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2017,我想記的事
詳細資料
【藝文大事回顧:彗星遠飛,鄉愁永遠.余光中病逝】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裡,母親在那裡。」

今年十二月甚寒,凜冬之中,他終於回歸永遠的心鄉。余光中,這位大家總不會陌生的名字,在12月14日於高雄與世長辭。余光中或許遺憾自己生命無法於夢魂牽縈的故土——中國大陸。他的文字與情懷,如同他用以自號的茱萸,依然滋養人心長存後世。

余光中的生命印證住兩岸三地的歷史流轉,他出生南京,考入金陵大學,這所後來被共產黨關閉的一代名校,後來輾轉讀過廈門大學,最後於台大畢業。青年時已轉居過兩岸三地的余光中,落戶台灣後服務過國軍,後來於美國愛荷華大學官費深造,深研中西文化之餘,更開始詩歌創作。

今日的我們讀過《蓮的聯想》,熟知《鄉愁》可是一張窄窄船票、矮矮墳墓,也可是小小郵票。長居淺淺海峽遙望大陸的余光中,就是一個堅守民國道統的大中華統派,除了在詩作散文中不吝流露,在七十年代時,又曾引起連串風波——中國大陸時值文革,處於戒嚴後期的台灣,意識形態仍然制限緊張,當時「鄉土文學」興起,身在香港的余光中就執意認為對方乃屬左派文學,與毛澤東「延安講話」呼應,連串論爭執是執非如今仍莫衷一是。

余光中後來又曾居於香港,任教中文大學,他對香港這個恰好處於中國要衝,於國共夾縫間的微妙距離頗是鍾愛,尤其熱愛令他同樣能遙望海岸,又與故土不遠的沙田。他造就過一輪「沙田文學」運動,又把沙田山居的思緒情懷寫作後來令人再三回味的《沙田文叢》,裡面有如此一句:

「我亦非桓景,即使王粲,也不能不下樓去。」

(摘自《春來半島》)

如他早於七三年所感懷,人非桓景,余光中的鄉愁頓成永遠。他懷念的韶光,不僅是某個座標,某串地理名詞,或者是尚有大陸尚有金陵,轉街過巷尚有溫情的往昔。

「下次你路過 人間已無我」

哈雷彗星七十五年一訪,他深知自己不可能等到下次,太多的事,也沒有下次,只有當時。

延伸閱讀:

【下次你路過,人間已無我:余光中病逝】

【藝文大事回顧:故宮博物館空降西九】

2016年12月23日,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突然宣傳與北京故宮博物院合作,將於西九文化區興建一個「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然而項目事前欠缺公開招標、公眾諮詢,並繞過立法會撥款程序直接通過,不但引起公眾不滿,亦讓西九前總裁連納智大感錯愕,認為項目不合程序之餘,亦不符西九創辦原意。

故宮博物館佔地一萬平方米,全項目造價35億,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全數資助,將於2018年初展開地基工程。「故宮計劃」早於2015年暗中開展,2016年以”Project P”名義秘密進行。計畫一直保密,西九董事局大部份成員均未被知會,連「故宮壁」設計師自身亦對事件毫不知情。最終項目在舉行「公眾咨詢」前自行通過,香港文化監察主席楊雪盈直指這是「架空民意」,擔憂以後其他法定空間規劃均會繞過公眾監督。當時正值港府即將換屆,外界不禁猜測此為行政長官候選人林鄭向北京「獻媚」之舉。另一方面,2017年正值回歸20周年,也讓人猜想這是一個中共向香港宣示文化主權的訊號。

根據《地標:北京的空間政治》一書,歷史上任何執政黨上場後,均會大興土木改變城市面貌,以確立自己的統治地位。如蘇聯領袖列寧上台後,下令拆除沙皇雕像,將之改為馬克思、恩格斯的雕像。當年中共建國後,毛澤東亦有參考其做法,拆除古城樓、擴建天安門廣場,更興建人民大會堂,創造一個新的政治空間。故宮一向象徵著權力及中華文明,「香港故宮」作為「北京故宮」的首座分館,在現今中港關係的脈絡詮釋下,無疑是一個帶有濃重政治意味的文化產物。一如故宮文化研究者野島剛所言,習近平在香港空降的不是一個故宮,而是一種「想像的中華共同體」身份。

