印象最深刻是放催淚彈的一日。我負責報導,做live做了兩個多小時。我好難受,見到外面世界的衝擊,有人受傷有人流血,我好想喊,但要控制住聲線,不可以抖震,要以一個敍事的態度去報導,不可以帶有任何情緒。做完,我覺得自己已經花光了所有力氣,第二日,不想再繼續。結果,我連續做了兩個星期。」


佔中期間的七警案,直接或間接令無綫新聞部出現離職潮。某程度上,選擇留低的陳嘉倩可以稱得上是得益者。「我常想,如果當日是由我負責報導,我都會用上打、踢之類字眼,一樣會犯上電視台眼中的錯誤。」給管理層的公開信,陳嘉倩有份聯署。對夢寐以求的新聞業,還有憧憬?「一個報導,背後有記者有編輯,作為主播,大概只可以跟著稿件的字眼閱讀,不跟從的話,會影響整個團隊。以前,我會覺得傳媒業比較自由,就是記者報導真相。現在,會明白每間公司都有關注的重點,會有不同的政策,記者不可能想怎樣寫便怎樣寫,是比想像中多了制肘。」


陳嘉倩說,大家想得太多了,離開主播台,純粹怕悶。「都三年半了,要試的,都試過了。是時候離開安全區。」媒體碎片化,當穿上背心也成為網民熱話,陳嘉倩大有潛質步師姐方健儀後塵,成為網絡紅人。「自由度是很重要。現在無需再跟住別人的指令工作,是由我自己去選擇。我是個介意別人評頭品足的人,以前,落酒吧飲杯酒,也會有點擔心。是包袱。」


卸下主播身份,也卸下這個包袱吧。「有些包袱,會一直跟住自己的。」




採訪:方俊傑
拍攝:剪接:李俊威
場地提供: 樓上空間 Life Style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