撇除文化上的統治意義,香港藝術團體確實嚴重缺乏表演場地:眾所周知,西九原定興建大型表演場地,計畫突然以「表演場地需求下降」為由擱置,取而代之的是故宮博物館,業界人士均對此表示失望。專辦演唱會的唱片公司高層朱治棠指,香港可容納8000-15000的大型表演場地僅得「紅館」、「亞博」及「會展」,不但數量少,申請手續亦是困難重重。戲劇方面,早前演員蝦頭(楊詩敏)亦曾在訪問中指香港欠缺大型劇院,變相不鼓勵香港劇團作長期演出。音樂方面則更無須多言,前文所提及的Hidden Agenda打壓事件屢見不鮮。港府口口聲聲支持多元藝術發展,恐怕只是在支持「北京認同」的藝術發展而已。

香港人近年彷彿習慣了空降:大白象、國歌法、一地兩檢……愈講愈無力。如今,港府已經開始了一連串的故宮宣傳工夫,如於7月舉辦《八代帝居-故宮養心殿文物展》及《萬壽載德-清宮帝后誕辰慶典》,並剛於上月再簽署同意書,將於未來5年每年舉辦故宮文物展覽及「穿越紫禁城」活動。我們彷彿只是一個外來者,眼白白在旁看著城市空間不斷被侵蝕。今次故宮,下次......?

延伸閱讀:

【藝文大事十之四:寒風起,河蟹肥,文藝界自我審查大事記】

【九龍皇帝墨寶被消失 903格專訪陳淑莊:精神分裂的文化政策】

【藝文大事回顧:Save Hidden Agenda (again)(and again…)】

 "Save Hidden Agenda"、「Hidden Agenda告急」......這些口號幾乎已成年經,香港「地下音樂地標」 Hidden Agenda(HA)屢遭打壓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先後被迫遷5次、定期有各大政府職員上門問候、長期申請娛樂牌照被拒、今年更因外國樂隊工作簽證問題與入境署起嚴重衝突。是次事件再次誘發多方討論:法律是否應該因時制宜?工廈空間該如何運用?香港Live House何去何從?與此同時,HA第四代已悄悄於今年10月31日無奈遷出觀塘鴻圖道的地庫。

2017年5月7日,入境署派出多名職員以「卧底」身份前往Hidden Agenda,以表演樂隊無申請工作Visa簽證為由,拘捕3名HA負責人及4名英國獨立樂隊"This Town Needs Guns"成員,及後更有義工及樂迷被捕,引起各界嘩然,地下音樂界更發起一輪聲援行動。這半年來,創辦人許仲和(阿和)與搞手們不斷與政府周旋,惜演出場地仍在10月被業主收回。HA目前僅以音樂會搞手形式運作,能撐多久還是未知之數,也許是這所Live House成立8年以來面臨最嚴重的一次打擊。

HA多年來一直被政府認定為「違規經營」,到底這所小小的Live House犯了什麼滔天大罪?地政署指其違反工廈地契、消防處指其工廠大廈的位置違反《消防條例》、食環署指其欠缺《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然而,地契條款明顯過時娛樂牌申請繁複消防作業守則應該作出更新,難道政府又不清楚嗎?獨立音樂在香港從來不是一門生意,一眾搞手均身有正職,創辦人阿和在訪問中曾指:「原本工廠就是沒人用,我們才在工廠做些東西。」他們不是沒有嘗試去商業區「合法」開Show,但面臨租金高及嘈音管制的問題,無奈之下才在工廠搭建場地。在高呼「非法」之時,政府有否思考過如何為獨立音樂建立生存空間?諸位高官難道不知各國所謂的「文化軟實力」就是從藝術空間培育而來?

經歷過3次迫遷後,當HA第四代已經轉型小食店,以「食物製造廠牌照」勉強在法律的縫隙中生存,今年竟然連入境處也找上門,實為藉機趕盡殺絕之舉。阿和指問題不是「HA請黑工」那麼簡單,他自己過去一直有為海外演出樂隊申請工作牌照,「(九展)Music Zone 99%都會批。可是近月在Hidden Agenda搞騷,入境處都彈回頭」,歸根究底,還是「娛樂牌」的老問題。事件同時折射出政府行事的官僚作風:現今資訊科技發達,各地藝人跨地表演、合作老早是一件尋常的事情,當局是否該簡化海外藝人申請來港表演的手續?眾所周知,HA是香港少數經常邀請外國樂隊表演的Live House,這樣的合作不但能擴闊音樂人、樂迷的音樂視野,更可能締成跨地域的合作,隨時助香港樂隊衝出國際,真正促進文化交流。如今政府不檢討過時、僵化的地契條款及《入境條例》,反以不合時宜的法律條文來作出無謂打壓,這就不只是一個Live House要面臨的問題,而是將來整個香港文化產業的前途問題。

為了避免市民持續關注這些問題,香港政府聰明地把資源單一投放在大型音樂節如Clockenflap、文藝復興音樂節,表面上滿足了聽眾的要求,卻同時暗中扼殺小型音樂表演場館的生存空間。在此絕非抹殺音樂節的存在意義,然而一個健康的音樂生態該是Live House與音樂節並存,兩者相輔相成。但當政府的資源傾斜一邊,與大型音樂節的表演嘉賓份量及專業器材相比,小型Live House實在難以生存。這種做法同時暗示藝術文化還是只能從上而下發送,卻不能自發而生,對藝術生態發展而言十分危險。即使內地也在面對Live House跟音樂節「搶生意」的問題,當地政府卻相對較為鼓勵Live House的生存空間,不像香港音樂展演空間有漸趨單一化的危機。

一如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所指,香港的文化空間發展難以跟台灣、英美等民主國家相比,也許內地的情況更值得我們參考:內地Live House近十年如雨後春筍、久有北京愚公移山、武漢VOX、上海育音堂,近有北京MAO、深圳B10。縱然管制不少,根據廣州Live House負責人所言,場地方面仍可跟執法人員溝通。按阿和的說法,HA想跟香港政府人員溝通時,他們的態度卻是「你唔係要我開File啊嘛」。當香港主流樂壇被詬病多年,近年網絡卻讓主流與非主流音樂的界線漸趨模糊,現正是推廣及融合兩者,為香港音樂注入活力的好時機,然而當政府無意推動本地文化發展的時候,一切一切都不會有改變。

備註:香港其他先後結業的Live House/音樂空間包括樂人地帶、Backstage、談風vs再說。現在香港尚餘的Live House有蒲窩、蒲吧、1563 at the East、MOM Live House、XXX Gallery(即將結業)等。

延伸閱讀:

【Hidden Agenda 合輯:The MovieThe Book點解要有 live house?

【藝文大事十之一:Hidden Agenda地下音樂走向地下?】

【Kit@Another Kitchen:永遠不能穩定下來的Hidden Agenda】

【2017電影選:值回票價五大部.麥don鴻】

今年唔係咁得閒,都竟然抽到時間睇咗70幾部戲,但原來睇完覺得值回票價嘅10部都冇,只得5部,反而睇完想過身嘅就有10部,超過都仲得。

5部自己覺得值回票價嘅戲,分別係《空手道》《悟空傳》《逆權司機》《打死不離三父女》同《逃出魔幻紀:叢林挑機》,可以講呢5部喺其他人眼中,未必係好睇啱睇嘅戲,亦唔係咩扮高深懶高尚嘅戲….………….

但睇戲有時就係咁主觀,我覺得值回票價,就係值回票價,唔使解釋太多,亦唔使寫大段字,大段個人分析,證明自己識睇戲,係熱愛電影,支持港產片,真金白銀俾錢買飛入場,就係最好證明同支持,當然唔入圍嘅唔代表戲差,只係呢刻要我講最值回票價,就呢5套咁解。

至於今年睇完想過身嘅10部戲,包括《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私人會所》《喵星人》《戰狼2》《今晚打喪屍》《女士復仇》《建軍大業》《皇家特工:金圈子》《愛情奴隸獸》《空天獵》………………

其實唔止咁少,要寫可能過30部都仲得,今年有唔少話係純本土電影,同新導演執導嘅戲上畫,但質素參差,虎頭蛇尾,掛羊頭賣狗肉都唔少;中港合拍片繼續借香港情懷過橋,格格不入又造作得嘔心;大陸自high打J片亦唔少,但嘔心歸嘔心,佢哋用大片包裝呢類飛機片,未來肯定成為一個趨勢,不過點包裝都冇用,我都係當恥笑片睇㗎喇! 希望2018年值回票價嘅戲會多返啲 , 睇完想過身嘅戲真係一套都嫌多㗎!呵呵!

【2017電影選:《東京夜空最深藍》.Elaine Sham@MOViE MOViE】

"In the city where you have to be invisible to breathe, i found you."

迷失於透明人間,

東京夜空最深藍;

人潮中對上你的眼,

你靡爛而璀燦。

I'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但我沒辦法,

沒辦法拒絕你這一種浪漫。

猶然記得,戲還未看,就是一句對白,已經足夠叫我寫了一首詩。

只是完場後,抬頭看,夜空是一片結實的深藍。這深藍,如一首纏綿的藍調,纏繞著我的冬日。

"Why do we keep running into each other?"

"I've a bad feeling about this..."

"Me too"

【2017電影選:《Get Out》.Knifeson刀仔】

膽小的我也要推薦一下這部驚慄電影Get Out。 故事講述白人女友要帶黑人男主角見家長,不要以為是典型美國種族歧視電影,導演用了很聰明的拍攝+說故事手法,一步一步地把不安感覺拉近,劇情並不簡單。 能坐穩99% Rotten Tomatoes 正評,不是浪得虛名的。

【2017電影選:《藍天白雲》.急急子】

港產片我會選張經緯首部劇情片作品——《藍天白雲》,張經緯導演的作品我一直也有留意,紀錄片外也有一些劇情短片,通常都是少年題材,人性複雜的紀錄片,而今次也不例外。

故事是講述一個學生殺了自己的爸爸媽媽,電影呈現了那父母有多「不是父母」,所謂的殺人凶手心態又是如何?今次故事比較激動,又比較深刻。新人梁雍婷演得非常好,但我更喜歡另一條線,查這宗凶殺案的女警,是由Stephy擔綱演繹這角色,她與爸爸的關係同樣有張力在其中。有一幕講到她終於要爆發了,這是我在電影中最深刻的部份,甚至比梁雍婷殺父母的部份更深刻。

【2017電影選:《大佛普拉斯》與…….急急子】

《大佛普拉斯》有一個效果,好像在寺廟的鐘聲般,電影完結時就「鏗」了一下,鐘聲在腦海中縈繞很久也未散去。這是令你思考很多天的電影,有幾件事都是很有趣,這故事很大篇幅描寫幾個低下階層人物,很後面才是故事性較強的部份,然後突然就完結了,好像很不夠喉似的。但你問自己是否應在這裡完,又確實有這樣的必要。

另一樣有趣的事是這故事是描寫一家造佛像的工廠,造佛像工廠可以引伸很多思考,例如造佛像的過程,是不是要很神聖呢?工匠和下柯打的人關係應該是商業還是神聖呢?佛像如果像旅遊景點般展示,這又是對是錯呢?台灣有很多寺廟和神像,去談這話題是很有趣的。

而導演有很多手法也很有啟發性,會令你感覺「咁都得嘅」?但在此不劇透了,去看看吧!

此外今年台灣還有張艾嘉的《相愛相親》,還有原住民導演《巴克力藍的夏天》,很青春很好看,令我覺得台灣的電影很活潑很有活力。

【2017電影選:《大佛普拉斯》.江皓昕】

視覺棒,音樂正,但推介的主要原因是見全城文化人士和藝術權威都傾巢而出排山倒海地力撐此片,那我也一起撐吧。一起舉……一起的撐!

【2017電影選:《想死無咁易》.方俊傑】

另一齣想推介的電影,是瑞典出品《想死無咁易》(A Man Called Ove),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結果敗給《伊朗式遷居》(The Salesman)。我更加喜歡前者。

一齣瑞典語旳電影,還要以一個老翁當主角,大概可以想像對香港觀眾會有幾大吸引力。所以才需要推介。電影講述一個剛喪偶及失業的孤苦老翁,生無可戀,打算自殺。但每次尋死也出現阻礙,過程中反而讓他慢慢重拾生存價值。表面上,他是一個拒人於千里的怪人,但透過他在每次自殺時的記憶再現,觀眾會漸漸了解他的外冷內熱,然後了解到社區以至國家層面的演變。就算你對北歐移民政策沒有太大興趣,但只要你對人性有興趣,也會覺得這齣電影有趣。

尤其在沒有人再重視規則的時候,看《想死無咁易》這名對規則近乎固執的老一輩的價值觀,是有點警世作用。特別想將這套電影推介給一眾立法會建制派。

【2017電影選:《初戀日記:賤男蜜擾》.方俊傑】

2017年,無論在數量還是產量,純正港產片也沒有什麼驚喜。最值得慶賀是當不少知名導演轉攻合拍片或國產片之際,香港還有不少新導演誕生。有危才有機,現時或者可以被理解成黎明前的黑暗。

眾多新導演作品中,有一齣似乎不太獲得注目。說句實話,我也沒有買票入場,只是在電影頻道重溫。說的是葉曦導演的《初戀日記:賤男蜜擾》。單看宣傳資料,你可能會以為是台式或日式的校園純愛電影,但香港的愛情觀是《喜愛夜蒲》與《獨家試愛》,不帶陰謀論的純愛電影,已不知絕跡了幾多年。《初戀日記:賤男蜜擾》也不能倖免。就似片名一樣,電影可以粗糙地分成兩部份,前半段是「初戀日記」,講述女同學如何愛上男同學;下半段,畢業了,開始面對現實,面對生活上的種種困難,女主角被男主角傷害,分手收場,轉化成為一個專向姊妹傳授不存幻想的價值觀的愛情KOL,便變成「賤男蜜擾」。像九把刀夾葉念琛。

推介《初戀日記:賤男蜜擾》,因為我覺得電影最反映香港精神。前半段請來黃一山、苑瓊丹、麥家琪、林雪等演員扮演老師或校長,固然重現九十年代港產片的風味;找來IG女神貝依霖性感演出,在符合港產片需要的同時,卻與時並進,不要忘記,貝依霖不是落選港姐或者乜乜模特兒,而是一名在網絡平台成名的Pole Dance舞蹈員。但我覺得最神奇是電影其實還參考住傳統粵語長片的道德觀,為父還債會犧牲個人喜好,真真正正發揮正能量。而且,女主角在結局情願揀香港仔,也不要又靚仔又有才華又情深意重的韓國仔,根本是為本土業界打打氣。就算不是黃敏奕粉絲,這齣難能可貴的港產愛情片,也值得一看。

【2017電影選:《一念無明》、《大佛普拉斯》.彭秀慧】

2017年我最喜歡的港產片是《一念無明》。如果不限地區,今年我最愛電影是《大佛普拉斯》,導演選擇描寫低下階層生活,嘲諷官僚社會,故事情節其實沈重,但又難得有一種幽默作緩衝。

兩部電影的題材和拍攝手法都是我喜歡的。好的電影可以叫人重新審視人生或者世界,這兩部電影都有這種力量,當電影完結後,我都留在座位完全走不動,或反思或落淚,消化著片子所帶來的震撼。非常欣賞和尊敬兩部電影的導演,通過作品和觀眾對話,通過作品向社會提出問題,這是創作的美,更令我更有衝動和熱情去做下一部電影。

{{::post['post_title'] ? post['post_title'] : post['profile_name']}}
{{post['profile']['profile_name']}}
{{post['single_post']['post_title']}}